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美国空军轰炸机驾驶员中尉乔治·弗·勃鲁克斯的供词

  我是乔治·弗朗西斯·勃鲁克斯,美国空军中尉,今年二十七岁,军号AO-1911075。我的家乡在宾夕法尼亚州苏默特希尔镇。我于一九四四年二月参加海军,一九四六年六月退伍,一九四九年七月八日参加空军。一九五二年九月十一日到达朝鲜,分配在第十八战斗轰炸机联队第十八战斗轰炸机大队第十二战斗轰炸机中队当F-51型飞机驾驶员。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十时,我在海州城附近被击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获。

  一九五二年九月十一日,我到达第十八战斗轰炸机联队司令部所在地K-10基地。一九五二年九月十三日,我到达K-46基地第十八战斗轰炸机大队司令部。我被指派到大队训练科并奉命在一九五二年九月十五日上午八时向训练科报到,准备受地面学校训练。

  一九五二年九月十五日上午八时,我向大队训练科报到。与我同时去报到准备在同一天开始地面学校训练的,共有新到的九个驾驶员,他们是迪布尔少尉、麦克来恩少尉,其他的七个人我记不起来了。在地面学校,我们被介绍给罗伯特·泰勒中尉,那天上午八时十分,泰勒中尉在地面学校的教室里,开始给我们上关于细菌战的课。上述分配在大队训练科受战斗训练的新到的驾驶员,和我一起听了这次细菌战课程。

  泰勒中尉开始讲课,他说:“诸位,你们都已经听到了关于细菌战的事情,也知道了中国正在控诉我们进行细菌战。好,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我们正在进行细菌战,以及如何进行细菌战。”我们曾在无线电及报纸上知道中国的控诉,但是认为只是宣传,因此听到泰勒中尉的话,大家都震惊了。

  泰勒中尉继续说:现在第十八大队所使用的细菌是伤寒、斑疹伤寒、疟疾、天花、黄热病及霍乱。

  泰勒中尉说,当时第十八大队采用两种进行细菌战的方法,即喷射细菌液体和空投细菌液体。细菌液体装在油箱里,每架飞机能带两个油箱,挂在两翼的炸弹架上。这种油箱可以用作喷射,也可以空投。

  作喷射用的油箱,靠空气压力而起作用,空气压力由一个靠引擎推动的空气唧筒供给。这唧筒经过装在机翼上的空气压力输送管将空气压力输入细菌油箱。油箱内部受到压力后,将液体从喷射管喷射出来,喷射时用电钮来操作。喷射完了后,必须把油箱丢掉,以免把细菌带回基地。

  作空投用的油箱没有空气压力输送管,也没有喷射管,除此以外,用作空投与喷射的两种油箱完全相同。投油箱时,只要按一下操纵杆末端的投弹电钮就行了。

  泰勒中尉告诉我们,某些飞机已经改装过了,这些飞机作为喷射细菌液体油箱之用。第十二中队将使用喷射式的细菌油箱,但并不是第十八大队全队都使用。他又告诉我们全体都将接受一次训练任务,这次训练任务我们将喷射和投掷装满水的油箱。

  最后泰勒中尉告诉我们,不要谈论细菌战课的内容,不要谈论关于我们的任务的任何事情,也不要在写信给家里或朋友时述及细菌战。这样就结束了讲课。

  一九五二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我向训练科地面学校报到时,发现我被排定作一次细菌战飞行训练。泰勒中尉给我们下简令,他说我们将先喷射水,然后将空油箱投下,演习地点是水原演习场。我们准备在到水原去的路上开始喷射,然后把油箱丢下。泰勒中尉是这次飞行训练的领队。我们一路喷射着飞向演习场,把空油箱投下后,飞回K-46基地。这次飞行训练,共有四架F-51型飞机参加。

  一九五二年十月七日上午八时三十分,大队情报官在大队简令室里向我们小队下了一个细菌战任务简令。他说:“任务号码一八○五,细菌战,四架飞机。任务是喷射,每架飞机各带两个细菌液体油箱。目标地区是海州以西二十英里。九时起飞,不要忘记在喷射完了以后,把油箱丢掉。”

