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向我开炮!”——让世界注目的上甘岭鏖战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上甘岭战役是一次举世瞩目的著名防御战役。这次战役是由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发动“金化攻势”引起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战,取得了巨大胜利。交战双方在上甘岭地区总面积不足4平方公里的两个山头阵地上,激烈争夺长达43个昼夜,双方逐次增加兵力共达10万余人(敌军6万余人,志愿军4万余人),作战规模由战斗发展成为战役,双方伤亡共达3.7万余人。在这样一个狭小地区,交战双方投入兵力之多,作战时间之长,战斗程度之激烈,在抗美援朝战争史上是仅有的,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是罕见的。

      “联合国军”发动“金化攻势”

  1952年10月6日,美陆军参谋长阿林斯等人到朝鲜视察,同范佛里特和李承晚进行磋商、谋划。此时,敌人在我军连续打击下,认为它已经“在作战上丧失先攻之利,在战争精神上处于萎靡状态”,作战主动权已经转到我军手里,同时,还认为我军战术反击作战,目的在于迫使其接受我方关于遣反战俘的方案。于是,为了迫使我军“转入守势,扭转目前局面”,和谋求在谈判中的有利地位,决定马上“组织握有主动权的进攻作战”。10月8日,敌片面宣布停战谈判无限期休会。接着,于10月14日,便向我发动了一年来规模最大的以上甘岭地区为主要进攻目标的“金化攻势”。次日,敌又在东海岸库底以东海面,集中了六艘航空母舰、四艘巡洋舰、三十多艘驱逐舰和三十余架运输机,同驻在日本的美骑兵第1师一部,进行了一次近于实战性质的所谓“敌后实际演习”。演习中,敌舰炮和航空兵对我军海岸阵地进行了猛烈轰击。并有三十余架运输机从我正面战线通过,显示以空降配合。

  上甘岭位于我军中部战线战略要点五圣山(金化以北)南麓,其以南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是五圣山主阵地前的两个连的支撑点,阵地突出,直接威胁着敌之金化防线。美军发动“金化攻势”的直接企图是:破坏我军正在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占领597.7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改善其防御态势,并借以试探我军防御的稳定性,为尔后扩大进攻,伺机夺取五圣山创造有利条件。

  美军担任这次进攻的部队,为原在万渊里、后川里地段上防守的美第9军之第7师、南朝鲜军第2师。在进攻前,美军调整了部署,将南朝鲜军第2师一个连防守的鸡雄山阵地由美第7师一个团接替,以作为实施进攻的依托。另将其军预备队第40师由国平前调至金化西南芝浦里、云川里地区,将原属美第1军之第3师调至铁原西南地区归美第9军指挥。

  在美军发动“金化攻势”之前,我军一线各军即根据志司关于准备粉碎人可能发动“秋季攻势”的指示,作了各方面的准备。在上甘岭地区担任防御的第15军曾制定了西方山、五圣山方向上粉碎敌人三至四个师进攻的防御计划,并调整了部署。10月5日,南朝鲜第2师一个参谋向我军投诚,供称美将向我军发动攻势。防守上甘岭一线阵地的志愿军第15军第45师第13 5团,当即加强了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两阵地的兵力、火力。同时,第44师亦加强了西方山方向的守备。10月6日至1 2日,第15军参加全线战术反击,并先后攻歼了四个点的敌人。在敌发动“金化攻势”之前,该军第45师正准备攻歼注字洞南山(上甘岭东北)之敌。

