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飞机坦克

      “坦克上刺刀”支援步兵进攻

  在1951年夏秋季反击战中,志愿军装甲兵部队利用我方阵地相对稳定的有利形势,局部主动出击,充分发挥坦克火力机动性的优点,从远距离的间接瞄准射击,改为前沿近距离的直接瞄准射击,对敌阵地工事进行准确的毁灭性打击,为取得反击战的胜利立下了战功。

  1951年11月4日,为了促进停战谈判,志愿军在前线开始局部反击,坦克第1团以8辆坦克配属64军191师3个营的兵力,反击马良山之敌。马良山在九化里东北,与高旺山南北并立,为临津江西岸的重要制高点。敌军以付出2600人伤亡的代价攻占后,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和设施。64军为了出奇制胜,决定将坦克集中作用于主攻方向上,并大胆地用于前沿,“坦克上刺刀”直接支援步兵进攻。

  志愿军坦克于战斗发起前一日夜间,秘密进入距敌前沿约1000米的隐蔽工事,并进行严密的伪装。战斗发起后,坦克首先发炮,以突然猛烈的火力摧毁敌前沿阵地的明暗地堡等工事,尔后参加了地面炮兵群组织的第一次火力急袭。40分钟后,志愿军以部分炮火假延伸和步兵火力同时开火的手段,进行火力侦察。敌军误以为志愿军发起冲击,各种火器一起射击,暴露了残存和复活的火力点。此时,敌军纵深内的炮兵群开始向我方阵地还击,美军的飞机也不断对我阵地前沿和纵深展开了狂轰滥炸,投掷了几十枚汽油燃烧弹和炸弹,轰炸重点是我坦克和炮兵阵地。志愿军有5辆中型坦克和1辆重型坦克被烧着。勇敢的坦克兵不顾危险,炮长和装填手在车内继续射击,其他乘员迅速跳出车外救火,很快扑灭了大火,保住了坦克。

  经过4小时激战,志愿军全部占领了马良山,歼灭英军皇家苏格兰边防团主力500余人。同日,坦克第1团还以11辆坦克支援47军两个步兵团,进攻美骑兵第1师3个连防守的正洞西山,仅战斗三个小时,将敌全部歼灭。

  志愿军装甲兵首批入朝部队在胜利完成了1951年秋季反击战任务后,根据军委“轮番作战,锻炼部队”的指示,于1952年初开始陆续回国。同时,坦克3师5团、6团、坦克2师4团、坦克独立第1团及配属的炮兵团、高炮营、工兵营组成的第二批部队开进朝鲜。

  1952年夏天,为粉碎敌人可能发起的局部进攻,巩固志愿军阵地,主动打击和杀伤敌人,配合谈判,志愿军先敌发起反击战。装甲兵指挥所要求入朝的各坦克部队多出动坦克,配合步兵作战。装甲兵部队参加战斗的规模逐步扩大。但由于缺少空中掩护,仍然无法冲出前沿阵地,伴随步兵作战。1952年10月2日,坦克第5团配属65军194师522团,以8辆中型坦克、4辆重型坦克,支援步兵对西场里北和67高地之敌进攻。这是入朝后志愿军在一次战斗中使用坦克数量最多的一次。坦克在我方阵地内占领发射阵地,以火力支援步兵冲击,并协同步兵击退敌反冲击,巩固了既得工事,在6昼夜中与敌反复争夺,共摧毁地堡46个,击伤敌坦克22辆,共歼敌人2000余名。该团的高射炮兵还击毁一架敌机,取得了重大的战果。

      米格-15和F-86的较量

  1951年6月,朝鲜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战场上形成了边打边谈的复杂局面,敌我双方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地区。为配合谈判,侵朝美军空军也从主要支援地面作战转为主要轰炸朝鲜北方目标的空中阻滞作战。侵朝美军总司令李奇微要求美军空军“在此谈判期间,应采取行动以充分发挥空军威力的全部能力”。为此,从国内不断增调大量飞机进驻日本、朝鲜,侵朝美军空军增至19个联(大)队,作战飞机1400余架。

  8月18日,美军地面部队发动“夏季攻势”,美军空军开始执行以切断朝鲜北部交通线为目标的“绞杀战”计划,妄图彻底摧毁志愿军的后勤供应线。9月开始,美国空军集中轰炸破坏清川以南、平壤以北的铁路。在地图上这一地区的铁路近似于三角形,因此,这一地区铁路被称为“三角铁路”,总长180公里,是朝鲜北方的铁路咽喉。美军为完成这一计划,使出了“看家本领”,将大批最新式的F-86“佩刀”式喷气战机送到了朝鲜战场。中美双方在朝鲜上空展开了一场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战斗机的最高水平的较量。

