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云山的炮声

  新华网广州10月3日专电 
  新华社通讯员  张雪峰  新华社记者  刘建新

  初秋时节,内蒙古某演兵场。我军一支对传统火炮进行了现代化技术改造的奇兵劲旅——某部数字化炮兵部队,在辽阔的大草原上初露锋芒,一发发炮弹准确地落在“敌” 阵上,“战争之神”在现代化高技术战场大展神威。

  这支令人注目的炮兵部队,就是50年前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打响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出国第一仗的英雄部队。在云山作战中,他们和兄弟部队并肩战斗,打得敌人惊慌失措,全面溃逃,用隆隆的炮声奏响了胜利凯歌。

      “V”字布阵使  云山之敌成了瓮中之鳖

  1950年10月27日至31日,我军进行了云山外围阻击战,粉碎了敌人东援的企图,并从西北、东北、西南三个方向对云山之敌形成包围,夺取了有利地形,为总攻云山,准备了良好的冲击出发阵地。

  我志愿军先期入朝的部队,一没有空军、二没有坦克,唯一伴随步兵参战的就是少量的炮兵。志愿军司令部决定11月1日发起总攻时,将炮兵投入云山之战。

  残秋的寒风挟着黄叶在山谷间肆虐。夜幕中,步兵和炮兵的汽车、火炮、衔枚疾走的骡马组成一个逶迤长阵,向云山方向快速行进。突然,远处传来马达声,4架美军B——15野马轰炸机盘旋而至,胡乱扔下炸弹,又朝东南方向飞去。

  就在我对云山之敌进行合围之时,云山的敌情发生了变化,由于李承晚军第一师遭我坚决抵抗,前进受阻,美骑兵第一师受命向云山、龙山洞地区推进,替换李承晚军第一师。

  美骑兵第一师成立于独立战争时期,二战中改为步兵师,为了保持其传统,仍沿用骑兵师的番号,并在全师的汽车、坦克和士兵的臂章印有马头的标记。全师装备机械化,有“美国在太平洋的拳头”的称号。

  狭路相逢勇者胜。此时的云山已是战云密布。

      云山的炮声,为来犯之敌敲响了丧钟

  11月1日清晨,云山笼罩在浓重的雾气中。上午10时,晨雾渐散,眼前的一切清晰起来。志愿军某炮兵师师长文击举起望远镜向敌人阵地望去,只见阵地上敌人来回走动,没有一丝发现被我军包围的迹象。

  16时40分,我炮兵开始炮火准备。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炮弹疾风暴雨般倾泻在敌人阵地上,剧烈的爆炸声震荡着山谷。顿时,敌军阵地上火光冲天,硝烟弥漫,美军第一次尝到了志愿军炮弹的厉害。“好呀,好呀,我们的炮弹在敌人堆里开了花了。”前沿步兵从电话里传来兴奋的喊声。

  骄横的美军挨了一顿打之后,并不甘心,稍作喘息,马上组织反击。敌人的炮火虽然猛烈,但却不知我炮兵的阵地方位,只是一阵乱射。接着,敌人步兵在坦克的带领下开始向前冲击。由于敌人全是机械化装备,很快就冲到我某炮团一营阵地前沿,我步兵几次冲锋,都没能阻住敌人。紧急关头,我炮兵某营果断地集中所有火炮对着冲上来的敌人猛轰。顿时,山摇地动,浓烟滚滚。“冲啊!” 我步兵乘胜发起冲击,喊杀声在山谷间震荡,敌人丢下成片的尸体和一辆辆汽车、坦克,争相逃命。

  在猛烈的炮火的掩护下,我步兵灵活地从敌军间隙直插云山,一直冲到美军第3营指挥所,突然间吹响了冲锋号,打得美军措手不及。勇士们沿着三滩川东崖向云山攻击时,在一片开阔地缴获了4架敌机。

  激战至次日凌晨2时,我军攻占了云山。这时,云山城里的美军开始向南逃跑,我已埋伏在诸仁桥公路路口的部队,迅速把口袋扎死。已成惊弓之鸟的敌人,退路被断,更是乱作一团。李奇微的《朝鲜战史》一书记载了美军溃不成军的场面:“路上塞满了毁坏了的车辆、坦克和大炮,坦克乘员和步兵在慌乱中四散奔逃。”

      美骑兵第1师8团四面被围,噩运难逃

  为了摆脱美骑兵8团被全歼的命运,美军从博川方面前往增援,但当他们行至云山以南龙城洞至龙头洞之间的公路附近时,受到我炮兵火力的阻击。天空中,美军用飞机洒下倾盆大雨一样的汽油,然后发射燃烧弹,动用飞机、重炮向我阵地猛烈轰炸,地面上,敌人坦克配属步兵的冲锋一波接着一波。阵地上一片火海,整个山头都变成了焦土。

  战斗进行得异常艰苦。步兵战士在子弹打尽之后,就用枪托砸、刺刀挑,甚至用石头、牙齿与敌人搏斗。有的战士身上被汽油弹打着,就就冲进敌群,搂着敌人不放,和敌人一起烧死。炮兵战士在炮弹打完或火炮被毁后,就操起轻武器和敌人面对面地干。

  某团3连160人打到最后只剩下几十人,但他们仍然像一根钢钉钉在山头上,岿然不动。与此同时,向云山增援的李承晚军第8师的两个团也被我击溃。美救援部队被迫停止救援行动。最后,一架美军联络机向美骑兵第1师8团3营空投了一个通知,命令他们在夜色的掩护下撤退。

  2日至3日,美骑兵第1师8团3营在飞机、坦克支援下,拼命突围。敌人再次组织进攻时,变换了花样,他们不再拥挤在一起,而是疏散队形,三五成群地分车向前跃进。敌变我变,我炮兵趁敌人下车集结之际,配合步兵的猛烈反击,使敌人的进攻一再受挫,美军十多辆被炮弹击中的坦克冒着浓烟瘫痪在路边。战至3日夜,我军将被围之敌全部歼灭。

  我军首次以劣势装备歼灭了具有现代化装备的美骑兵第1师8团之大部,李承晚军1师第12团一部,毙伤俘敌2000余名,缴获飞机4架,击落飞机3架,击毁、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辆、各种火炮119门,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器张气焰。

  战后一名美军战俘对我军指战员说:“你们的炮火太厉害了,压得我们抬不起头来。”

  云山战役中,双方交战时间虽短,但留给现代战史研究家们的话题却经久不衰。一位美军记者叙述云山战斗时说:“美军被这锐利的攻势所震憾,他们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战斗,这是一场中国式的葬礼。”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新华网 2000年10月03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