  10月14日,敌人开始了代号为“摊牌作战”的所谓“金化攻势”。志愿军为粉碎敌人这一攻势而进行的异常激烈的坚守防御作战,即上甘岭战役打响了。

      艰苦的43个昼夜

  10月12日起,敌预先以航空兵、炮兵对上甘岭、五圣山及 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两阵地,实施了连续两天的火力突击。14日3时起,敌又进行了持续两个小时的猛烈的炮火准备。接着于凌晨5时,以美第7师、南朝鲜第2师各一部共七个营的兵力,在105毫米以上口径火炮三百余门、坦克三十余辆、 飞机四十余架的支援下,分六路向我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两阵地发起猛烈进攻。与此同时,美第7师、南朝鲜第9师各一部共四个营兵力,分别向志愿军第44师、第29师正面之391高地、上佳山西北山、芝村南山、419高地实施牵制性进攻。是日,敌人对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以一个排至一个营的兵力采取多路多波的方式进行了连续不断的冲击,共发射炮弹三十余万发,飞机投弹五百余枚,战斗异常激烈。志愿军防守部队(两个加强连)在战斗开始时,仅有山、野、榴炮十五门和82迫击炮十二门支援作战(午后山、野、榴炮增加到十四个连四十三门)。战至13时左右,野战工事几乎全部被毁,人员伤亡较大,表面阵地大部被敌占领,志愿军防守部队转入坑道作战。19时,乘敌立足未稳,组织四个连实施反击,又恢复了阵地。是日,毙伤敌近两千人。

  经过一天的激烈战斗,敌之进攻企图更加明显。为了集中力量打击敌人,抗击敌人进攻,志愿军第45师于14日晚调整了部署,将准备用于反击注字洞南山的两个炮兵营调回上甘岭地区,以第134团两个营和第133团一个营分别加入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防御,将师指挥所前移至德山岘。15日,志愿军首长指示第15军暂时停止反击注字洞南山之敌,而集中力量准备粉碎敌人对上甘岭地区的任何进攻。

  15日至18日,敌又先后投入了两个团又四个营的兵力,在大量炮兵、航空兵支援下,向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进行连续的猛烈进攻。志愿军防守部队与敌反复争夺,阵地昼失夜复,战斗异常紧张激烈。至18日,两高地的表面阵地全部被敌中领。19日晚,志愿军第45师,分别以三个连的兵力,在坚守抗道的部队配合下,对占领该两高地表面阵地之敌实施反击,并一举恢复了阵地。在反击597.9高地的战斗中,第135团第2营通信员黄继光为打开冲锋道路,舍身堵住了敌人机枪射孔,保证了战斗的胜利。20日,敌又以两个营的兵力,在飞机三十架和大量炮兵配合下向该高地进行轮番攻击。激战终日,除59 7.9高地西北山腿的三个阵地外,其余表面阵地又相继为敌占领。志愿军防守部队再次退守坑道坚持战斗。

  这一阶段作战,敌我双方在不足四平方公里的阵地上均投入了大量的有生力量(敌投入了七个团十七个步兵营,志愿军第45师投入了三个团共二十一个步兵连),使用了异常猛烈的炮兵火力(敌使用炮兵十八个营三百余门火炮,志愿军使用山炮以上火炮十九个连四十六门、火箭炮六个连二十四门),进行了夜以继日的反复争夺。敌人白天进攻,志愿军入夜反击,几成规律。在七天作战中,除昼间不断地实施阵前反击以外,仅有计划地实施夜间反击即达七次,其中三次全部恢复阵地,四次局部恢复阵地。战斗十分激烈,人员物资消耗亦大。据不完全统计,共毙伤敌七千余人,志愿军第45师伤亡三千二百余人。

  敌人连续七天猛攻,伤亡惨重,未能达到预期目的。但是,美军为了维持面子,仍不愿放弃进攻。21日以后,敌人一面以各种手段围攻志愿军坑道部队,一面为继续实施进攻进行部署调整,将遭到重创的美第7师汉雄川以东的防务和进攻597.9高地的任务交给了南朝鲜第2师,美第7师则西移,防我军从汉滩川以西其左翼出击;将南朝鲜第2师的部分防务交给了位于其右翼的南朝鲜第6师;另以美军第3师接替了南朝鲜第9师在铁原地区的防务,南朝鲜第9师则东调金化以南史仓里地区作战役预备队。

  此时,志愿军第45师由于人员物资消耗较大,已暂时无力组织较大的反击。志愿军首长为了取得防御作战的胜利,及时地给第15军发出指示,指出:敌人成营成团地向我阵地冲击,是敌人用兵上的错误,是我歼灭敌人的良好时机,应抓住这一时机,大量杀伤敌人,我继续坚决地斗争下去,可制敌于死地。志愿军第15军根据这一指示,为进一步坚守和实施反击创造条件,乃令第45师转入坚守坑道斗争,以争取时间,为进行最后粉碎敌人进攻、恢复全部阵地的决定性反击作准备。

