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1954年1月—12月

      1月

  1日 周恩来总理接见苏联驻华大使尤金,听取其转告苏联政府关于朝鲜问题的三点意见:支持中国政府近期发表一项声明,要求恢复关于政治会议问题的双方会谈;中朝方面在板门店谈判中的立场是正确的;目前朝鲜局势最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破坏板门店谈判,阻挠政治会议的召开。

  2日 朝鲜停战中立国遣反委员会主席蒂迈雅致函金日成、彭德怀,就有关战俘处理及政治会议等问题,要求予以答复。随函所附的备忘录中说,解释工作没有完成,绝大多数战俘甚至尚未经过解释手续,委员会认为解释期限应予延长。但只有双方同意,解释才能继续。如果双方没有协议,印度部队对战俘的看管将在接管战俘后的第150天终止,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亦将解散。

    △ 朝鲜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蒂迈雅接受法新社记者乔治·加利安的采访时指出“联合国军”方面派遣南朝鲜和台湾国民党特务混入收容朝中方面战俘的东场里战俘营,用恐怖手段阻止战俘听取解释和申请遣返。“那里曾发生过许多次暴动和好几次谋杀事件”。“那些渐渐成为领袖的人是从台湾和南朝鲜来的”。在谈到收容“联合国军”方面战俘的松谷里战俘营时说,在这个战俘营中“看不到任何运用胁迫的证据”。

    △ 周恩来致电在朝鲜铁道军事管理总局任职的朝中两国负责人,祝贺他们提前完成朝鲜政府下达的全年运输任务,并希望做好将铁路移交朝鲜政府的准备工作,以便根据两国政府去年达成的协议顺利结束军事管理制度。

  3日 “联合国军”总司令赫尔就《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临时报告》与所附有关文件致函朝鲜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蒂迈雅,宣称解释工作不再继续进行,要求在23日把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看管下的朝中战俘交给“联合国军”司令部。

  6日 印度军事法庭开始审讯在收容朝中方面战俘的东场里战俘营第38号营场谋杀4名朝鲜人民军战俘的8名南朝鲜特务。被告及被告方面的证人都承认朝中战俘没有要求遣反的自由,并且证实了被告谋杀战俘。

  7日 金日成、彭德怀就》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临时报告》及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蒂迈雅2日来函与备忘录复函蒂迈雅说,《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遭破坏,委员会任务之所以不能完成,“联合国军”方面应负主要责任,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也要负一定的责任。解释工作只进行了九分之一的时间,百分之八十五的战俘未能听取解释,因而没有机会行使其被遣返的权利。美国政府又有意中断关于政治会议问题的双方会谈,使政治会议不得迅速召开来处理战俘问题。为了符合《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的基本目标,即保证一切战俘有机会行使遣返的权利,我们坚持90天的解释期限应予补足,尚未行使其被遣返权利的战俘问题应交由政治会议在召开后的30天内加以处理。在此之前,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和印度看管部队应继续履行其尚未完成的合法职务。

  8日 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总团长贺龙在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举行常务委员会第17次会议扩大会议上作第三届赴朝慰问团的工作报告。会议通过关于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工作报告的决议。

  9日 周恩来总理兼外长就恢复关于朝鲜政治会议问题的双方会谈发表声明,主张立即恢复关于朝鲜政治会议问题的双方会谈,由即将在柏林召开的苏、美、英、法四国外长会议“导向有中国参加的五大国会议,来促进迫切的国际问题的解决。”同时指出,“朝中方面1953年11月30日提出的关于召开会议的全面建议,可以作为双方继续会谈的基础;美国方面对于这一全面建议如有任何不同意见,可以而且只能在双方会议中经过协商求得解决。”10日,朝鲜外务相南日发表声明支持和赞同周恩来的声明,并发表关于恢复政治会议问题的双方会谈的声明。

    △ 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泰勒宣布,将出动美国海军陆战队、宪兵及南朝鲜宪兵的22日子夜后“释放”战俘。

  10日 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双方首席代表批准《关于协助失所平民返乡及外籍平民前往对方控制地区的行政细节谅解》。

