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热爱和平

      从战场到谈判桌:山姆大叔认输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战场上取得的重大胜利为和平谈判奠定了基础。1951年1月11日,联合国朝鲜停火三人委员会紧急提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五步方案,即立即实现停火;举行一次政治会议以安排恢复和平所应采取的进一步措施;外国军队分阶段撤出朝鲜,并采取措施以实现联合国关于在朝鲜建立统一政府的决议;在实现第三条步骤之前,制定出管理朝鲜和确保朝鲜和平与安全的临时性办法;由美国、英国、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国代表举行会议讨论远东问题,其中包括台湾问题和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

  中共中央与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共同探讨了这一方案。认为这一方案的最大弱点在于,一旦承认此方案,就等于承认联合国有权依据它所定的原则在朝鲜建立统一政府,承认联合国有权暂时管理朝鲜。这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就没有存在的合法性了。1月17日,周恩来致电联合国,指出:"先停战后谈判的原则,只便利于美国维持侵略和扩大侵略,决不能导致真正的和平,因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不能予以同意。"电报建议,必须在同意撤退一切外国军队和朝鲜内政由朝鲜人民自己解决的基础上,再谈判结束朝鲜战争和美国撒出台湾海峡等问题。

  1951年6月12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得到通报说,美国前驻苏联大使凯南5月31日曾以私人身份会见了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拐弯抹角地表示美国希望在联合国或是以其他方式与中国方面谈判结束朝鲜战争的办法。为商定谈判的指导方针,金日成来到北京同毛泽东进行会谈,提出倾向赞成停战谈判的意见。

  6月13日,毛泽东经过反复考虑,提出了进行停战谈判的步骤与方案:1、等待敌方首先提出停战谈判,以保持政治上的主动;2、最好由苏联政府根据凯南的声明向美国政府试探停战问题;停战条件为恢复"三八线"边界;从北朝鲜和南朝鲜划出一条不宽的地带作为中立区,绝不允许中立区只从北朝鲜领土中划出的情况发生;4、坚守现有防线,充分准备持久作战,争取和谈,达到结束战争;5、向前线调动空军。

  毛泽东的这一安排为和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和谈由此开始。

  经过整整两年的时间,经过所有反对战争、要求和平的人们的共同努力,经过中朝两国军队的浴血奋战,通过战场上的打与会场上的谈紧密配合,边打边谈、以打促谈,从而最终敲开了板门店停战协定签字厅的大门。

  1953年7月26日下午4时,谈判双方联络官会议同意公布停战协定签字的日期与签字方式。中朝代表团当日发表公告:朝鲜停战协定已由谈判双方完全达成协议,双方定于7月27日朝鲜时间上午10时,在朝鲜板门店由我方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大将与对方代表团首席代表哈里逊中将先行签字,然后送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元帅及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与"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上将分别签字。

  7月26日夜,板门店灯光通明,100多名中、朝两国工人经过通宵达旦的施工,一座具有朝鲜民族风格的飞檐斗 的凸字形建筑--停战协定签字大厅建成了。大厅正面朝南,凸字形突出部分位于北方。7月27日上午9时,专程前来采访停战谈判的世界各地200多名记者抵达板门店,当他们看到这座一夜之间奇迹般冒出的大厅时,不少人翘起了大拇指称赞说:共产党办事效率真高。

  大厅内使用面积约1000多平方米。所有与双方代表团有关的设置和用品都是对称的、平等的。大厅正中向北并列着两张长方形的会议桌,为双方首席代表签字桌。会议桌中间是一张方桌,供置放双方签字文本;届时方桌两侧双方将各有两位助签人。桌上都铺着绿色台呢。两边的会议桌上立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旗,东边的会议桌上立着联合国国旗。大厅西边的长条木凳是中朝方面人员的席位,东边的长条木凳是"联合国军"方面人员的席位。大厅北面凸字部分是新闻记者的活动区域。

  那张方桌上摆着朝鲜停战协定及附件的文本,有朝文、中文、英文共18本,其中中朝方面准备的9本用深棕色皮面装帧,对方准备的9本封面印有联合国的徽记,蓝色。3种文字均经双方核定,一字不差。待完成正式签字后,双方将各保存一份(中、朝、英文3本),另一份(中、朝、英文3本)由军事停战委员会保存。