  敌人为了巩固已占阵地,以便进一步向我纵深扩展,对志愿军坚守抗道的部队采取了封锁、轰炸、爆破、熏烧、堵塞坑道或向坑道内投掷毒气弹等毒辣手段进行围攻。有的坑道被炸塌,有的坑道被堵塞,再加上坑道内缺粮、缺弹、缺水、缺氧,我坚守坑道的部队所处的条件极端困难。但是,他们依靠党支部的坚强领导和强有力的政治思想工作,及时地调整了组织 (有的坑道由十六个连队番号的人员整编成一个连),高度发扬了不畏困难,不怕牺牲,团结一致的革命精神,在积极歼敌的思想指导下,在阵地纵深部队和炮兵的支援下,积极作战,不断地以小型反击来粉碎敌人对坑道的围攻。从21日至29日,坚守坑道部队共组织班、组兵力,以突袭手段出击一百五十八次,除九次失利外,其余均获成功,共歼敌二千余人,并恢复了七处阵地。在此期间,防御纵深部队为了支援坚守坑道的部队作战,曾以两个班至五个连的兵力,在炮兵和坚守坑道部队的配合下,向597.9高地反击五次,向537.7高地北山反击七次。每次反击都使坚守坑道部队得到了兵员和物资的补充,尤其是把祖国人民的慰问信和慰问品送进坑道,使坚守坑道的部队受到了极大鼓舞。在坚持坑道斗争中,志愿军炮兵部队准确而猛烈的火力支援,不仅有效地保护了坑道口的安全,而且还给了占领表面阵地之敌以大量杀伤,有效地打击了敌人的炮兵,对取得坑道斗争的胜利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为了直接配合坑道斗争和进行反击的准备,志愿军第15军以第29师和第44师先后攻歼了上甘岭以西柏德里东山和平康以南万渊里地区之381高地、391高地之敌,共歼敌三千余人。

  25日,第15军召开作战会议,拟定了实施决定性反击的作战部署,确定首先集中力量反击占领597.9高地之敌,尔后再集中力量反击占领537.7高地北山之敌。并准备以第29师的一个营又五个连的兵力投入反击597.9高地作战,以第12军第31师之第91团为预备队。另以第29师的另五个连的兵力投入反击 537.7高地北山之敌的作战。为保证所需粮弹,除组织军师后勤力量加紧运输外,另抽调第29师三个营及各师团机关人员,专任四十里山路的火线运输任务。27日,第3兵团首长对实施决定性反击在作战指导上作了明确的指示,特别强调了必须树立长期打下去的思想,准备与敌进行多次的反复争夺,逐渐地消耗杀伤敌人;强调了兵力的使用要大小结合,充分发扬小兵群战术和随伴火炮的作用。同时,为牵制敌人,分散敌炮兵火力,还强调了要组织小分队积极地进行袭扰活动。

  10月29日,志愿军第15军实施决定性反击的准备工作就绪 (包括两个连预先秘密进入坑道,作为第一梯队),并已进行了两天的预先火力准备,将敌占之表面阵地工事基本摧毁。

  30日21时,志愿军第15军以第45师五个连、第29师两个连与坚守坑道的部队相配合,在山、野、榴炮五十门、火箭炮二十四门、迫击炮三十门支援下,开始对597.9高地之敌实施反击。坚守坑道部队三个连首先对敌发起冲击,接着,坑道外的部队七个连迅即进入战斗,对敌实施两面夹击。经五小时激战,全歼守敌四个连,并打退敌一个营兵力的多次反扑。至31日夜,除了一个班阵地外,597.9高地阵地为我收复。10月31日至1 1月3日,敌人又先后以伪第9师一个团、美第7师第三个营、美空降第187团及埃塞俄比亚营投入战斗,每天以一至两个多团的兵力,在航空兵和炮兵的猛烈火力支援下,进行连续反扑。志愿军于11月1日将预备役第31师第91团投入战斗,并增调了炮兵九个连参战(此时支援火炮已达二十一个连七十三门,另火箭炮六个连二十四门)。我第91团和支援炮兵英勇奋战,打退了敌人的连续反扑,守住了阵地。这次作战,共歼敌六千余人。为此,志愿军首长于11月5日特致电祝贺,表彰了参战部队坚韧顽强的战斗作风,并指示第15军“再接再励,坚决战斗下去,直至将敌人的局部进攻完全彻底粉碎”。