  11日 参加关于朝鲜政治会议问题会谈的朝中方面代表致函“联合国军”方面,要求其立即指派联络秘书于13日与朝中方面联络秘书商定恢复双方会谈日期。“联合国军”方面答复,同意于14日举行双方联络秘书会议。

  14日 参加关于朝鲜政治会议问题会谈的朝中方面与“联合国军”方面指派的联络秘书在板门店举行会议,并于15、18、20、26日继续开会,但没有取得成果。

    △ 朝鲜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蒂迈雅致函朝鲜停战双方,宣布在23日以前把未遣返的战俘交给原拘留各方,由原拘留一方恢复看管的工作将自20日9日开始。并说,若用宣布成为平民身份或其他方式改变战俘身份,都需要在此之前实施解释工作和政治会议的步骤;这种步骤须根据《中立国遣返委员会职权范围》的规定进行到合法的终局,除非双方关于战俘身份与处理商定其他步骤或做法。任何有关方面的任何片面行动将不符合《中立国遣返委员会职权范围》。

  16日 “联合国军”总司令赫尔致函朝鲜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蒂迈雅,表示“联合国军”方面准备在20日接收印度看管部队交还给“联合国军”方面的朝中战俘,并强调仍将在23日零点1分把朝中战俘“释放”。

  18日 朝鲜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蒂迈雅复函赫尔,指出“联合国军”方面“释放”战俘是违反停战协定和《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的片面行为。

  19日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阁首相金日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复函朝鲜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蒂迈雅,指出他所提出的自本月20日9时起将未行使遣返权利的战俘交还原留各方的建议,是违反《朝鲜停战协定》和》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的。要求蒂迈雅收回这个建议,继续看管战俘,恢复解释工作,补足90天的解释期限,等待朝鲜政治会议在召开后30天内对战俘问题加以处理。

  20日 从朝鲜停战双方开始对战俘进行解释工作到本日止,朝中方面一共只进行了10天的解释,85%的朝中方面战俘尚未听取解释。

    △ 印度看管部队自上午8时50分起把朝中战俘21805名移交给“联合国军”看管,移交于21日上午3时结束。23日,“联合国军”方面擅自宣布解除这些战俘的战俘身份,并公开把他们分别编入台湾国民党军队和南朝鲜军队。在移交过程中,有72名志愿军战俘和32名人民军战俘寻求印度部队的保护,并有92名希望遣返。印度部队还保护了从各自营场中逃出来的、并表示愿意去中立国的12名志愿军战俘和74名人民军战俘。

    △ “联合国军”方面致函朝鲜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蒂迈雅,要求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和印度看管部队最迟在23日释放杀害朝中战俘的凶手。23日以后,“联合国军”方面一直拒绝派遣他们的“证人”和“辩护律师”出庭,从而使印度部队对 4名凶手的审讯陷于中断。27日,朝鲜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公报发表蒂迈雅给“联合国军”方面的复信,表示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不能释放“犯有看来证据确凿的谋杀行为的任何战俘”,并要求“联合国军”方面派遣其“证人”和“辩护律师”出庭,以便继续对凶手进行审讯。

  21日 朝鲜停战中立国遣返委员会通过关于“释放”战俘是违反停战协定的决议,声明在实施解释程序和经过政治会议讨论之前,用宣布成为平民身份或用其他方式,来对已经交还的或准备交还的战俘的身份作任何改变,都是违反《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和停战协定的。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并将该决议送交停战双方。

    △ 朝鲜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蒂迈雅复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阁首相金日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鼓德怀,拒绝继续看管战俘、等待政治会议对战俘的处理,并要求朝中方面在22日午夜以前接管松谷里战俘营的战俘,否则将从松谷里战俘营撤除印度看管部队的看管。

  蒂迈雅在同日给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朝中方面首席代表李相朝的复信中声明,印度看管部队的看管必须于22日与23日之间的午夜停止。

  22日 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朝中方面首席代表李相朝致函朝鲜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蒂迈雅,坚决反对并严重抗议把未行使遣返权利的朝中被俘人员交还“联合国军”方面。并要求印度看管部队继续看管松谷里战俘营中的“联合国军”方面战俘。