  F-86是由美国著名的北方航空公司研制的美国第一种采用后掠翼的喷气战斗机,绰号“佩刀”,也是美国空军当时最先进的喷气战斗机。1945年5月开始设计,1947年进行试飞,1948年4月25日,F-86在一次试飞中曾超过音速,引起了全世界的震动。

  F-86有多种机型,其中投入朝鲜战场的就有A、D、E、F4种机型。F-86A是第一种生产型,为单座昼间战斗机,1949年5月开始交付部队使用。F-86D为全天候截击机,除换装推力更大的发动机外,机头上侧加装了搜索雷达,机身腹部装有可收放的火箭发射巢,内装有24枚71毫米火箭弹,该机1951年4月交付部队使用。F-86E是F-86A的改进型,除采用了全动平尾外,其他与A型相同。1950年12月底,米格-15出现在朝鲜战场后,美军将一个F-86A战斗机联队调入日本,这是“佩刀”式飞机首次参战。它的参战在初期确实曾给志愿军空军造成很大损失。而F-86F是F-86家族中性能最好的机型,由E型发展而来,换装了新型发动机,增装了低空轰炸系统计算机,翼展增大,可以说代表了美军战斗机的最高水平,被称之为“不可战胜的”。直到1950年11月底,美军为了对付志愿军的米格-15飞机,才将第一个F-86A战斗机联队(第4联队)送往朝鲜。

  但志愿军装备的米格-15也不是平凡之辈。它是由苏联著名的米高扬设计局研制的苏联第一代喷气式歼击机。苏联早在20年代就开始了燃气涡轮发动机的研究工作,但进展远远落后于英德两国。1945年5月,德国战败投降后,苏联缴获了大量有关喷气发动机的研究资料,由苏联卫国战争中两家最负盛名的歼击机设计集团雅科列夫设计局和米高扬-格列维奇设计局(简称“米格设计局”)同时展开研制,分别利用德国的喷气发动机和苏制飞机的机体,研制出雅克-15和米格-9喷气式歼击机。1046年4月24日,两种飞机同时作了首次试飞,通过了鉴定,开始批量生产,并装备苏联空军。这是苏联的第一批喷气式飞机。

  但由于发动机性能差,推力不足,飞机时速只有800公里,无法对付高速度的轰炸机。米格设计局随即按空军的要求开始研制更新型的喷气式歼击机,机型定为米格-15。此后不久,英国人的第一次“慷慨大方”导致了米格-15的诞生。苏联设法从英国进口了25台先进的“尼恩”和“德文特”离心式喷气。1947年6月,米格设计局使用一台“德文物”发动机制成了第一架米格-15原型机。苏联的克利莫夫发动机中心很快仿制出推力更大的“尼恩”发动机,定名为PⅡ-45,为米格-15的批量生产创造了条件。1948年底,米格-15开始大量装备苏联空军,最初集中部署在莫斯科周围,并迅速成为苏军的主力歼击机,主要用来对付美军的轰炸机。

  米格-15是战后第一代喷气式战机中的“佼佼者”。苏联专家吸收了德国技术,完善了后掠翼设计,并应用于米格-15。它采用了半硬壳式结构,为全金属(铝合金)机身,机翼为后掠中单翼,尾翼很大,带后掠角向后倾斜,水平尾翼高高装在垂尾上,成为米格-15的显著标志。武器系统为3门机炮,1门为37毫米口径的H-37型,2门为23毫米的HC-23KM型,均装在机头下部,备弹200发。机载设备有瞄准具、无线电台、无线电罗盘、高度表、信标接收机等。飞机翼展10.08米,机长10.10米,机高3.7米,空重36吨,最大平飞速度每小时1070公里,飞行高度1.55万米。

  米格-15的飞行性能在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中可以说“出类拔萃”,它的飞行速度、火力、机动性远远优于美国的F-80和F-84,只有美军的F-86堪与其比。它的37毫米机炮可轻松地击穿F-86的飞机装甲,虽然在水平盘旋、俯冲加速性和作战半径上不如F-86,但由于推重比大,爬升性能出众,在此方面压倒了美国的所有同类飞机,使它的垂直机动能力非常优异。所以米格-15和F-86的性能各有千秋。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志愿军空军在飞机数量处于绝对劣势,飞行员缺少作战经验的情况下,能够同世界上的第一空军强国相抗衡,可以说米格战斗机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它使中国空军在成立之初,装备技术水平就达到了世界一流。随着志愿军空战能力的提高,“佩刀”式飞机无疑便成为米格-15的下一个战利品。

