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夺取战争的主动权

  新华网沈阳10月16日
  新华社记者王东明  张宝印

  沈阳军区原参谋长杨迪,抗美援朝战争中曾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参加了我志愿军统帅部的决策及战役指挥全过程,是抗美援朝许多战事的见证人之一。

  秋高气爽的9月,在杨迪家简朴的客厅里,我们见到了这位77岁的志愿军老战士。一提起抗美援朝的五次战役,他显得异常激动,谈兴甚浓。

  “在战争中谁掌握了主动权,谁就能够取得战争的胜利。志愿军入朝之初,‘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完全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我军处于极被动的局面。毛泽东主席和彭德怀司令员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发动了五次战役,迅速从麦克阿瑟手中夺取了战争的主动权,使‘联合国军’ 被迫退却,从鸭绿江一直退到‘三八线’以南。”杨迪侃侃而谈。

  杨迪介绍说,首批志愿军1950年10月19日晚跨过鸭绿江时,敌人已于当天白天进占了平壤,而且先头部队已进犯到了鸭绿江边。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果断地作出了采取运动战方式歼灭北进之敌的决策。10月25日,我40军120师360团在云山同向北开进的韩军第一师先头部队遭遇,经过暂短激战,将敌先头营大部歼灭。其他部队也在不同地段同美、韩北犯敌军接上火,给了韩军以歼灭性的打击,共歼敌1.5万多人。特别是39军在云山将美军骑兵1师第8团大部歼灭,并击溃了增援云山的美1师第5团,收复了清川江以北全部地区和清川江以南部分地区,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11月3日敌人退过清川江以南后,彭德怀司令员审时度势,乘我军意图和兵力尚未完全暴露,为保持下一步作战的主动权,于11月5日下令停止进攻追击敌人,结束了第一次战役。

  杨迪告诉我们,志愿军将敌人打退到清川江以南后,麦克阿瑟为了夺回战争的主动权,命令远东空军的1000多架飞机全部出动,对朝鲜北部和鸭绿江沿岸进行了半个月的狂轰滥炸,妄图夺回战争主动权和迅速取得胜利。当时,美第8集团军与第10集团军之间的间隙达80——100公里。麦克阿瑟认为,这中间的纵贯山脉是保障两军结合部的天然屏障,中国军队无法越过这些崎岖的山地。

  我志愿军抓住美第8集军与第10集团军之间留下的巨大间隙,采取了诱敌北进的战术,隐蔽地调整部署,克服一切困难,将第38军、第42军调至德川、宁远以北地区,引诱敌军进至我预定歼敌地区。1950年11月25日黄昏,我军向敌侧翼突然发动了二次战役,迅速包围歼灭韩军第7、第8师,将韩2军团击溃,随即下令第38军迅速向顺川、军隅里攻击前进,抢占三所里、龙源里,将美第8集团军2条主要后路截断。

  这侧后突然一击,把麦克阿瑟打得惊惶失措,他于11月28日命令所有的部队全部撤向“三八线”。于是,我西线各军先头部队即尾随敌人前进,主力于12月23日逼近“三八线”,朝鲜人民军1军团越过“三八线”,收复了延安半岛和瓮津半岛。

  杨迪回忆说,二次战役后,敌人退到“三八线”以南地区,构筑纵深防御阵地,企图阻止我军的进攻。美国政府则企图利用“三八线”为分界线,提出停战谈判的要求,以使部队争取喘息和整顿的时间,然后发动进攻,夺回战争的主动权。鉴于此,毛泽东主席根据政治军事上的需要,电令志愿军继续组织进攻战役,将战线推进到“三八线” 以南去。1950年12月31日黄昏,我军发起突破“ 三八线”的第三次战役。新上任的美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中将,为了避免他的前任所遭受的打击重演,决定放弃汉城并向汉江以南撤退。我军于1951年1月4日收复汉城。到1月8日,我军将退逃之敌驱逐至北纬37度线以南。

  谈到第四、第五次战役,杨迪回忆说,美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将退逃的美军和韩军稍事整顿,于1951年1月15日,向我军发动了试探性进攻。25日开始,全线向我发动了较大规模的进攻。我军调整了部署,在东线选择了敌人薄弱部和突出部,实施了第四次战役,向敌人发动横城反击战。敌人迅速向我军进行反扑,我军遂结束了第四次战役,转入机动防御。随后,我第9兵团南下参战,向敌人发动了第五次战役。至1951年6月,美国及其盟国政府都认识到不可能在朝鲜战胜中国人民志愿军,因此,被迫提出停战谈判。这以后,敌我两军正面相持对垒两年多。敌人完全处于被动,不得不于1953年7月27日在军事停战协定上签字。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新华网 2000年10月16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