  1953年7月27月9时30分,中朝方面和对方各有8名佩带袖章的安全军官分别步入大厅西部和东部的四周担任警卫。随后,双方出席签字仪式的人员分别由指定的东西两门入厅就座。

  10时整,大厅里一片寂静,朝中代表团首席代表与"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从大厅南门进入大厅,分别在签字桌前就座。两位首席代表在本方助签人协助下,在已方准备的9本停战协定上签字,之后由助签人同时交换文本,再在对方交来的9本停战协定上签字。之后规定由助签人员把9本停战协定带回去尽快交已方司令官签字。两位首席代表各在10分钟之内在18个文本上签了字。事先已商定,双方首席代表签字的时间即作为停战协定签字之时间。签字仪式于上午10时10分结束。

  当晚10时,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元帅于平壤首相府,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7月28日上午9时30分,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于朝鲜开城来凤庄志愿军代表团会议室,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

  7月27日,"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陆军上将马克·克拉克于汶山的帐篷里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克拉克后来回忆朝鲜战争的情况时说:"1952年5月,我受命为'联合国军'统帅……15个月以后,我签订了一项停战协定……那个不幸半岛上的战争,对我来说这亦表示我40年戎马生涯的结束。它是我军事经历最高的一个职位,但是它没有光荣。在执行我政府的训令中,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和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和李奇微两位将军一定具有同感。"

  根据协定,双方控制下的一切武装力量,包括陆、海、空军的一切部队与人员,于双方代表团首席代表签订协定后12小时起,即7月27日朝鲜时间22时起,完全停止一切敌对行为,而停战协定和附件及其临时补充协议的一切其它条款亦一律于停火的同时开始生效。一切军事力量、供应和装备将于停战协定生效后72小时内从非军事区撒出。

  当日,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向朝鲜人民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布停战命令:"自1953年7月27日22时起,即停战协定签字后的12小时起,全线完全停火。"

      热爱和平的正义之师

  中国人民志愿军所进行的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正义斗争,志愿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一支有着国际主义精神、热爱和平的正义之师。

  志愿军入朝后,亲眼目睹了朝鲜人民所遭受的灾难和对敌进行的顽强斗争,从而激发了广大指战员热爱和平和国际主义的精神。他们和朝鲜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同仇敌忾,英勇杀敌,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伟大的自我牺牲精神,创造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同时,在遵守纪律、维护朝鲜人民的利益方面,也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当时,朝鲜人民的生活极端艰苦,战争情况极为紧张,志愿军在行军和战斗中做到了借物送还、损坏赔偿,尽一切可能减少群众的负担。冬季行军,战士每人负重六七十斤,到达宿营地已十分疲劳,但仍尽量不住民房,经常在山坡上或雪地里露营。借住民房时,注意保持清洁卫生,进屋脱鞋,帮助房东打柴、担水、割草、喂牛、推磨、起粪、打扫院子,临走时进行检查,并向群众告别道谢。一路上互相监督,不踏毁庄稼,并在地边插上"禁止通行"的木牌。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用中朝两国文字写好贴在墙上,以便群众监督。有的单位在房东的箱柜上贴上"原封不动"的封条,做到秋毫无犯。1951年金城阻击战中,洪水冲断桥梁,物资供应困难,战士每天只分到半斤粮食。这时当地群众都搬走了,满地是将要成熟的庄稼,战士们没有一个去动它。在和朝鲜人民往来中,强调待人和气,敬老爱幼,尊重妇女,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群众从这些行动中看出志愿军是朝鲜人民的真正朋友。