  1951年9月,中国新组建的空军经过紧张训练,已的9个驱逐师和2个轰炸师可以参战。为了粉碎美国空军的“绞杀战”,经中央军委决定,空军以师为单位,采取由少到多、以老带新、先打弱敌再打强敌等稳妥办法,组织部队参战。志愿军空军开始进入以大批部队参战阶段。9月12日,最早以大队规模参战的空4师,全师55架战机同时开赴安东前线,首先投入了这场大规模的空中对抗。

  1951年9月25日,志愿军雷达发现美机5批112架以战斗机和战斗轰炸机编成的混合机群,向我新安州地区进犯。志愿军指挥所立即下令出击。空4师12团副团长李文模奉命率领16架米格-15战斗机,升空配合人民军与进犯美机机群展开一场200多架次的喷气机大空战。

  当李文模率编队飞至安州上空,突然与20多架美机遭遇,双方相距仅1000米,我机群已来不及区分兵力就投入战斗。一大队大队长李永泰率先带领本大队冲向左下方的8架F-84“雷电”战斗轰炸机,“雷电”发现米格机后,四散逃去,而另两批8架F-86战斗机却在此时从左、左后方袭来。李永泰迅速操纵飞机左转弯上升,准备战位反击。突然飞机一阵剧烈抖动,他回头一看,飞机机翼被敌机击中,而后面4架F-86正快速向他逼近,他猛地向右压杆蹬舵,大坡度向上急转弯,避开敌机的攻击。此时,僚机权太万驾机冲过来,以猛烈的炮火将敌机编队驱散,李永泰抓住战机,驾驶受伤的飞机顺势向一架美机扑去,用瞄准具将美机套住后,两次按动炮钮,却不见炮弹飞出。原来刚才飞机中弹后,军械系统被打坏,李永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美机从炮口前逃去。这时,又有4架F-86向李永泰飞过来,对他展开围攻。李永泰驾着受伤的战鹰,勇敢地与美机展开周旋,充分发挥米格机的优良性能,倏而半斤斗翻转上升,倏而大坡度盘旋下降,终于摆脱了美机的纠缠,在座舱盖被打碎的情况下,顽强地驾着中弹30余发、负伤56处的飞机安全返回了基地。李永泰虽然没有击落敌机,但他在飞机受损的情况下临危不惧、英勇顽强的气概却打动了参战的官兵,战友们给他起了个“空中坦克”的美称。在后来的战斗中,他先后击落了4架F-86飞机,终于报了这“一箭之仇”。

  就在李永泰、权太万与美机格斗时,担任掩护的5号机阵恒、6号机刘涌新也同一批企图偷袭李永泰的美机展开了厮杀,其中6号机刘涌新孤胆作战,与6架F-86飞机展开了殊死搏斗,他紧紧咬住一架,连续开炮将其击落。这是志愿军空军在朝鲜战场打下的第一架F-86,美国空军吹嘘的“佩刀神话”在刘涌新的炮声中破灭了。但刘涌新也在另外5架敌机的围攻中,终因寡不敌众,壮烈牺牲。

  这是志愿军飞行员第一次参加敌我双方200多架飞机的大规模激烈空战,他们表现出勇敢作战、不怕牺牲的精神,并在这场世界最高飞行技术水平的较量中,取得了战绩。

  此后两天,空4师又参加两次协同人民军与美机较大规模的机群作战,同美空军展开激战。美国远东空军的“绞杀战”计划,刚开始就遇到严重阻碍。美国第5航空队宣称:“这3天战斗是历史上最长最大的喷气式飞机战役,而且显示了共产党的飞机和飞行技术已经改进了。”10月2日,毛泽东主席看到空4师的战报后,欣然写下了“空4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

      志愿军的“空战之王”

  空4师打响了空中“反绞杀”的第一仗,在38天的作战中,共战斗出动29批508架次,共击落美机20架,击伤10架。从1951年10月起,志愿军空军先后有9个师18个团的歼击机和2个轰炸机师的部分部分陆续参战,参战飞机数量增至525架。

  1951年10月20日,已是副大队长的赵宝桐和空3师的战友们驾驶50架米格-15歼击机抵达安东前线机场,担任掩护泰川一带新建机场和平壤至安东一线交通运输的任务。空3师首先根据敌我双方的情况,制定了实战锻炼计划,请空4师和人民军的同志介绍美机的活动规律和特点,学习空中作战经验。随后由人民军空军带领,以大队和团编队的形式熟悉战区,训练战法。可战情紧急,仅仅半个月后,赵宝桐就参加了第一 次空战。

  11月4日上午10时,我空军地面雷达报告:敌机6批共128架,进犯我清川江、定州、博川等地区。地面指挥所命令7团升空迎敌。

  副团长孟进率22架战鹰,在人民军空军的掩护下跃入天空。地面指挥员及时通报着情况:“价川上空约5500米高度,F-84、F-80飞机20架”。

  初次参战的赵宝桐,此刻既紧张又兴奋。从飞机上望下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地面上清澈的清川江和被敌人炸毁的城镇和村庄。