    △ 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朝中方面首席代表李相朝致函中立国监察委员会,要求调查“联合国军”方面违反停战协定在 20日下午及21日上午借口“战俘移动”,禁止中立国视察小组进入仁川港口执行视察任务的事件。中立国监察委员会提交朝中方面的有关会议记录,举出了“联合国军”方面一再阻挠和干涉中立国监察委员会的工作的事实。

  23日 “联合国军”总司令赫尔宣布,被强迫扣留的朝中战俘已具有“平民”身份,并“已成为自由人”。

    △ 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泰勒和南朝鲜当局的代表、台湾国民党当局的代表,在汉城签订了移交战俘的协定,把7500多名朝鲜人民军战俘和14000多名中国人民志愿军战俘分别交给南朝鲜和台湾国民党当局。

    △ 在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上朝中方面强烈抗议“联合国军”方面非法接收21900余名朝中战俘,并非法宣布改变战俘“身份”,将他们编入南朝鲜和台湾国民党军队。

    △ 印度总理尼赫鲁在国大党会议上发表外交政策演说,抨击美国片面处理朝中战俘并把他们非法移交给南朝鲜和台湾国民党当局。

  25日 苏、美、英、法四国外长会议在柏林举行,于2月1 8日结束,19日发表公报。其中关于朝鲜问题公报说:“建议由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美利坚合众国、法兰西共和国、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韩民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及其它有武装部队参加朝鲜战争并愿意参加会议的国家的代表于1954年4月26日在日内瓦举行会议,以期对朝鲜问题取得和平解决。”

  26日 拒绝遣返的347名“联合国军”方面战俘(其中南朝鲜籍325名、美籍21名、英籍1名)在板门店举行记者招待会,并发表声明,说明拒绝遣返的理由,并要求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协助他们取得在朝中方面居住的权利,要求朝中方面把他们看作自由人予以接收。

  28日 朝中红十字会代表接受了拒绝遣返的347名“联合国军”方面战俘后向记者发表谈话,表示将负责为他们取得在朝中方面居住的权利。下午,这批战俘抵达开城,其中21名美国人和1名英国人申请到中国并取得许可后,于2月24日到达安东(今丹东)。

  29日 周恩来总理兼外长发表声明,强烈抗议“联合国军”方面扣留朝中战俘。声明指出:“联合国军”方面对于本月 23日扣留的21900余名朝中战俘和1953年6月18日至22日扣留的 27000余名朝中战俘在任何时候都负有全部追回、并向朝中方面提出交代的责任。关于政治会议的准备会议,朝中方面已提出双方复会的日期,并准备考虑“联合国军”方面关于复会日期的建议,双方会谈能否恢复取决于“联合国军”方面。联合国应促使第八届联合国大会复会,以审查朝鲜的严重局势,并应邀请中朝两国政府代表参加讨论。声明再次促请召开五大国会议。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相南日在30日发表与周恩来的声明内容一致的声明。

      2月

  2日 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联合国军”方面首席代表拉西致函朝中方面首席代表李相朝,主张作战物资拆散成为零件后,可以不受停战协定的约束自由地运入朝鲜,并且拒绝就零件的定义问题进行讨论。

  6日 朝中方面首席代表李相朝复函“联合国军”方面首席代表拉西,坚决主张朝鲜停战双方参谋人员应继续商谈零件的定义问题,以保证停止从朝鲜境外运入增援性作战物资,并指出“联合国军”方面正在违反停战协定以零件为名把增援性作战物资运入南朝鲜。

  根据驻“联合国军”控制地区各口岸中立国视察小组所发现的不完全材料,自1953年8月到1954年2月,“联合国军”方面经由各口岸运入作战飞机和坦克的零件110万磅以上,但从未向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和中立国监察委员会提出报告。仅自 1953年8月至11月30日止,“联合国军”方面运入的零件和拆散件等可以装配相当数量的作战飞机、装甲车辆与武器,其中至少包括有0.3英寸口径的机关枪5000多挺、15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100多门、10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35门、106.7毫米口径的迫击炮40门、喷气式作战飞机37架和4.2英寸口径的迫击炮106门的全套拆散件。朝中方面就上述事实在3月18日的军事停战委员会上对“联合国军”方面提出严厉谴责。

  9日 朝鲜政府根据朝鲜停战协定中关于协助失所平民返乡及外籍平民前往对方控制地区的规定,通告各地方政权机关对愿意返乡的失所平民及愿意前往对方地区的外籍平民进行登记,给予他们必要的指导与协助。