  1950年美军北侵时,朝鲜人民遭受空前洗劫,田地荒芜。1951年夏,朝鲜雨水成灾,秋收大歉。因此1952年入春以来,各地普遍春荒。但是,朝鲜人民在劳动党和朝鲜政府的领导下,没有向困难低头。没有粮食,他们就找能吃的树皮、草根、野菜充饥,并积极展开生产自救运动。这种顽强不屈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志愿军将士。为了帮助朝鲜人民渡过难关,志愿军普遍开展了每人每日节约一两米的救灾运动,提出了"部队驻地不饿死一个人"的口号。很多干部、战士自己吃稀饭或把一日三顿饭改成两顿饭,有的还节省津贴,捐献了许多衣物、用品,交给当地朝鲜政府。战争期间,全军约共捐出救济粮1000万斤,衣服33.6万件,棉花13.37万斤,人民币2.2亿多元(解放初期货币)。

  志愿军渴望和平的国际主义精神,还突出地表现在不惜自己的生命,抢救遇难的朝鲜人民和物资财产方面。例如跳入冰洞抢救朝鲜儿童而光荣牺牲的罗盛教、史元厚;从烈火中抢救出朝鲜妇女自己却牺牲了的吕玉久、张明禄;冒着敌机空袭抢救了人民军伤员,又去抢救朝鲜老大娘而牺牲的王永维;在敌机袭击下抢救了11名朝鲜百姓而自己付出宝贵生命的朴正积等。据不完全,统计,在战争期间,志愿军抢救遇险的朝鲜人民3753人,抢修房屋1426间,抢救出粮食97.5万斤、衣物1.3万件。金日成元帅高度赞扬中国人民志愿军说:"我们朝鲜人民从参加朝鲜战争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战员身上,看到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领袖毛泽东同志所领导的光荣的人民中国的新儿女,看到了把朝鲜人民的艰难困苦当成自己的艰难困苦,并为克服这种艰难困苦而努力奋斗的崇高而纯洁的新型人物的真面貌。这种高贵的道德品质,不能不为朝中两国人民和所有尊重人类尊严的人们引为骄傲。"

  志愿军在战斗中,还大力帮助朝鲜人民进行各种生产建设。据统计,在战争中志愿军帮助朝鲜人民耕地约42.6余亩,播种4.7万亩,插秧14.7万亩,开荒6327亩。

  志愿军还帮助朝鲜人民积极进行各项建设工作。在战争期间,共约帮助修堤坝2226座,修水渠330多公里,掘井1167眼,修桥7565座,修盖房屋、学校等1.19万间,植树500余万棵。此外还在内地山区修了很多新的公路,并增修了铁路。被美机炸毁的朝鲜最大的见龙、泰川、南市等贮水池,也在志愿军的大力帮助下抢修恢复。

  在战争胜利以后的和平建设中,志愿军以更大的规模和高度的劳动热情,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取得了巨大成就。1954年3月29日,志愿军总部发出了《关于帮助朝鲜人民进行恢复与重建工作的指示》,要求各部队抽调大批人力、物力、财力支援当地政府和人民恢复生产,重建家园,夜以继日地建设一个新朝鲜。这个指示还具体规定,在不影响正常训练、执勤、备战的前提下,连队应有70%的人员、机关应有20%至40%的人员,每年帮助朝鲜人民劳动不得少于7个劳动日。

  志愿军后勤部门从全军口粮中拨出50万公斤粮食救济朝鲜人民;西线指挥部队派出100多辆汽车帮助地方政府,10天内运输建筑材料60万公斤;志愿军铁道兵部队,在停战后立即全力投入帮助朝鲜人民修复铁路的工程,仅3个月就修整和新建线路7000多米、车站37处、桥梁308座,全长15000多米,使朝鲜北部迅速恢复了通车;志愿军工程兵部队更是能打敢拼,一批批开往最要他们的地方……

  从出兵到撤兵,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的8年间,主要是战后的5年多时间内,共帮助朝鲜人民修建公共场所881座、民房45412间,恢复和新建大小桥梁4263座,修建堤坝4096条(全长近430公里)、大小水渠2295条(全长1200余公里)……为朝鲜从废墟上的崛起建立了殊勋。

  在战争年代里,朝鲜人民送给志愿军一件珍贵的礼物--罩在玻璃柜里的一束用各色丝线绣成的花朵。他们说:"这是14朵盛开的鲜花,代表朝鲜的14个道。我们知道,志愿军是伟大的国际主义的军队,是为了我们朝鲜人民的幸福,为了我们朝鲜人民的自由和独立而战斗的。那么,就让整个朝鲜都开满灿烂之花朵吧!"

