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光辉的篇章 不朽的丰碑

 
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徐根初


  19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50年前的今天,中国人民志愿军遵照党中央、毛主席的命令,高举“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神圣旗帜,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了鸭绿江,开始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抗美援朝战争是我国和我军历史上极为光辉的篇章,是一座不朽的历史丰碑。它孕育和弘扬的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在共和国国史上闪耀着穿越时空的灿烂光华;它所创造的作战经验,是名副其实的军事科研的富矿。今天,我们举行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50周年学术报告会,旨在深化对抗美援朝战争的研究,更好地总结和继承这场战争留给我们的丰厚遗产。这对弘扬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加强我军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推动军事科学事业的跨世纪发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抗美援朝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所作出的英明决策

  中国人民是爱好和平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随着除台湾、西藏等地外的大部分国土的解放,党中央即确定用三年左右的时间恢复国民经济,为大规模经济建设创造条件。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1950年6月,朝鲜半岛风云骤起,朝鲜内战爆发,美国从其称霸世界和反共的帝国主义战略利益出发,立即进行武装干涉,同时派海军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占领中国的台湾。显然,这场战火不仅是冲着朝鲜来的,也是冲着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来的。美国政府无视中国政府的抗议和警告,无视中国人民的力量,操纵联合国通过了组成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决议,继续扩大侵朝战争。9月中旬,美军仁川登陆;10月初,美军大举越过三八线,疯狂向中朝边境进攻,战火已烧至鸭绿江边。唇亡则齿寒,户破则堂危。当时,尽管共和国刚刚诞生一年,国内解放战争的烽烟还没有最后熄灭,中国人民迫切需要休养生息,医治战争的创伤,迫切需要争取和平的环境以恢复经济,进行建设。但是在国家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兄弟邻邦面临严重危难的情况下,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经过慎重考虑,反复权衡利弊,毅然作出了出兵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以当时中国的国力和实际情况作出这一决策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在决定出兵援朝时,党中央就从战争最坏处着手,作好了应付全面战争的准备,同时也尽量避免战争扩大化,避免中美之间公开宣战。中国以“志愿军”名义参战,其中一个重要考虑就是不给美国将战争扩大到中国大陆以口实。这一决策是革命胆略与科学态度相结合的产物,是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相统一的产物,战争的进程和历史的发展充分证明了党中央决策的正确性。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阐明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必然性和党中央决策的正确性,维护这一神圣而正义之战不受亵渎,维护志愿军将士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丰碑免遭玷污,是军事理论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二、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扬我国威军威的伟大之举

  抗美援朝战争以中国人民的伟大胜利载入了史册。它粉碎了美国吞并朝鲜、进而扩大侵略的企图,支援了朝鲜人民,稳定了朝鲜半岛的局势,保卫了中国大陆的安全,维护了亚洲及世界和平,无论是对中国,对朝鲜,还是对世界东方乃至整个世界;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在军事上,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是扬我国威军威、大长中国人民志气的伟大之举。

  首先,抗美援朝是新中国被迫进行的第一次反侵略战争。它的胜利从根本上稳固了新中国的国防,为中国赢得了一段较长时间的和平环境。近代中国积弱积贫,有国无防。新中国的成立宣告了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的终结。但当时许多人对于内战甫定、百废待兴的中国并没有放在眼里,一些帝国主义者仍然梦想恢复他们失去的在华利益,仍然对中国的领土和主权心存觊觎。抗美援朝一战,打出了中国的国威军威,使帝国主义和对中国怀有领土野心的人们认识到,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昨日的中国了,“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返了。”唐代诗人王昌龄有一句诗:“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在共和国史上中国人民志愿军正是历史地担当了“龙城飞将”的角色。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使中国的边疆在一个较长时间内维持了相对的稳定,获得了一个较长时间的和平环境。

  其次,抗美援朝是新中国在极为困难的情况下所进行的一场战争。它的胜利在世界上树立了站起来了的中国人民的形象,极大地提高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际地位。“占人类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这是1949年毛泽东发出的震天撼地的声音,然而使全世界真正意识到了这句话分量和内涵的却是抗美援朝战争。通过这场战争,人们看到了一个已经获得新生的民族的形象,——这是不信邪、不怕鬼、敢于与任何强敌血战到底的形象,是坚决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尊严的形象,是主持正义、为维护和平勇于挺身而出的形象,是说话算数、言必信、行必果的形象,是扬眉吐气的胜利者的形象。连美国的官方史书也不得不承认,中国“在朝鲜战场上赢得了自己的声誉”。亚洲著名政治家、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曾对这场战争作了这样的评论:“多年来欧美人很蔑视中国人,但当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半岛和打着联合国军旗帜的美军作战时,他们鄙视的目光跟着消失了。”