  我们接到气象报告:目标地区晴朗,有点微风从西北方向吹来,我们也被告知那个月的逃跑与躲避信号,以及地面友军对空联络的字母与信号图。那一次共有四架飞机参加。肯普桑少尉是小队长。

  简令完了以后,我们到中队装备室,取得飞行装备及飞机号码。然后,到机场检查了飞机,发动引擎准备起飞。九点钟时,飞机已在空中。我们编成战斗队形,对好方向向目标地区飞行。我们飞过了汉城,沿着海州半岛的海岸线向目标地区前进。当我们接近目标地区时,就开始下降。到达目标地区时,就转入陆地上空。刚飞越海岸线,就开始喷射,一直沿着一些山谷向北飞行。当喷射完毕以后,我们丢下油箱,向左转弯飞向海岸。到达海岸时,就对好方向向K-46基地飞行。飞机降落后,我们交还了飞行装备,到大队情报科去汇报。

  小队长肯普桑少尉向主持汇报的军官作报告。报告内容是:任务号码一八○五,细菌战任务,共四架飞机,已经很成功地喷射并丢下了八个油箱。

  我的第二次细菌战任务是在一九五二年十月十二日。我们四架飞机的小队,从椒岛进入陆地上空,一直向东飞行,我们到达由平壤到沙里院的铁路时,转而飞向沙里院,同时开始喷射。大概离开沙里院五英里时,喷射完毕。这次喷射任务的领队是古特逊中尉。

  我的第三次细菌战任务,是在一九五二年十月十九日。目标地区是海州以西五英里。我们四架飞机的小队,从那里开始向北作喷射飞行。恩生尼亚斯上尉是领队,肯普桑少尉也参加了这次任务。

  我的第四次细菌战任务,是在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六日。那一次目标地区在离椒岛以南三十英里的地区,在海州半岛的西南角上。我们四架飞机的小队进入陆地上空后,就开始向东北方向飞行喷射。这次领队是恩生尼亚斯上尉,席菲尔上尉也参加了这次任务。

  我的第二、三、四次细菌战任务中的简令与汇报情况和步骤,与我第一次细菌战任务相似,因此我不重复叙述了。在以上的三次任务中,我个人每次喷射了两个细菌液体油箱,我们小队在每次任务中,共喷射了八个细菌液体油箱。

  我的第五次细菌战任务是在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十五日。二十四个驾驶员接受了由大队情报官所授予的一个一般简令。这次任务由大队长布林逊上校率领。一般简令后,我们分成为各由八架飞机组成的三个组,布林逊上校、佩里哥上校(联队长)、弗雷恩德中校(第十二中队中队长)、古特逊中尉(我的领队)和我自己等,到了第十二中队简令室,在那里布林逊上校对我们这个组下简令。他告诉我们,我们每个人将带准备空投的两个细菌液体油箱。大队情报官在一般简令时已经授予我们一个总的目标地区,布林逊上校告知了我们的特定的目标地区。目标地区是平壤以东二十英里处,与一条东西行的主要供应线平行的一些溪流。

  我们在十点十五分起飞,向北飞向目标地区。当我们接近目标地区时,开始下降。布林逊上校最先投下油箱,升回高空,在目标地区盘旋,注视着其他飞机把油箱投下。我投了两个细菌液体油箱,布林逊的小组共投下十六个细菌油箱。当最后一架飞机投下油箱后,我们升到九千英尺,对好方向飞回K-46基地。大家都集合在情报科汇报室,布林逊上校汇报了飞行任务。

  我在第十八大队共参加了五次细菌战任务。

  我个人认为细菌战是非人道的,不应该使用。细菌战应该被禁止,任何一个国家进行了细菌战,是应该受到谴责的。我对我参加了细菌战一事,是非常悔恨的,但是悲哀不能把我已经所做的事收回来。

              乔治·弗朗西斯·勃鲁克斯(签名)
              美国空军中尉AO-1911075
              第十八战斗轰炸机联队第十八战斗轰炸机
              大队第十二战斗轰炸机中队
               一九五三年一月十二日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3年11月22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