  飞至朔州上空后,在师指挥所的引导下,飞机进入战斗队形,搜索前进。赵宝桐所在的大队在高空担任掩护。此时,敌机已窜至价川上空,孟进见敌情改变,令转向东南方向前进。可3大队却没有听到副团长左转弯的命令,在大队长牟敦康的率领下继续向南飞去。不久就到了顺川的上空。

  “注意,前面有敌机!”赵宝桐从耳机里听到大队长的声音。只见大约6公里外有十余架F-84战斗轰炸机,高度4000米,分为上下两层,正在向南飞行。牟敦康命令各机投下副油箱,加大速度爬高向敌机飞去。

  敌机近在眼前,共有24架。牟敦康迅速下令:“2中队掩护,1中队攻击!”并率先冲向敌机,赵宝桐和僚机紧随长机组跟了上去。

  敌机被志愿军的飞机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四散逃离。而赵宝桐因冲得太猛,一下子掉进了20多架敌机的中间。几架敌机马上围拢过来,都把机头对准了他的飞机。

  赵宝桐毫不迟疑,猛地一拉操纵杆,飞机像离弦的箭,向斜上方冲去,机身旁闪过道道弹光。

  等他回过头来,看到4架敌机正在左转弯,露出一个空档,就一个半滚冲了过去,顺势咬住一架敌机紧追不放。敌机左转,他也左转,双方在几千米的高空展开了追逐战。终于赵宝桐把敌机慢慢地套入瞄准具的光环,此时4架敌机也从尾后向赵宝桐包抄过来,机头也对准了他的飞机。

  但机警的赵宝桐先敌开炮,三炮齐发,随即一个跃升,敌机的机舱已同时打来,紧擦着赵宝桐的机尾飞过去。赵宝桐加大飞行速度,突然飞机失速进入螺旋,像一片落叶,旋转着快速坠向地面。但赵宝桐保持镇静,终于在300米高度改出螺旋,飞机又向高空冲去。而被打下的那架敌机已扎进江湾的泥滩里。
 
  此时,敌机在志愿军空军的打击下,掉头向西南方向飞去。“想逃,没那么容易!”赵宝桐盯住一架敌机跟了上去,500米、400米、300米,他稳稳地将敌机套住,按下炮钮,“咚!咚!咚!”炮弹正中敌机机翼。敌机冒着浓烟向地面栽去,摔在小山坡上,爆炸了!

  首次空战,赵宝桐就取得了骄人的战绩:2:0!

  但这毕竟是同性能较差的F-84的较量,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11月底,美空军第51战斗截击机联队完成了F-86E的改装,美军在朝鲜战场的F-86“佩刀”式飞机增至两个联队120余架,并担当美混合机群的空战主力,美军以它为后盾,进一步加大了轰炸强度和密度。空战规模日益扩大。

  12月2日,志愿军空军第一次参加了敌我双方多达300架飞机的大空战,赵宝桐遇上了真正的对手--F-86。

  下午2时33分,美机8批120余架飞机向泰川、博川、顺川等地飞来,准备对我交通线予以重点轰炸。志愿军空3师首次全师出动,配合人民军空军4个飞行团的兵力,升空迎敌。当空3师飞至顺川、清川江口上空时,与美军20架F-86“佩刀”式战斗机迎面相遇,双方在空中展开厮杀。赵宝桐毫不畏惧,上下冲杀,接连击落两架“佩刀”,成为空3师击落“佩刀”战斗机的第一人。

  在抗美援朝空战中,赵宝桐共击落美机7架、击伤2架,创造了志愿军空军击落击伤敌机的最高纪录。1952年赵宝桐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两次荣立特等功,成为中国空军历史上的“空战之王”。

  志愿军空军在长达两年半的作战中,先后有10个驱逐师和2个轰炸师的部队,共672名飞行员和5.9万名地勤人员参加了实战的锻炼。战争中共战斗起飞2457批、26491架次,实战366批、4872架次,有373名飞行员在空战中对敌开了炮,212名飞行员击落或击伤过敌机,共击落美国空军、海军及其盟国空军飞机330架,其中F-86飞机211架,F-84、F-80型喷气战斗轰炸机72架,其他各型战机47架,击伤95架。志愿军损失飞机231架,被击伤151架,共有116名志愿军飞行员血洒朝鲜。空战中,除击毙了美国“空中英雄”乔治·阿·戴维斯外,还击落了美国空军“双料王牌”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涌现了以王海为首的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6人,特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5人。(陈珍)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中国军网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