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美国空军驾驶员少尉华伦·华·勒尔的供词

  我的名字是华伦·华尔克·勒尔。被俘前,我是美国空军的一个少尉,军号AO-2223287,二十三岁。一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在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里斯城参加空军当一名士兵。我于一九五二年八月二日抵朝鲜,当即被指派到第十八战斗轰炸机联队第十八战斗轰炸机大队第六十七战斗轰炸机中队当F-51型飞机驾驶员。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六日我被调往第六十七战术侦察大队第四十五战术侦察中队。一九五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在朝鲜中线为高射炮火击落。我被迫降落于离前线约五英里的一条公路上,约十分钟后,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所俘获。

  我在K-46基地受检查训练的过程中,听了罗伯特·泰勒中尉的几堂训练讲课,其中约于一九五二年八月十五日讲的一次,是专门关于细菌战的讲课。这堂课是在大队训练科的教室内上的。听课的还有正在参加战斗检查训练的席菲尔上尉和其他七名驾驶员。

  泰勒中尉告诉我们在朝鲜使用的细菌弹有好几种,但与我们有关的只有一种,即内贮细菌液体的油箱,它有两种使用方法:投掷或喷射。他还告诉了我们另一种细菌弹,是由许多小格子构成,内贮带菌昆虫,它和我们要用的那种的主要不同处在于这种弹内贮有昆虫。

  泰勒中尉告诉我们,这些细菌所能引起的疾病是:斑疹伤寒、脑膜炎、疟疾和其它我已记不起来的疾病。

  接着,泰勒中尉描述了油箱。油箱顶上有两个倒“V”字形的圈。油箱挂在飞机上时,这两个圈钩住构成机翼下投弹器之一部分的两个钩子。按下操纵杆顶端的投弹钮时,油箱便投掷下去了。

  泰勒中尉继续谈及我们在训练任务中驶向靶场所使用的程序。他说,由于喷射与投掷油箱的飞行程序是相似的,在训练中我们只实习投掷。这次讲课至此结束。

  约于一九五二年八月二十一日我被排入训练任务。共有四架飞机参加。在这次任务中,我们携带二个贮了水的油箱。我们各自起飞,在基地飞绕一圈,并集合起来。我们在靶场上按向右转的方式飞行。当飞机头部飞达目标上空时,我按下操纵杆顶端的投弹钮。我们把油箱投掷后,飞回基地。

  一九五二年十月九日晚,我到中队作战室去查对一下飞行时间布告板,发现我被排入第二天早晨的四人小队内,飞行第二个位置。翌晨九时,我们小队向大队简令室报到,去接受此任务的简令。

  第一个给予我们简令的军官是大队作战官,他说:“任务一八○八,细菌战任务,你们所携带的军火是贮有液体的细菌油箱。”他接着指定我们的目标是位于海州以西约二十五英里的约有十五间茅屋的所在处。他在简令中说,这一目标是一个部队集中区和供应区。其次,是由气象官发布简令,他告知天气晴朗。最后的简令官是一个大队情报官。他又在地图上把我们的目标指出来,并授予我们关于逃走与闪避方法的例行情报简令。

  简令结束后,我们的小队长把小队带到中队简令室,说明了我们在这次任务中要采用的程序。所有这些,除了为细菌战任务所适用的注意事项外,都是例行的说明。他说,如果在任务中发生任何故障,我们应尽可能试将油箱投掷于基地以南五英里的投掷区内。如果我们在飞越轰炸线前发生了故障,就得飞回并在降落前把油箱投落于投掷区内。如果我们在飞越轰炸线后遇到了故障,便把油箱一起掷掉,然后飞回与降落。他说,在任何情况下,我们决不能带回油箱降落。

  简令结束后,我们于十时三十分起飞,我们在距离目标以西一英里时,开始下降,小队长用无线电指示:“现在投掷……”,我们投掷了细菌油箱,即开始上升。当我们飞达九千英尺时,便重新编成战斗队形,进入飞回基地的航线。降落后,小队又集合在大队汇报室内,大队情报官主持我们的汇报。

  我在这次飞行以后,又执行了三次细菌战任务,我的第二次细菌战任务约在十月十五日。这次任务的时间犹如其他任务一样,仍在白天,大约在中午。我们小队这回的目标是位于海州西南约二十五至三十英里的一丛茅屋处,这也是一个部队集中区与供应区。这个村庄位于一条自东向西的公路旁。

  我的第三次细菌战任务是在十月二十日。我们小队的目标是位于第二次任务的目标以东约五英里处。该地区的地形是多山。

  我最后一次细菌战任务约在十月二十六日。我们小队这回的目标是一条自东北向西南的公路旁的一个村庄。我们从东北方向向它袭击,这村庄位于海州东北约三十至四十英里处。

  我在第十八大队共执行了四次细菌战任务,每次投掷两只贮有液体的细菌油箱。所有四次细菌战任务中所进行的程序是一样的。

  一般说来,驾驶员们很少从道德的观点出发谈论他们的细菌战任务。即使并不是多数,但至少有一些人也认识到细菌武器是一种多么残忍与不人道的武器,一想到这种武器如果被用来对付他们自己的家庭,当然觉得可怕。然而对于大多数的驾驶员来说,战争以及使用这种武器的后果,乃是一种与个人无关的事。他们是看不到他们所犯罪行的后果的。只有在我被俘并有机会亲眼看到中朝人民之后,我才开始意识这种不人道的战术的严重性及其后果。对于我参加了细菌战一事,我深感遗憾,并肯定地希望这种武器与一切类似的武器被禁止使用。现在我认识到我永远不能从我的记忆中拭去我在朝鲜对中朝人民所犯下的罪行。

                华伦·华·勒尔(签名)
                美国空军少尉
                军号AO-2223287
                第六十七战术侦察大队第四十五
                战术侦察中队
               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五日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3年11月22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