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鲜血浇灌友谊花 正义赢得和平日

  战歌嘹亮

  10月24日,江苏省淮阴市宣传、教育、党史等部门邀请该市当年参加抗美援朝的志愿军老战士到市区部分中小学校举行纪念抗美援朝50周年报告会。老战士们相聚一起,百感交集,手挽着手唱起了《志愿军战歌》。

  黄松友:勇救朝人民军上将

    许荣新  陆卫东

  在江苏南通军分区,只要提起黄松友,没有一个官兵不知道他是原军分区副司令员,先后荣立过13次战功。但是,他在朝鲜战场上的一次义举,直到今天还鲜为人知。
    1952年12月25日,天刚蒙蒙亮,时任志愿军某部二连副连长的黄松友,与营长戴自和及通信员去三排阵地检查工作。就在他们接近兴水大桥封锁线时,敌军8架飞机对守桥的三排阵地狂轰滥炸。硝烟中,黄松友依稀看见一辆美式吉普车被气浪掀起1米多高,又重重地翻落至桥下,在几十厘米厚的冰面上砸出一个坑。黄松友等3人冒着生命危险冲了过去,来到离岸20米的吉普车旁,只见一名肩缀3颗大星的朝鲜军人昏死在吉普车外,浑身血淋淋的。车内还有3名朝鲜军人,个个血肉模糊。
    “赶快通知三排派战士过来,把伤员送到最好的志愿军战地医院抢救!”黄松友来不及向营长请示,就对通信员下达了命令。片刻,10余名战士奔了过来。戴营长迅速指挥官兵对空射击,掩护黄松友和几名战士背起伤员,躲进2000多米外的一条山沟。接着,营长返回三排阵地向上级报告,黄松友组织战士找来4块门板,抬起伤员向医疗水平较高的志愿军三分部医院转移。就这样,担架队翻山越岭,一连冲过敌人9条封锁线,越过10多个山头,抢渡3条河,走了70余里路,终于把伤员送到了三分部医院。由于伤势严重,两名朝鲜军人在途中牺牲了,但那位高级将领和另一位朝鲜军人及时接受了手术。据医生说,要是再晚送一点,他俩也危险了。
    过了10多天,黄松友已淡忘这件事,上级却发来了表彰通报。直到这时,大家才知道,那天获救的高级将领是朝鲜人民军副总参谋长李相朝上将。黄松友因此荣立二等功,三排荣立集体三等功,不少战士也被记了功。经朝鲜人民军和志愿军总部批准,黄松友还获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级国旗勋章,并被朝鲜授予“三级英雄”称号。

  李亲武:一人端掉仨暗堡

    江清华  丁成军

    今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江西省万年县的一名参观者在丹东抗美援朝英雄纪念馆参观时,发现了一个英雄同乡,他的名字叫李亲武。
    1951年5月,李亲武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名战士。1953年5月27日晚,他所在的连队接到命令:29日拂晓前拿下055高地,3天之内攻占梅岘里。
    28日晚7时40分,攻击命令下达,我军的“喀秋莎”火炮向055高地发起猛烈轰击,敌人的阵地顿时一片火海。在炮火的掩护下,爆破组长李亲武和战友们快速发起冲锋。当他们冲到铁丝网下,发现敌人阵地的7个暗火力点只被炮火摧毁了4个,另3个暗堡的火力覆盖了整个前进的道路,不少战士因此牺牲。
    李亲武带领战友越过铁丝网,迅速向敌人的火力点摸去。150米、100米、80米……当前进到70米时,敌人发现了他们,密集的子弹疯狂地扫来,冲在最前面的战友当即倒下。李亲武一把摁住向前冲的战友,坚定地说:“我先上,你们掩护。”他跳出土包向前扑去,时而迂回,时而葡匐,子弹擦着他的耳边呼啸而过。终于,他摸到第一个暗堡的左侧,安放好炸药包,猛地一拉导火线,随着一声巨响,堡内的机枪顿时哑口。接着,他又拿起爆破筒摸向第二个暗堡后侧,一拉线将爆破筒从后门塞了进去,第二个暗堡又“报销”了。
    当李亲武抱起燃烧瓶奔向最后一个暗堡时,敌人的两颗子弹几乎同时击穿了他的左腿,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一定要干掉它!”凭着中国军人的钢铁意志,李亲武拖着血肉模糊的左腿,忍着巨痛向敌堡爬去,用尽全身力气投出燃烧瓶。霎那间,敌堡燃起了熊熊烈火。
    90分钟后,我军拿下了055高地,并连续打退敌军3次反扑,共歼敌500余人,俘虏150多人。全连因此荣立集体二等功,李亲武荣立个人一等功,并获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颁发的“一级战士”荣誉勋章。

    李东平摄蔡志军:身别竹板扶标灯

    杨人业  徐海花

  当我们来到江西上犹县营前镇蛛岭村打听蔡志军时,全村几乎没人知道他曾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更不知道他在朝鲜战场上立过显赫战功。
    蔡志军1949年从赣州师范学校毕业,是当时闻名营前镇的文化人。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正在广东韶关教书的他愤然投笔参军,次年被编入志愿军炮兵11师文工团从事战歌创作和快板编排。
    1952年9月30日,蔡志军所在的文工团奉命赴平康前线,为在第二天凌晨向驻平康南部美军发起反攻的志愿军慰问演出。正在演出时,敌人的榴弹炮向我阵地轰击,我军用于瞄准方向的标灯被震倒,200多门“喀秋莎”火炮失去了攻击目标。请缨前去扶标灯的战士一个个冲出防空洞,却又一个个倒在了敌人的炮火下。
    离发起反攻的时间只有15分钟了,炮兵营长准备自己去扶标灯,蔡志军一把拉住:“营长,让我去。”营长看了看蔡志军腰间别的小竹板,将头重重一摇。蔡志军急了:“营长,你别瞧不起人。我向你保证,就是拼死,我也要把标灯扶起来。”营长猛一拍他肩膀:“我让你去,但你不许牺牲。如果你只扶起了标灯而没活着回来,我一样骂你孬种。”
    蔡志军跃出防空洞,机灵地从一个炮弹坑跃入另一个炮弹坑,一步步向着标灯挨近。5分钟后,他摸到了标灯灯杆,拼尽全身力气把标灯扶了起来,灯光射向敌军阵地。顿时,我军阵地响起了一片“喀秋莎”炮调整方向的声音,然而,敌人的炮弹也在标灯周围炸开了。“决不能让标灯倒下!”蔡志军死死扶住标灯杆,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终于,一发炮弹落在了他身边,气浪把他重重掀起,标灯也倒下了。但此时,我军“喀秋莎”炮已全部瞄准敌军阵地,一排排炮弹砸向了敌人。
    当蔡志军醒来时,战斗已经胜利结束。躺在战区医院的蔡志军看着朝他微笑的炮兵营长,用微弱的声音说道:“营长,我完成任务了。”
    1954年9月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司令部、政治部授予蔡志军三等军功章一枚。此前,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他“一级战士”荣誉勋章。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华东新闻》 2000年10月26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