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难忘上甘岭——访崔建功将军

  “作为共和国的一名老军人,我打过许多仗,最难忘的是上甘岭。”纪念抗美援朝战争50周年前夕,85岁的崔建功将军坐在轮椅上,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讲述那次举世闻名的战役。

   1935年参加红军的崔建功,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某师师长,离休前曾任原昆明军区参谋长。当时,他们师担负上甘岭战役主要作战任务。崔建功摊开一幅当年的军事地图向记者介绍说,上甘岭位于五圣山的南面,两侧各有个小山头,加起来只有3.7平方公里。它们互为犄角,是五圣山前沿的重要支撑点。著名的上甘岭战役,就发生在这两个山头上。

   崔建功回忆说,1952年秋,敌人经我五个战役的连续打击,伤亡惨重,进退两难,加之正值联合国大会召开和美国大选,其统治集团内部矛盾重重,人民反战情绪高涨。美国为扭转不利形势,摆脱困境,同时也为在停战谈判中向中朝军队施加压力,扬言要“让枪炮说话”,突然向我上甘岭阵地发动猛烈进攻。敌人的企图是:首先攻占我上甘岭两高地,进而夺取五圣山,改变防御态势,为尔后进攻平康以北地区创造条件。我方的决心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让敌人从“让枪炮说话”转到“让人说话” 。

   1952年10月14日凌晨,敌人的“金化攻势” 开始了,这是一年来“联合国军”向我志愿军主要防线发动的一次最猛烈的进攻。数百门大炮把30万余发炮弹倾泄在我阵地上,硝烟、碎石、尘土交织成黑色雾障。在坦克、飞机、大炮的掩护下,美7师、伪2师、伪9师、阿比西尼亚营、哥伦比亚营等,分6路向我上甘岭高地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尽管敌人兵力比我们多,装备比我们好,但我们打得是正义战争,官兵们崇高的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是敌人无法比的。我志愿军官兵气贯长虹,在上甘岭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

   “战士们打得非常勇敢、顽强。”崔健功点燃一支烟,思绪又回到当年硝烟弥漫的战场——

   坚守上甘岭前沿阵地的官兵,面对十倍于我的敌人的轮番进攻,巧妙地利用地形地物,以步兵火器与敌顽强战斗,连续打退敌人30多次冲击。机枪手陈治国,在机枪工事被打坏的情况下,毅然用自己的双肩代替射击台,让副班长射击,不幸中弹牺牲。排长孙战元身负重伤,仍顽强强地用两挺机枪向敌人扫射。子弹打完了,敌人拥上阵地,孙战元紧握一颗手雷,拉开导火索,扑向敌群,与敌人同归于尽……

   战斗进行得异常残酷。崔建功回忆说,白天,敌人以猛烈的炮火狂轰滥炸,疯狂进攻,占领阵地;夜晚,我方组织战术反击,打敌措手不及,恢复表面阵地。连续的阵地争夺战,部队伤亡很大。军长秦基伟在电话中给我下命令:“守不住阵地,你就别回来见我。”我当即表示:“ 打剩下一个营我当营长,打剩下一个连我当连长。”到后来,我将师部的勤杂人员全拉上去了,连警卫员也上去了。

   崔建功动情地说:“战斗中,官兵们所展示的有我无敌,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真是惊天地、泣鬼神!”部队向2号阵地攻击,遭敌地堡火力拦阻,副排长欧阳代炎冲上前去炸敌地堡。他机智勇敢地绕到敌火力点侧面,将手雷投入地堡。激战中,欧阳代炎负伤,不能行动,敌人不断向我反冲击。当他看到十几个敌人快要冲上阵地时,猛然爬起扑向敌群,拉响最后一颗手雷。苗族战士龙世昌,连续爆破了两个敌地堡。第三次爆破时,他将爆破筒塞了进地堡,敌人拼命往外推,他就用胸部顶着爆破筒将敌地堡炸毁。尤其是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在连队进攻受阻的关键时刻,他挺身而出,毅然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敌人的机枪射孔,谱写了一曲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壮歌。

   崔建功兴奋地说,7天7夜的反复争夺,我顶住敌人的狂轰滥炸和轮番攻击,坚守阵地,以伤亡3200余人的代价,毙伤敌7100多人。据一位西方记者报道,“ 一个美军连长点名,在下面回答‘到’的只有一名上士和一名列兵”。

   为了保存实力,上级命令我们坚守坑道斗争,消耗敌人,疲惫敌人,拖住敌人,为决定性反击争取时间。崔建功翻阅着战斗日记回忆说。坑道斗争是上甘岭作战封锁与反封锁、破坏与反破坏、围攻与反围攻的独有特点。敌人采取各种毒辣手段破坏我坑道,用炸药包炸、用喷火器烧、用铁丝网围、用土石块堵、用毒气熏,妄图切断我坑道部队与后方的联络和供应。敌人的残酷破坏和围攻,使我坚守坑道的部队每时每刻都经受着严峻考验,忍受着难以想象的折磨。当时,坑道外气温已降至摄氏零度以下,坑道内穿单衣还冒热汗。炮击的震动使坑道内点不着灯。坑道缺水,伤员缺医少药,硝烟、血腥、屎尿和汗臭味,空气污浊得令人窒息。尽管如此,大家始终保持着坚定信念:阵地决不能丢失,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在上甘岭坑道里,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渴。因为没有水,指战员们炒面和饼干咽不下去,渴极了就喝尿,或者趴在坑道壁上舔石头上的潮气。到后来,有的坑道派人出去抢水,要冒很大的伤亡,常常水没抢回来人却牺牲了。

   尽管坑道的斗争极其残酷,官兵们始终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他们以各种手段袭扰迷惑敌人。有时往外丢石头,或丢罐头盒、废铁桶,造成敌人错觉,让其惊恐不安,盲目射击;有时组织以班、组兵力的小规模袭击,打敌措手不及;有时开展小部队出击,配合坑道外部队实施小型反击。某团8连原是刘、邓首长的警卫连。在反击作战中,8连歼敌500余人。转入坑道作战时,全连仅剩下21人。敌人两个连队轮番向8连的坑道围攻,全连在连长李保成的带领下,用机枪扫,用手榴弹炸,前赴后继,血战坑道口,歼敌128人。

   艰苦卓著的坑道斗争,为我军大反击争得了宝贵的时间。10月底,我军开始对上甘岭实施大反击,坑道部队里应外合,连续作战,敌“金化攻势”被彻底粉碎。我志愿军先后打退敌人900次的进攻,歼敌25400多人。上甘岭成为美国为首盟军的“伤心岭”,美军不得不悲哀地宣布:“到此为止,联军在三角形山上(上甘岭)是打败了。”

   崔建功深情地说:“上甘岭战役已过去快50年了,但志愿军将士所创造的英雄业绩,已经无愧地载入了世界战争史册,也永远镌刻在人们心中。”(李石元)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新华网 2000年11月08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