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战友50年后再聚会 话题不离板门店

  北长街一座结满红柿的幽静小院,昨天下午变得异常喧闹。一群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战友欢聚一堂,纪念50年前的那场战事。

  虽已是白发苍苍,但他们见面时毫无掩饰的惊喜、欢愉,直呼外号、小名的率真,幽默甚至调皮的大呼小叫,仿佛又变回当年的小伙子、大姑娘。那份珍藏了50年的记忆,如同开闸的水,汩汩流淌。

  这些老战友都是当年朝鲜板门店停战谈判中国志愿军秘书处的成员,多半是从国内外大学走上朝鲜战场的学子。他们是志愿军中学历最高、外语人才最集中、知识分子最扎堆的一个群体。

  说起当年,老人们的脸上、眼里焕发出年青的光彩。当年担任谈判代表团高级翻译的杨冠群说:“每当回忆起那些日日夜夜,我们总是充满激情和怀念。”

  今年77岁的浦山和夫人都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俩人先后回国进入新成立的外交部,又一同奔赴朝鲜战场。浦山担任秘书处处长。他回忆当年的情形说,中朝美三方的停战谈判从1951年到1953年谈了两年多,边打边谈。美国军队一直不想认输,直到打不动了,不得不停战。在这期间,我们军队打得好,谈判就顺利,否则,美国人就骄横。

  杨冠群告诉记者,在谈判中最困难的是战俘问题和分界线问题。美国俘虏我们的战士较多,应归还给我们,但他们说这些志愿军不愿回去,拒绝归还。其实他们利用国民党在集中营大搞白色恐怖,威胁恐吓利诱要求回去的战士,并在战士胸前、后背刺上国民党党徽和“反共救国”等口号。即使如此,仍有不少人回来了。另一个难点是南北分界线,原来三八线是直的,但两边谁也不让步,直到最后是以既成事实划分界线,三八线变成曲线了。

  当年的他们很年轻,且女性很多。1953年,22岁的贾淑勤和韩王利王利都是北京大学西语系的毕业生。毕业前填报志愿,她们毫不犹豫选择了志愿军,凭着年轻人一腔热血、一颗报国忠心,义无反顾走进朝鲜战场。在上海圣约翰大学读英国文学的周璎走了同样的路。

  在昨天的聚会上忙前跑后拍照、发通讯录的单华明,当年是秘书组最小的成员。他1951年参军时还不满16岁,正在北京二中高二念书,志愿军文工团来招兵,他就报了名。他在朝鲜待了8年,直到1958年才回国。

  这些热血青年到朝鲜后,面对的是伙食单调、没有节假日、虱子多、洗澡难、纪律严格、调动频繁等一系列问题。但凭着信念和激情,他们克服生活困难,坚定地履行自己的职责,承担谈判代表团的翻译、秘书、档案、打字、撰写报告和文稿等工作。每一次谈判后,秘书处都要写出简报上报领导;我方谈判的每份文稿,都由秘书处根据领导指示拟写。这些稿子和简报很多都要传回国内,请毛主席和周总理批示,两位国家领导都有夜里办公的习惯,批示都在凌晨,秘书处接到后要立即改写文稿供白天使用。

  这些文弱书生虽不会打枪、扔手榴弹,但他们的作用却是枪炮不能替代的。朝鲜战争结束后,他们回国有的去了外交部,成了外交家,如韩王利王利成为驻爱尔兰女大使。有的人做了教授、翻译……很多人都成为单位的骨干。

  在这些老战友中有一个人很特殊,就是把家提供为聚会场地的丁国钰。与其他人的知识分子出身不同,丁老是老红军,12岁参加革命。赴朝时,他是42军政治部主任,从鸭绿江一直打到汉城后,被调去担任板门店谈判志愿军首席代表。回国后,他成为新中国第一代大使,出任过驻阿富汗、巴基斯坦、挪威、埃及四国大使。丁老虽已85岁高龄,却仍精神矍铄。而丁老的夫人常乃志也是老革命,并且同是板门店谈判代表团成员。俩人赴朝后,9岁的儿子只身留在北京由保姆照看。今年恰是老两口结婚60周年,所以在聚会上特意让摄影记者给拍了纪念照。

  50年后再聚首让老人们兴奋不已,每一段回忆都带来欢声笑语。他们站在小院中拍了集体照。他们说,那一段经历,影响了他们一生。

  (李晓光)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羊城晚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