  18日 朝鲜停战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把因谋杀东场里战俘营中要求遣返的朝中战俘而被捕的17名南朝鲜和台湾国民党特务交还给“联合国军”方面,“联合国军”方面立即将其释放。

    △ 朝鲜停战中立国遣返委员会通过在21日24时解散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决议。朝中方面于20日致信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蒂迈雅对这一决议提出严重抗议。

    △ 朝鲜停战中立国遣返委员会通过《最后报告》,并于 20日发表。报告指出,东场里战俘营的朝中战俘自愿选择不遣返的说法是毫无证据的妄言。宣布释放战俘为平民的必要的、合法的先决条件还没有具备,因此这种“释放”是非法的。

  19日 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双方代表经过协商,同意把军事停战委员会建立时配备的联合观察小组的数目由10个减至6个。

  21日 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双方批准了关于平民出入非军事区的协议。根据这一协议,在停战协定生效之日确实居住于非军事区或在非军事区内从事耕作的居民应被准许进入非军事区,但此项许可应得到军事停战委员会的批准,有效期限为6个月。以后,每隔半年双方同意把该协议的有效期限延长半年,最后一次的有效期限始于1957年2月22日。

      3月

  1日 毛泽东致电杜平、乔冠华并告金日成、彭德怀:“(一)为了准备参加日内瓦会议,同意李克农同志意见,乔冠华、黄华等同志迅速回京,参加筹备工作。乔、黄过平壤时应向金首相报告工作并请示意见。(二)同意代表团党委改组,由丁国钰同志任党委副书记;以后向北京、平壤的报告请示改由李相朝、杜平、丁国钰三同志署名。(三)因杜平同志尚不能完全离开部队工作,故在杜不在开城时,党委工作即由丁国钰同志负责(柴成文同志协助),向北京、平壤的报告请示即由李相朝、丁国钰二同志署名。在工作情况许可的条件下,丁国钰、柴成文二同志可以轮流回国休假。”

    △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军事交通部正式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朝鲜停战后援助朝鲜铁路恢复和发展的议定书》第三条规定的原则,该部在朝鲜境内是铁路执行军事运输的全权代表。

    △ 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朝中方面协助19名外籍平民通过军事分界线前往“联合国军”方面控制地区。

  2日 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原则批准周恩来提出的《关于日内瓦会议的估计及其准备工作的初步意见》。《意见》指出:“关于召开日内瓦会议协议的达成,是苏联代表团在柏林四国外长会议上一项重大的成就。单就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日内瓦会议一事看来,它已使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工作前进了一步”。帝国主义侵略集团,特别是美国政府却故意低估日内瓦会议的作用,并预言日内瓦会议将同柏林会议在德奥问题上一样得不到任何结果。但美、英、法三国之间在朝鲜问题上以及在许多国际事务上的意见并非完全一致,有时矛盾很大,他们的内部困难也很多”。鉴于以上情况,“我们应该采取积极参加日内瓦会议的方针,并加强外交和国际活动”,打破美国政府的“封锁、禁运、扩军备战的政策,以促进国际紧张局势的缓和”。在日内瓦会议上,即使美国将用一切力量来破坏各种有利于和平事业的协议的达成,我们仍应尽一切努力务期达成某些协议,甚至是临时或个别性的协议,以利于打开经过大国协商解决国际争端的道路。在朝鲜问题上,“我方应紧紧掌握和平统一、民族独立和自由选举的口号,以反对李承晚的武力统一和美韩共同防御条约,以及人民在没有任何自由下的所谓选举”。《意见》提出:“中国代表团拟以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李克农及一对外贸易部副部长五人组成。准备工作现正由李克农、章汉夫、李初梨三位同志成立领导小组进行。”

    △ 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联合国军”方面把从朝中方面地区掳走的朝中方面平民中的37名送回朝中方面。

  3日 中国政府复函苏联政府,接受苏联政府根据柏林会议协议向中国发出的关于参加日内瓦会议的邀请,同意派全权代表出席讨论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会议。同时,朝鲜政府也表示接受苏联邀请参加日内瓦会议。

