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韩德彩:鸭绿江上空那经典一幕

  费席尔终于见到了他数十年前的对手。两位已互不相识的老人自然地握手、拥抱,谈起了那一段血与火的历史… …

  1953年4月7日下午4时,朝鲜战场。

  不满19岁的年轻飞行员韩德彩驾驶着已涂上4颗红星战绩的飞机作战归来,在机场上空隐蔽盘旋,实施反“ 猎航”。

  当时,美远东空军的作战飞机已超过了1500架,其中最先进的F-86达320多架。为了拦截志愿军空军对其轰炸机的攻击,他们在加大护航力度的同时,还特别从第5航空队挑选了一批飞过一两千小时的王牌飞行员,组成“猎航组”,干些偷偷摸摸的勾当——隐藏在万米高空或潜伏在志愿军机场附近山区的低空,乘志愿军空军飞机在起飞或降落时速度减小、高度降低,无法实施机动飞行的间隙,实施偷袭。已有好几支部队吃过这批“空中小偷”的亏。

  韩德彩的飞机油量警告灯亮了,地面通报:没有敌机,可以着陆。于是,他放下减速板,与长机张牛科保持着400-600米的距离,从3000米一直下降到400米,离山头只有100米的高度。突然,耳机中传来地面指挥员的惊呼:“快拉起来!敌机向你开炮了!” 他迅速向右压杆,将飞机翻过来向右后方看,没有敌机。再向左压,还是没有。

  突然,左下方出现两架敌机!一前一后,正急速向左转,看清了,是F-86!

  前面的敌机直冲张牛科而去,枪口连闪,张牛科的飞机顿时冒出了一股白烟,主机中弹了!

  顽强的张牛科不肯跳伞,向左拉上升急转。敌人咬住不放。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韩德彩猛拉机头,追上了敌机。距离越来越近,600米,已构成了射击的条件,但为了防止误伤主机,韩德彩没有开炮。此时,敌机发现了后面的威胁,放弃了对张牛科的攻击,下转弯逃去。机灵的韩德彩没有轻率追击。他心里明白,目前的高度只有800米,下面是400多米高的山,紧追下去很可能会撞山。狡猾的敌人是企图利用F-86的水平机动优势金蝉脱壳。

  韩德彩轻轻一带机头,保持着位置优势。敌机见计不灵,急忙向右一转,接着向左反转……韩德彩紧咬不放,瞄准具渐渐套住敌机。老道的敌机迅速右转,韩德彩如影随形,瞄准具再一次套住敌机,活动光环往后一缩,开炮了。

  80多发炮弹全部击中敌机左机翼与机尾之间,敌机登时起火。韩德彩眼看着敌机飞行员跳伞逃命。

  当年那名跳伞的飞行员正是费席尔——那时,他已是远东空军中有名的“双料王牌飞行员”,有着击落10架飞机的显赫战绩。

  从中国战俘营回到美国空军,一直到退役,费席尔对于这次空战始终耿耿于怀:志愿军那架飞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又是怎样将自己击落的?直到1997年,已是商人的费席尔终于在上海见到了昔日的对手,揭开了那个困挠他44年的“迷”。

  从放牛娃到击落美国双料王牌飞行员,从陆军战士到空军中将,韩德彩的一生都是费席尔无法理解的奇迹。

  据说,费席尔被击落后,很不服气,要求见见他的对手。当志愿军空军领导拍着脸上稚气未脱的韩德彩的肩膀告诉他,这位19岁的小伙子就是击落他的中国飞行员时,费席尔双肩一耸,摇着脑袋说:“对不起,长官先生,我不愿意开这种玩笑。”

  当费席尔不得不接受这一事实时,目瞪口呆地问韩德彩:“那——他们会给你多少佣金呢?”

  韩德彩一伸手指;“五万万!”

  “美金?“

  “五万万颗人民的心!”

  这回答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声音。我们年轻的志愿军空军,面临着强大的敌人,有谁不是凭着一腔为国为民的热血而搏击长空呢?“五万万颗人民的心”实实在在:是五万万人民把他们的优秀儿女送上朝鲜战场,是五万万人民共同掀起了捐款购买武器的热潮。截至1952年5月,全国人民的捐款,可购买3710架战斗机。一架架写着 “工人号”、“农民号”乃至豫剧演员常香玉名字的飞机,在志愿军空军飞行员们的驾驶下,征战在异国的长空。

  对于刚刚从战争的废墟上站起来的中国人民,这难道不是给他们最高价的“佣金”吗?

  如今,已从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岗位上离休的韩德彩,还是离不开他驰聘了大半辈子的蓝天,在南京航空联谊会担任起了名誉主席。 时过境迁,蓝天上的硝烟已褪,无情的岁月也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印迹,而韩老的心,依旧像蓝天一样清澈、明亮、宽广……(孙茂庆  徐壮志)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新华网 2000年11月08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