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插入“白虎团”的心脏——访志愿军战斗英雄黄在渔

  新华网9月29日专电
  新华社记者张宝印  新华社通讯员王永国
  
  沈阳。秋日阳光洒满幽静的院落。在这里,我们见到了当年志愿军“奇袭白虎团”战斗的历史见证人、沈阳军区原副参谋长黄在渔。老将军谈起当年的“奇袭”战斗,思绪飞扬——

  “那是1953年7月,当时抗美援朝战争即将结束。我所在的609团是师里的第一梯队,任务是突破驻守在直木洞、栗洞等高地一线的韩军首都师第一团的坚固防御阵地。我们二营担任穿插任务,迂回到敌后战斗,切断敌人的退路,配合我正面主力部队歼灭敌人。607团的侦察排由副排长杨育才带队,配合我们营的穿插行动。

  “韩军首都师第一团是李承晚的嫡系部队,全部美式装备,团旗上画着一只白色的老虎头,因此,叫‘白虎团’ 。我当时是2营6连7班班长,一听说要打‘白虎团’,大家情绪来了。我带领全班找到连领导,坚决要求担任尖刀班任务。

  “7月13日晚11时40分,上级下达了出发命令。当时阴云密布,雨水涟涟,天黑得连我们左臂上系的白毛巾都看不清。我们尖刀班来到敌人的380高地前沿,就遭遇到敌人增援的车队。我把全班分成三个战斗小组,分工两人负责对付敌人的一辆汽车。

  “我们迅速在公路边埋伏好,将先头几辆放过去,中间的几辆过来的时候,我端起冲锋枪,瞄准一辆车的驾驶室,高喊了一声‘打’!只见那辆车轮子一歪,一头栽到了路旁的沟里。这时,敌人的另外两辆车被其他的战友打中,歪在路边,车上的敌人乱成了一锅粥。

  “打了一阵子后,我考虑到身负穿插任务,立即带领战友们主动撤离,继续挺进。行进到二青洞时,听见公路左侧山沟里传来隆隆的炮声,我们判断是敌人在打炮,决定抄到敌阵地后面,突然袭击打它个稀巴烂。就在这时,前面敌人两辆坦克开了过来。指导员郭树昌命令我带领两名战士打坦克,他带领其余的战士打敌炮阵地。

  “那是我第一次打坦克,那家伙浑身是铁,横冲直撞,我对两个战友说,我打第一辆,你俩掩护。说完,我躬着身子,手握爆破筒,在离坦克三四米的时候,突然冲到坦克侧面,迅速把爆破筒插进坦克履带里,拉响了导火索,没想到,快速旋转的齿轮将爆破筒甩了出来,在地上嗤嗤冒烟。我再次抓起即将爆炸的爆破筒,斜着扔到了那辆坦克履带的前面,然后就地一滚,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坦克变成了一堆废钢铁。

  “敌人的第二辆坦克距离第一辆坦克大约50米,前面的坦克被炸了,后面的坦克吓得停了下来,车里的敌人架起高射机枪,朝第一辆坦克左右方向猛烈扫射。战士张树勤悄悄地摸到第二辆坦克背后,将一颗手榴弹甩到了坦克尾部的油箱上,油箱燃起了烈火。不一会儿,跟指导员打敌炮阵地的几名战友回来了,告诉我,他们缴获了敌人8门榴弹炮,杨育才带的侦察排已经捣毁了‘白虎团’的团部。大家听了非常振奋,忘了饥饿和疲劳,继续穿插搜索。

  “远处不时传来敌人的炮声。炮声就是命令!我们勇猛快速地接近新发现的敌炮阵地。敌人炮阵地设在一条山沟的平地上,共有4门24管火箭炮,对我正面进攻的志愿军部队构成巨大威胁。我们在敌阵地后面的山坡上,一边观察敌阵地,一边研究歼敌方案。

  “爬进敌人的铁丝网,偷袭!大家统一了意见。我带着一起打坦克的张树勤、马头保和另一名战友前去袭击,其他人掩护。在离敌人40米左右的时候,敌人发现了我们,子弹像雨点一样地扫射过来。

  “负责掩护的战友用重机枪,向敌人猛烈开火,把敌人的火力吸引了过去。趁着这个机会,我们三人迅速靠近铁丝网,顺着一条小水沟往里爬。铁丝网撕开了我们衣服后背,划伤了皮肉,可这个时候,大家什么也顾不上了,忍痛钻了过去。敌人发现我们已经钻进了铁丝网,向我们猛烈地射击。马头保中弹牺牲,张树勤和另一名战友腿部受伤,我的左臂中弹,不能动弹。

  “拼了!我把冲锋枪往右臂底下一夹,站起来朝敌人冲去,两名腿部受伤的战士不顾伤痛,趴在地上朝敌人更加猛烈地射击。敌人被我们的气势吓住了,撒腿逃命,但他们哪有我们的子弹跑得快,20多名敌人很快被消灭掉。后来,连队的其他战友赶来,全歼了阵地上的敌人。

  “我们圆满完成了穿插任务,配合主力痛歼了‘白虎团’,缴获了他们的团旗。如今,这面团旗收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由于我在这次战斗中完成任务出色,志愿军总部给我记了一等功,授予我‘二级战斗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我一级国旗勋章,我执行任务时用过的冲锋枪被朝鲜解放战争纪念馆收藏。”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新华网 2000年09月29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