  6日 本日及10日,周恩来总理兼外长会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相南日,商谈中朝双方出席日内瓦会议讨论朝鲜问题的准备工作事宜。

  9日 在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上,朝中方面首席代表李相朝谴责“联合国军”方面在战争期间大量掳走和平居民,并在停战协定签字后撤出沿海岛屿时又掳走大批岛上的平民。李相朝要求“联合国军”方面遵守停战协定协助这些平民返乡。

  29日 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发出《关于帮助朝鲜人民进行恢复与重建工作的指示》。要求各部队帮助朝鲜人民进行水利建设、修建公共场所和参加季节性的农业劳动,并规定连队应有70%的人员、机关应有20-40%的人员参加,每年帮助朝鲜人民劳动的时间要达到7个劳动日。

      4月

  1日 周恩来启程赴莫斯科同苏共中央商谈出席日内瓦会议的有关事宜。并于上旬出席了有苏联、中国、朝鲜、越南四国领导人参加的日内瓦会议预备会议,磋商参加日内瓦会议的方针、政策和谈判方案等问题。12日返抵北京。

  3日 毛泽东就掘运朝鲜战争中军事人员尸体问题致电李相朝、杜平、丁国钰并告金日成、彭德怀。指出:“对方提出自5月1日起掘运尸体。鉴于我们的实际情况,掘运开始日期应予推迟。但在会议斗争中必须保持主动,以配合日内瓦会议。”
 
  15日 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收到朝鲜停战中立国监察委员会波兰和捷克委员署名提出的《关于“联合国军”方面阻挠与限制中立国视察小组活动的报告》。

  19日 毛泽东任命周恩来为出席日内瓦会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首席代表,张闻天、王稼祥、李克农为代表。

  26日 日内瓦国际会议讨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参加会议的有:中国外长周恩来、苏联外长莫洛托夫、英国外交大臣艾登、法国外长皮杜尔、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朝鲜外务相南日,以及南朝鲜、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哥伦比亚、阿比西尼亚(今埃塞俄比亚)、希腊、卢森堡、荷兰、新西兰、菲律宾、泰国、土耳其等国代表。28日,周恩来在会议上发言,阐述中国的和平外交政策以及中国对各种重大国际问题的立场,并表示支持朝鲜外务相南日于27日提出的关于恢复朝鲜国家统一和举行全朝鲜自由选举的建议方案。5月3日,周恩来就朝鲜战争战俘问题提出3点建议。22日,周恩来就南日4月27日提出的方案,建议成立中立国监察委员会对全朝鲜选举进行监察。6月15日,周恩来就朝鲜问题建议召开中苏美英法朝和南朝鲜代表参加的日内瓦会议限制性会议,讨论巩固朝鲜和平的有关措施。日内瓦会议关于朝鲜问题的讨论,未通过任何协议于6月2 5日结束。这次会议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次以大国的身份,与世界各大国一起协商重大国际问题。

  30日 朝鲜停战中立国监察委员会波兰与捷克委员送给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关于“联合国军”方面在1953年7月27日至1954年4月15日期间违反停战协定以军事增援运入朝鲜的报告》,第一次系统地叙述了从停战以来“联合国军”方面违反停战协定、蒙蔽和欺骗中立国监察委员会运进军事增援的事实。

      5月

  22日 李相朝在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上催促“联合国军”方面对98742名朝中战俘作出交代,并要求送回战争期间及战后掳走的大批朝中方面平民。

      6月

  2日 志愿军后方勤务部举行第二届庆功大会。参加大会的有志愿军后勤部所属各部门、各部队的功臣和模范代表共78 6人。三年多来,志愿军后勤部队在抗美援朝斗争中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涌现出48039名功臣、模范和766个集体立功单位。在战争期间,后勤部队逐步建立了强大的运输网,胜利地完成了支援前线、医疗和转运伤员以及维持后方治安等重大任务,取得了现代化战争中后勤工作的丰富经验。停战后,志愿军后勤部队进一步加强了部队的物资供应和管理。

      7月

  13日 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以各种勋章和奖章,授予在平壤市大同桥恢复工程中建立功勋的126名志愿军工兵部队指战员和9名中国援朝工人。

  27日~30日 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与南朝鲜总统李承晚在华盛顿会议。会议公报表示,美国仍要继续执行由李承晚来“统一”朝鲜的政策。

