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抗美援朝第一仗

  新华网北京9月27日专电
  新华社记者  陈辉

  抗美援朝战争50周年前夕,记者来到北京西山脚下一个绿色环绕的小院,访问了北京军区原政委刘振华将军,听将军回忆震惊世界的抗美援朝第一仗。

  当时任志愿军40军118师政治部主任的刘振华,如今已80高龄,但对那场大长中国人民志气的抗美援朝战争,将军却记忆犹新:

  1950年10月19日下午,鸭绿江畔风雨交加。当天晚上,118师通过安东鸭绿江大桥,奔赴抗美援朝战场。

  我们昼伏夜行,连续急行军,一日百里,向朝鲜的球场、德川、宁远地区开进。24日晚,路过朝鲜北镇郡以西的大榆洞时,遇上朝鲜人民军联络官。他告诉我们,中国的作战部就设在这里。于是,我们急令部队停止前进。

  师长邓岳、政委张玉华马上去见彭德怀司令员。见到自己的部队,彭总十分高兴。他指着军用地图说,据侦察, “联合国军”一部正向大榆洞扑来,当前局势十分严重。朝鲜人民军已没有固定的阵线,而敌人进攻速度很快,十分猖狂。

  接着,彭总命令:你们师今晚不要走得太远,要准备打个预期遭遇战,在温井以西布个口袋阵,相机歼灭一部分冒进之敌,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彭总最后说:你们一定要打好这一仗,我等着你们的胜利消息。

  按照彭总的命令,我们研究了作战的部署,要求所属各团在25日4时前占领阵地,布下口袋阵。

  我们师指挥所设在雨水洞以北483高地下边的一户独立人家中,我打电话给担任这次战斗主攻任务的354团政委陈耶,要他抓紧搞好战前动员。我对他说:“这是咱们出国的第一仗,打得好坏,直接影响到全军的士气,关系到军威、国威。所以,这第一仗一定要打好。”

  25日上午10时,354团团长褚传禹来电话报告: “敌人已进入我防地,我团是否出击?”

  师长命令:“马上出击!”

  我正准备到团里看看,还没迈出院门口,敌人的一梭子弹就扫了进来,幸亏我躲闪及时,没有伤着。

  “敌人约一个营和一个炮兵中队已进入我们的埋伏圈。 ”褚传禹又来电话急促地报告。

  “坚决消灭敌人!”师长大声命令。

  刹那间,在雨水洞和丰下洞1000多米宽的谷地里,枪声大作,炮火纷飞,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措手不及,30多辆汽车被切成三段,兵力来不及展开,火炮来不及卸架,就“报销”了。只有少数敌人慌忙跳下来,利用沟渠进行抵抗。

  我师官兵奋不顾身地扑向敌人,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将充当美军北犯“开路先锋”的李承晚军第6师2团3营和一个炮兵中队全部消灭,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当时我们还不知道,这就是40军抗美援朝的第一仗。

  当战士们押着成群的俘虏走过来时,我发现其中有3名美军顾问。通过翻译,我审讯了一个叫赖特斯的美军少校军官,这家伙忙从军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印有8国文字的投降书,毕恭毕敬地递了过来,连连表示:“只要你们不杀我,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们。”

  我向他说明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宽待俘虏的政策,他表示相信,并说,他被俘以后,给中国士兵钢笔和金表都不要,证明你们中国军队是很仁义的。接着,他供认“李承晚军这个先头部队是执行‘袭击金日成总部’任务的,但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中国军队,并当了俘虏。”

  首战告捷,全师官兵欢欣鼓舞,我们连续作战,当天夜里又同兄弟部队乘胜消灭了温井之敌,从而揭开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这一仗结束后,我们师荣获了志愿军司令部的通令嘉奖。后来,党中央和毛主席批准,把1950年10月25日,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纪念日。

  35年后,我任沈阳军区政委时,应邀率领一个前志愿军代表团访问朝鲜,受到了金日成主席的亲切接见。

  交谈中,金主席得知我是当年入朝作战的志愿军先锋部队成员,并参加过温井战斗时,非常高兴。我说:“当时我们得知金主席和彭德怀司令员在那里,所以,部队打得更加英勇。”

  金日成频频点头说:“是的,我当时就在大榆洞,和彭德怀同志在一起。当时的形势很严重,你们打得好,挡住了敌人。所以,我和全体朝鲜人民都非常感谢你们!”

  回顾往事,将军深有感触地说:“一个民族要有骨气和志气。当年我们的武器装备不如美军,但我们是正义战争,我们的士气超过了敌人。正是凭着民族的骨气和志气,我们战胜了强大的‘联合国军’。这种精神财富要世世代代相传下去!”

  告别将军时,我被客厅中的一幅对联所吸引:“丹心扶社稷,铁骨护山河”。这幅对联不仅表达了将军的心声,也是当年英雄的志愿军官兵的写照。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新华网 2000年09月27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