      完成伟大使命撤军回国

  朝鲜停战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多次提出和平统一的建议,并主动采取了一些措施和步骤。1957年6月,当美国单方面宣布废除停战协定第13款卯项的时候,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就发表声明指出:"停战协定已经四年了,朝鲜仍然没有得到统一,朝鲜人民继续在国土上遭到分裂的不幸状态下受分裂,全朝鲜渴望分裂南北的人为的障碍能早日消除,并达成祖国的和平、统一。当前最紧急的问题是把一切外国军队撤出朝鲜全境,把停战导向巩固的和平,把南北兵力减少到最低限度,缓和紧张局势。"

  1958年2月5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再次发表声明,主张撤出在朝鲜的一切外国军队,实现全朝鲜的自由选举,同时提出,应当早日实现南北朝鲜之间的协商,以实现朝鲜的和平统一。声明中提出:"为了缓和朝鲜的紧张局势以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美军和包括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内的一切外国军队应当同时撤出南北朝鲜。为此,在朝鲜派有军队的国家应当迅速采取相应措施,把本国的军队立即撤出朝鲜。"声明还提出,在一切外国军队撤出南北朝鲜以后,在一定时期内,在中立国机构的监督下实行全朝鲜的自由选举,以实现朝鲜的和平统一。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声明,代表了朝鲜全民族的利益,反映了朝鲜人民渴望统一、消除分裂、实现和平统一的强烈愿望,是正义的呼声,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同情和支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为此而主动地采取了一系列重要措施,以推动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和进一步缓和远东紧张局势。中国人民志愿军早在1954年9月 至1955年10月的一年时间内,先后分3批主动从朝鲜撤出19个师的部队。1957年11月,毛泽东主席提出从朝鲜全部撤出志愿军的问题。他说:"鉴于朝鲜局势已经稳定,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使命已经基本完成,可以全部撤出朝鲜了。朝鲜人民可以完全依据自己的力量来解决内部事务。"朝鲜政府发表了一切外国军队撤离朝鲜的声明后,立即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响应。1958年2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发表声明,完全赞同和支持朝鲜政府的声明,同时将声明面交捷克斯洛伐克、瑞士、瑞典、波兰、美国等国驻华大使、代办,请他们转交本国政府,并请美国政府将中国政府的声明转交在朝鲜参加"联合国军"的其他各国政府。声明指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声明,是"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所作的又一次重大努力,这些建议不仅完全符合全朝鲜人民对和平统一祖国的深切愿望,而且也将为和缓远东紧张局势开辟新的现实的途径。中国政府完全赞同并全力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这一重大的和平倡议。"声明郑重表示"为了打开在朝鲜问题上的僵局,并且推动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和和缓远东的紧张局势,中国政府认为,一切外国军队应该定期撤出朝鲜;中国政府准备就中国人民志愿军从朝鲜撤出的问题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进行磋商"。声明同时要求美国政府和参加"联合国军"的其他各国政府同样采取措施,从南朝鲜撤出美国军队和其他一切外国军队。这一声明,再一次表明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谋求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真诚愿望,对于打开美国在朝鲜所造成的僵局,促进朝鲜的和平统一,以及缓和远东的紧张局势,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1958年2月14日,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邀请,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朝鲜,就中国人民志愿军从朝鲜撤出问题,同朝鲜政府进行磋商。这是中国政府为促进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支持朝鲜政府和平统一朝鲜,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一次重大之举。代表团成员有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外交部副部长张闻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粟裕,以及张彦、章文晋和驻朝鲜大使乔晓光等。代表团到达朝鲜平壤时,受到以金日成首相为首的朝鲜国家领导人、内阁各相、劳动党中央各部部长和平壤市各界人民的盛大欢迎。在欢迎仪式上,周恩来总理说:中朝两国是唇齿相依、安危与共的亲密邻邦。中朝两国人民之间这种建立在国际主义基础之上的、经过长期斗争和考验的友谊是永恒的,牢不可破的。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全力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提出的从朝鲜撤出一切外国军队和统一朝鲜的各项适时而重要的建议,并准备为实现这些建议作出积极的努力。