      8月

  13日 朝鲜祖国解放战争馆在平壤开馆。

  27日 志愿军司令部颁布返国部队行动计划的命令:决定调步兵第33师、第47军、第67军经新义州、满浦口岸公开轮换返国。上述部队于9月10日至20日分别交防完毕,并先后于9月 12日至20日从驻地出发,于10月1日全部由朝回国。

  本月 中央军委决定:高射炮兵第63、第64、第65师由朝鲜回国后,进驻福建,执行防空作战任务。

      9月

  1日 朝鲜停战双方开始交接军事人员尸体的工作。至11月9日,朝中方面共送交“联合国军”方面人员尸体4167具,“联合国军”方面送交朝中方面人员尸体13528具。

  4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防空司令部发布命令:撤销安东防空司令部,改建安东防空指挥所,并明确安东防空区部队建制关系。

  5日 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发言人宣布,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已离任,由邓华任司令员。并宣布志愿军将于9、10两个月从朝鲜撤出7个师返回祖国。

  7日 朝鲜《劳动新闻》就中国人民志愿军将从朝鲜撤出7个师一事,发表题为《永远不忘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功德》的社论。社论说,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给予美国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取得了历史性的胜利。停战后,中国人民志愿军又以高度的警惕,保卫着朝鲜停战的胜利果实,同时帮助我们进行战后恢复建设工作。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功德比泰山还高,比大海还深”。

  10日 朝鲜各界在平壤市举行盛大集会,欢送中国人民志愿军7个师返回祖国。

  24日 朝鲜停战中立国监察委员会向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提出双方1954年4月份轮换替换综合报告的审定。审定证明“联合国军”方面继续运入增援性物资。

  25日 毛泽东致电金日成,答谢对志愿军入朝参战4周年的祝贺。电文中说:“英雄朝鲜人民和中国人民在反对侵略、保卫和平的正义斗争中已经结成了血肉相关的战斗友谊。这种友谊是维护远东和平的重要因素。”

  28日 金日成率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到达北京,参加中国国庆。10月5日离京。

      10月

  4日 志愿军总部发言人宣布,从9月16日起到10月3日止,志愿军7个师已经全部撤出朝鲜返回祖国。

  31日 杨得志继邓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

      11月

  17日 美国和南朝鲜签定一项由美国给予南朝鲜7亿美元军事和经济援助的协定。

  22日 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致电金?奉、金日成、南日,祝贺中朝经济及文化合作协定签订一周年。电文说:“这一协定的签订和实施使中朝两国人民在并肩抗击美国侵略者的战争中所结成的战斗友谊获得了进一步的巩固和发展。”
 
  24日 毛泽东致电金日成:过去由于谈判的需要,开城工作一直由中国同志负较大部分责任。在共同对外的斗争中,朝中同志都取得了若干经验。同时指出,开城工作显然有长期化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开城工作今后交朝鲜同志负责,由金日成直接领导比较合适。12月1日,金日成复电表示完全同意。

      12月

  1日 联合国大会政治委员会开始讨论朝鲜问题。苏联代表马立克在会上发言,说明苏联在朝鲜问题上的态度,并提出两个提案。第一个提案规定撤销所谓联合国朝鲜统一复兴委员会。第二个提案,规定在最近的将来举行有关国家的会议,谋求就和平解决朝鲜问题达成协议。

  2日 美国与台湾国民党当局在华盛顿签订《共同防御条约》。条约规定:美国有在“台湾、澎湖及其附近……部署美国陆、海、空军之权利”。8日,周恩来发表严正声明,声明说:解放台湾是中国的内政,任何人无权干涉。并宣布该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

  11日 联合国大会通过关于朝鲜问题的“十五国提案”。同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发表声明,斥责这一提案违反朝鲜人民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愿望。

  17日 周恩来总理兼外长致电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就联合国大会第九届会议在美国操纵下通过《控拆违反朝鲜停战协定拘留和监禁联合国军事人员的决议》表示反对,并申明中国政府的立场。1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反对美国操纵联合国大会第九届会议阻挠和平解决朝鲜问题。

  3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1955年以物资和现金援助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议定书在北京签订。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中国军网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