  第三,抗美援朝是中国在与世界头号强国美国的较量中取得了胜利的战争。它的胜利打破了美国“不可战胜”的神话,有力地振奋了民族精神,鼓舞了世界人民。美国一贯恃强称霸,号称自独立以来从没有被别的国家打败过,特别是二战以后,美国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上和科技上最强大的国家,更是踌躇满志,不可一世,但曾几何时,在中朝人民的英勇反抗面前,却碰得头破血流,铩羽而归。“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在停战协定签字时哀叹:“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定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陆军指挥官。”而毛泽东则说:“这一次,我们摸了一下美国军队的底。……美帝国主义并不可怕,就是那么一回事。”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不仅一扫某些国人心中积淀已久的“恐美症”和法门寺里的“贾桂”相,为我们的民族注入了实现全面复兴所必不可少的钙质,而且,也极大地鼓舞了正在进行反帝反殖斗争的亚洲和世界人民。

  第四,抗美援朝是新中国为维护和平、反对霸权所参与的一次战争。它的胜利向世界宣告:中国作为维护东方和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已经崛起。侵略朝鲜是二战后美国对一个主权国家的最为严重的干涉。抗美援朝既是为中国的安全计,也是为亚洲和世界的和平计。当时,周恩来总理指出,如果美帝将北朝鲜压下去,则对和平不利,其气焰就会高涨起来。要争取胜利,一定要加上中国的因素,中国因素加上去后,可能引起国际上的变化。历史的发展证明了他的预见。考虑亚洲和世界上的问题“一定要加上中国因素”,这就是抗美援朝战争后帝国主义战略家们所得出的一条教训。

  第五,抗美援朝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一场相当规模的现代化局部战争。它的胜利像一所学校,使我军经受了现代战争的锻炼,积累了在现代条件下作战的宝贵经验,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军事思想,促进了我军的现代化建设。在这场战争中,不仅美军动用了除原子弹外的几乎所有的最新式、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我军的装备水平较国内战争时期也有了显著提高,参战军兵种之多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是空前的。作战形式也更趋多样,既有运动战,又有阵地战。这场战争的作战经验,从战争决策、战略指导和战役战术等各个层面丰富了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宝库,对后来我军自卫作战及援外作战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并成为我军实行军事变革、迈向现代化的一个重要契机。同时,这场战争还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军事科学的发展,它所提供的丰厚养料直接孕育了建国以后中国军事科学的第一个繁荣期。

      三、抗美援朝为面向21世纪的中国国防提供了许多宝贵启示

  历史是现实的一面镜子。朝鲜半岛上的硝烟已散去近半个世纪了,与20世纪中叶相比,今天的世界战略格局与我国的安全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战争形态有了新的发展,我国的综合国力、我军的现代化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抗美援朝战争的基本经验并没有过时。在谋划面向21世纪的中国国防时,在落实江主席提出的“打得赢”、“不变质”的指示时,这场发生在昨天的战争依然可以给我们许多重要的启示。

  其一,面对纷纭复杂的国际风云特别是一些突发的重大事件,要善于站在时代的高度,站在国际大局和国内大局的高度观察问题,权衡利害关系,进行正确的战略判断和决策。要从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正确把握国家利益重心的转移,辩证认识发展利益与安全利益、全局利益与局部利益、长远利益与当前利益的关系。发展和安全是国家利益的两个最基本的方面,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来说,发展是大局,安全也是大局。不安全,国将不国,国格和国权没有了,何谈发展?因此,邓小平同志提出的“国家的安全和主权要始终放在第一位”,是我们进行战略思维必须坚持的基本原则。在进行决策时,既要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大无畏的胆略和气魄,又要慎之又慎,对种种困难、风险和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作出充分估计,未雨绸缪,制定应对之策,立足于最坏的可能,争取最好的前途。《孙子兵法》凡五千言,其开宗明义的一句话就是:“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抗美援朝战争的决策进一步印证了这一军事上的至理名言。