  在访问朝鲜期间,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国政府代表团,同以金日成首相为首的朝鲜政府代表团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就中国人民志愿军撤出朝鲜朝鲜问题达成了完全一致的意见。2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联合声明》发表。联合声明宣布:"中国政府本着一贯积极促进朝鲜问题和平解决的立场,除了在1958年2月7日的声明中完全支持朝鲜政府的各项建议外,现在同朝鲜政府协商后,又向中国人民志愿军提出了主动撤出朝鲜的建议。中国人民志愿军完全同意中国政府的建议,并且决定在1958年年底以前分批全部撤出朝鲜,第一批将在1958年4月30日以前撤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对于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这一决定表示同意,并且愿意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全部撤出朝鲜给予协助。"对此,"双方指出,从朝鲜全部撤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这一主动措施,再一次证明了中朝方面对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缓和远东紧张局势的诚意。现在正是严重考验美国和参加'联合国军'的其他国家的时刻。如果它们对于和平解决朝鲜问题有丝毫的诚意,它就应同样从朝鲜全部撤出它们的军队"。

  中朝两国政府联合声明发表以后,志愿军总部于2月20日发表了完全赞同并热烈支持中朝两国政府的声明,决定于1958年底以前全部撤出朝鲜。声明说:自从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950年10月25日进入朝鲜,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抵抗美帝国主义侵略以来,到现在已经7年零3个多月了。中国人民是热爱和平的,只是在美国政府发动侵略战争,同时又侵入我国领土台湾,而且无视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的一再警告,悍然越过"三八线",严重威胁我国安全的时候,中国人民忍无可忍,发动了伟大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运动,组成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开来朝鲜,配合朝鲜人民抵抗美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正义行动,一开始就受到中朝两国人民的热烈拥护和全力支持,受到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的深切同情和广泛支持。我们的斗争和努力,对于制止侵略、保卫和平作出了应有的贡献。这是中国人民的光荣,也是志愿军全体官兵的光荣。声明同时要求"美国和参加'联合国军'的其他各国,同样采取措施,毫不拖延地把自己的军队全部撤出南朝鲜,以利于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和远东紧张局势的和缓"。志愿军总部在发表声明的当天召开大会,副政治委员梁必业在会上详细阐述了中朝两国政府的联合声明和志愿军总部声明的内容,并就做好撤军工作向广大官兵提出要求。志愿军总部官兵代表在大会上一致表示:我们主动撤出朝鲜,是世界和平力量强大的表现。现在我们即将回国,我们同朝鲜人民和军队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们英雄的血流在朝鲜国土上,我们的烈士埋在朝鲜的土地上,这一切我们都不会忘记。如果美国侵略者把我们主动撤出看作软弱的表现,以为有机可乘,那么,他们必然会遭到更可耻的失败。

  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撤出朝鲜的声明,不仅得到中朝两国人民的热烈拥护,而且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重视和欢迎。各社会主义国家的报纸纷纷全文刊载了中朝两国政府的联合声明并作了高度评价,一致认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决定全部撤出朝鲜的主动措施,是对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缓和远东紧张局势作出的重大贡献,同时,敦促美国军队也应从南朝鲜全部撤走。亚洲国家的舆论,普遍欢迎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从朝鲜撤走的决定,认为这一决定"对促进朝鲜的统一和亚洲和平将起到很大作用。"就连美国侵朝战争中的主要盟国,也不能不承认中国人民志愿军决定从朝鲜撤出的主动措施,对缓和远东紧张局势的积极意义。美国的公正舆论也认为,中国采取从朝鲜撤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行动是"大胆地掌握了主动。"可是美国政府仍然拒绝撤走其侵略军队。因此,它受到了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共同遣责,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

  1958年10月17日,志愿军向人民军移防仪式在桧仓举行。志愿军司令员杨勇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民族保卫相金光侠大将,分别代表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民族保卫省签署了联合公报,两军交接工作顺利完成。(陈珍)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中国军网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