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军号声声退顽敌

  新华网沈阳10月24日专电 (通讯员何刚  杨军强  记者张宝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陈列着一把志愿军战士的军号。那军号依然铮铮发亮,仿佛在诉说着昨天的故事--

  1951年新年前夕,志愿军在朝鲜东起东海岸,西至临津江200多公里的战线上,突破了敌人的“38度防线”。就在志愿军某部向汉城突进时,“联合国军”命令英军29旅皇家来复枪团占据釜谷里一线有利地形,企图迟滞我军行动,掩护其主力向南逃窜。

  担负南逃之敌阻击任务的志愿军347团钢铁七连经过一天的激战,打退了敌人无数次的进攻,伤亡十分严重,指导员张鼎和几个连排干部相继牺牲了。当敌人再次进攻时,连长厉凤堂身负重伤,被通信员强行背离战场。临行前,他吃力地把压在身下的手枪掏出来给司号员郑起,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郑起望着通信员背着连长下去,忽然感到肩上沉甸甸的:现在全连只剩下17个人了,我一个司号员指挥得了这场战斗吗?

  他把全连的6名共产党员召集到一个工事里,说:“ 我们的伤亡很大,能坚持战斗的人不断减少,而且与团主力的联系中断了。我们面临的困难非常严重,但我们都是共产党员,我们要像连长、指导员还有牺牲的英雄们那样坚守阵地,哪怕只剩下一个共产党员,也必须坚守……” 他重新布置了兵力,把现有的人编成3个战斗小组,分成三角形把守,自己在前面负责整个阵地的指挥。

  这时,敌人的迫击炮向这个高地猛烈地轰击,并连续发起了进攻,都被高地上的勇士们打退了。

  激战中,轻机枪手李家福的枪管被打坏了,接着有战士喊道:“没有子弹了!”郑起向堑壕周围扫了一眼,发现防御阵地前沿有许多敌人的尸体,心里暗自高兴起来:从敌人身上取子弹。他正琢磨着怎么通过敌人的封锁取到子弹时,李家福已熟练地把打坏的两挺机枪拼成一挺,举起来说:“司号员,你看,这不又是一挺好机枪吗?”

  郑起把到敌人尸体中间去取子弹的想法告诉了李家福,让他掩护,然后爬出堑壕,迅速地向前奔跑。他的出现,惹来敌人机枪的好一阵扫射。他赶紧蹲到就近的一个炮弹坑里,机灵地截断一根树枝挑起了自己的军帽。军帽一露出弹坑,敌人一阵密集的机枪射击,把帽子打得左右摇晃。他趁机一跃而起,从一具一具敌人尸体上搜集弹药,一下子抱回10条子弹袋和一大堆手榴弹。

  不一会儿,敌人又发动进攻了,炮击延续了半个小时,漫天的烟雾、尘土,小山上什么也看不清,又有4名战友牺牲了。

  到了黄昏,阵地上只有7个人,大家又渴又饿,弹药再一次严重短缺。郑起鼓励大家说,现在是战斗的关键时刻,我们已坚守了一整天,绝不能在最后的一刻让阵地丢失。就是拼剌刀,也要把敌人拼下去!

  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人数显然比前几次都要多。“ 皇家重坦克营”的6辆坦克打头阵,一排排步兵在昏暗的山坡上蠕动,摆开了决一死战的架势。

  敌人离前沿越来越近了,郑起一声令下,李家福手中的机枪喷出蓝色的火焰,其他战士把身边的手榴弹扔了出去……可是,不一会儿,战士们的子弹全部打光,轻重机枪都不响了。这时的郑起,多么希望能找到一件迎敌的武器呀。他的手摸到自己心爱的军号。他心想:我就是牺牲,也要让首长和战友们再听一听我的号声。

  “嘀嘀哒嘀嘀嘀……”郑起站在被打塌了的堑壕上,挺起胸膛,忍着伤口疼痛,用尽力气,吹起了冲锋号。

  嘹亮的号声在釜谷里上空震荡。就在这时,稀奇的事情出现了:眼看就要到达山顶的敌人,被这震撼人心的军号声迷惑了,吓住了,急忙掉转过头没命似的往山下跑。

  郑起一连吹了3遍冲锋号,敌人一直跑到山下。

  钢铁七连最后剩下的这些勇士,坚守阵地一天一夜,赢得了时间,使主力部队把“皇家来复枪团”和“皇家重坦克营”各一部,消灭在通往汉城的公路上。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新华网 2000年10月24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