  其二,敢战方能言和。为了和平,必要时要有不惜一战的勇气,要有血战到底的决心,要有战则必胜的力量。和平作为战争的对立物,从来就不是建立在良好愿望的基础上。不能幻望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不能幻想分裂主义者会在一个早上改弦更张。争取和,必须准备打。在很多情况下,和平要靠战争来保卫,来赢得。以战止战,正是战争与和平问题上的辩证法。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多次呼吁和平解决问题,但美国根本不予理睬,直到中国被迫出兵参战打痛了它,它才变得老实一点,不得不同意谈判。在谈判中,由于火候不到,美国又不时叫嚷“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来辩论”。对此,毛泽东的回答是:“美帝国主义愿意打多少年,我们也就准备跟它打多少年,一直打到美帝国主义愿意罢手的时候为止,打到中朝人民完全胜利的时候为止。”这是何等的气势!正是有了这种气势,有了以打促谈的正确方针,志愿军才牢牢掌握了战场上的主动权,同时也牢牢掌握了谈判桌上的主动权,才有了朝鲜停战协定的最后签字。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今天,解决台湾问题以实现祖国统一的历史任务已日益紧迫地提到了我们面前。为了争取实现和平统一,必须刻不容缓地、扎扎实实地作好军事斗争准备,确保必要时能够断然出手,决战决胜。

  其三,人民战争是不可战胜的。无论武器装备怎样发展,人仍然是战争中的决定性因素。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是一场典型的非对称战争,美国的综合国力比中国强大得多,其军队的武器装备的现代化水平也比中国军队先进得多,而且纠集了16个国家组成了所谓的“联合国军”,但为正义而战的中朝军队却创造了震惊世界的奇迹,在世界战争史上创造了以弱胜强的典范。这里的奥妙不是别的,就是因为正义在我们一面,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因为我们能够并且最大限度地动员了人民群众支前参战的爱国热情,能够并且最大限度地焕发了广大军民的一往无前的战斗精神,能够并且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人民群众在战争中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抗美援朝战争是一曲气贯长虹的人民战争的凯歌,它的胜利再一次表明:人的因素才是决定战争进程和结局的最根本的东西。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人民战争都是我们克敌制胜的法宝。正如彭德怀所说的,“一个觉醒了的、敢于为祖国光荣、独立和安全而奋起战斗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今天的任何帝国主义的侵略都是可以依靠人民的力量击败的。”当然,坚信人民战争的威力并不等于轻视武器装备的作用,抗美援朝的实践同样证明,武器落后,是对战斗力水平的巨大制约,有了较为先进的武器装备,人民战争方能如虎添翼。因此,必须重视武器装备建设,特别是发展我们的“杀手锏”。

  其四,实施正确的战争指导,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是驾驭战争并赢得胜利的关键。志愿军赴朝作战,与我军所经历的国内战争相比,面临的是新的对手、新的环境、新的战争。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着眼于这场战争的特点和规律,从敌我双方实际情况出发,提出了“在稳当可靠的基础上,争取一切可能的胜利”的战争指导路线,志愿军先后采取了以“运动战为主”和“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为了达到预期的战略目标,志愿军在战场上采取了灵活机动的战术,在继承我军传统战法的基础上不拘一格,勇于创新,以己之长,击敌之短,创造性地形成了战术小包围理论,形成了“零敲牛皮糖”、以坑道为主要支撑点的阵地战等战法。在战役指挥上,志愿军善于随机应变,发现、利用和扩大敌人的弱点,及时修正作战计划,趋利避害,牢牢掌握战场主动权。这一切,无不表现出胜敌一筹的高超军事指挥艺术。当时志愿军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敌人和我们打机械化,我们和敌人打巧妙化。”这个“巧妙化”就是巧在指挥艺术,妙在战略战术。毛泽东在谈到抗美援朝战争时说:“我们的经验是:依靠人民,再加上一个比较正确的领导,就可以用我们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实践证明,先进的军事理论,正确的战争指导和作战指挥,是人的因素在战争中的重要体现,是赢得战争胜利的重要因素。

  江主席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抗美援朝战争向世人揭示了一条真理:一个国家,一支军队,要想始终走在时代前列,保持生机与活力,就必须不断创造,不断前进。创新是一支军队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保证,也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本质特征。在军事领域,固步自封就意味着落后,意味着失败。从这一意义上讲,抗美援朝战争的具体作战经验是宝贵的,而比这些具体经验更宝贵的是体现在这些经验中的中国共产党人和军队在军事上的伟大创新精神。当前,由科技进步引发的世界军事领域内的变革方兴未艾,高技术战争已经成为未来战争的主要形态。为了抢占21世纪军事发展的制高点,世界各国正在争相创新和发展军事理论。作为军事理论工作者,我们一定要充分认识自身所肩负的崇高使命,进一步解放思想,大胆创新,深入探索高技术战争的指导规律和胜敌之法,繁荣和发展有中国特色的军事科学,更好地发挥军事理论在军队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中的先导作用,这就是我们对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的最好的纪念。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网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