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虎口探敌情

  1952年夏天,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乘飞机空中视察时,看到临津江岸边的一个无名高地被炸得光秃秃的,说:“这是什么无名高地,简直成了老秃山。” 从此,无名高地便有了“老秃山”的名字,“老秃山战役” 也震惊了世界。

  金秋十月,记者来到大连市,寻访了当年率部主攻“ 老秃山”的志愿军39军115师343团团长耍清川。他曾亲自深入敌后侦察,为老秃山战役最终胜利提供了准确的侦察结果。如今50年过去了,他讲起当年虎口探敌情的故事,仍充满豪气。他介绍说:

  1952年,我们在临津江两岸的阵地上同敌人对峙着。5月,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开始了所谓的“攻势防御”,我们针锋相对地与敌人展开了争夺、挤占缓冲区的战斗。

  “老秃山”在我阵地的前方,是缓冲区中的一个制高点,对我威胁很大。六七月间,我们团先后三次向它发动了较大规模的进攻,前两次一举夺占了高地,第三次却因为指挥不当致使战斗失利。

  早在第三次进攻之前,师里就决定让我们团下去休整。第三次进攻失利后,我找到师长说,我们撤下去前,一定要把无名高地夺回来。看到我的态度很坚决,师长同意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为了彻底查明敌情,我决定亲自带人深入到敌人的后面侦察。虽然这很冒险,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战斗的胜利,这个险值得冒!

  一个没有月光、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我带着一营营长姜玉清、师侦察参谋孙振冀乘夜暗出发了。我们每人掖上两颗手榴弹,一颗是给敌人预备的,另一颗是准备在万不得已时拉响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我们举步落脚轻巧,在草丛和小沟中摸索着前行。过河时脚底板轻轻地擦着河底,避免弄出任何声响。涉过驿谷川和一片沼泽地,又过了三条小河叉,终于在夜里10点多钟,到达了“老秃山”后侧的敌占346.6高地。

  天亮后我们用望远镜观察,500米外无名高地斜坡上敌人阵地上一切尽收眼底。新翻出来的鲜土堆在地洞口周围,有20多个用麻包垛起来的地堡分布在山凹间,其中一个比较突出,顶上竖着两根铁杆做的无线电天线,一定是敌人的指挥所。从敌人来往的运输车辆情况看,我判断敌人固守山头的兵力是一个加强连,根据这里的地形和掌握的敌情,一个新的战斗方案在我的头脑里渐渐明晰起来:把这个山头拿下来后,坚决固守,以其当饵儿来“钓鱼”,杀伤更多的敌人。

  整整一个上午,我们三个人全神贯注地观察敌人的情况,蚊子落在身上叮咬都感觉不到。下午松缓下来,才觉得痛痒难忍,打又不敢打,怕弄出响声。

  忽然,一只斑鸠飞落在我们隐蔽的树丛中,站在树上好象好奇地往下望,我们谁也没敢去惊动它。它时而飞走,时而又落下,翅膀发出扑扑噜噜的声音。这声音让我们的神经高度紧张起来。

  突然,营长姜玉清拉了我一下:“团长,你看,那两个家伙在朝我们这边望呢!”顺着他指的方向,我看到有两个敌兵在山脚下的道路上向这个方向张望。让我担心的是,离我和姜玉清20米开外负责警戒的孙振冀。我们之间谁也看不到谁,又不能大声说话联系,我担心他睡着了,一旦敌人从左边摸过来他发现不了,或者敌人还没发现我们他就提早开火,那可就槽了。不过还好,敌人始终没有发现什么破绽,也没有开枪试探。

  太阳渐渐西斜了,我们总算熬到了天黑,小心翼翼地按原路返回。走着走着,最前面的孙振冀突然跳了起来。原来,他踩到了一条毒蛇的头,毒蛇翘起尾巴缠到了他的腿上。还好他没有大叫,我们终于安全返回。

  正是因为这次的侦察结果,我们不仅全歼了美二师一个加强连250余人,并且击退了敌人以整营整连兵力的轮番进攻。回首往事,耍老豪气不减当年:“只要敌人再敢进犯,还让他们有来无回!”(刘国辉 王东明)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新华网 2000年11月08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