  11月5日,志愿军第3兵团首长根据志愿军首长“坚决战斗下去”的指示,对巩固597.9高地和夺回537.7高地北山的作战作了重新部署。决定将第12军第31师的三个团全部投入该两高地作战;第34师两个团为预备队,准备继第31师之后投入作战;第15军之第45师除炮兵、通信、后勤保障部队外,撤出战斗进行休整。为便于指挥,由第12军副军长李德生在德山岘组织五圣山战斗指挥所,统一指挥各参战部队;由炮兵第7师师长组织炮兵指挥所,统一指挥所配属的炮兵。该两指挥所仍归第 15军军长秦基伟直接指挥。在战术指导上确定:“我反击成功之后,除主峰基点必守之外,应该是不可不守,不可全守,有利则守,无利则收”;阵地被敌占去之后,“我〔应〕准备好了再反,我准备不好则不勉强反;有时机则反,无机会则创造条件”。总之,要发挥各级指挥员的机动性,保持战术上的主动。

  11月6日,志愿军首长向中央军委报告了坚决与敌争夺下去的决心和部署。7日,军委复电同意,并指出:“此次五圣山附近的作战,已发展成为战役的规模,并已取得巨大的胜利,望你们鼓励该军,坚决作战,为争取全胜而奋斗。”

  志愿军收复597.9高地以后,随即准备反击537.7高地北山之敌。该高地在我反击597.9高地时,敌我双方均在使用小分队进行反复争夺。至11月10日,敌全部占领了该高地的表面阵地。据守之敌为南朝鲜第2师的一个营。

  11月11日16时25分,志愿军第31师第92团两个连在山、野、榴炮七十门、迫击炮二十门和火箭炮二十四门的直接支援下,分两路发起冲击,激战至17时,夺回了537.7高地北山阵地,全歼守敌。与此同时,为配合第92团的反击作战,第31师还以第93团一部收复了原放弃的597.9高地的一个班阵地。12日,敌以一个团兵力向我537.7高地北山反扑,经激烈战斗,敌人占去两个山脚的四个阵地。此后,敌我双方即在这两个山脚阵地上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第31师之第93团第34师之第106团先后投入战斗。激战至25日,终于打退了敌人的猖狂反扑,巩固了537.7高地北山阵地。此时,敌人由于伤亡惨重,被迫将南朝鲜第2师、美第7师撤下整补,该两师防务分由第9师、美第25师接替。随之敌之进攻也基本停止。上甘岭战役遂以我军的胜利而告结束。

      “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上甘岭的残酷争夺中,志愿军官兵表现了大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留下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这是一个宁静而美丽的清晨,但281.1高地依然传来激烈的枪声。

  昨天晚上,志愿军一支小部队乘黑夜深入阵地袭击敌人,一举攻占了山头,消灭了守敌。在后撤时,却意外地和反扑的敌人遭遇。敌人用大量的炮火和步兵发起了猛烈的冲击,双方足足打了一整夜。小部队在重重包围的敌群中坚持着战斗,可是伤亡严重,人越打越少了。步话机员于树昌不时地向团指挥所报告战斗情况,要求炮火支援,最后他哽咽着说:“同志们已全都牺牲了……”。指挥所的同志们意识到,大部队支援是无法在白天通过敌人的严密封锁的,他们所能做的,只有组织炮火支援,等待黄昏时大部队的反击。孙斌团长沉着地接过话机说:“伪2师的部队已经被你们痛打了一个晚上,你们以小的代价换取了敌人重大的伤亡,你和你的战友们都做出了有价值的贡献,目前每坚持一分钟,都会给将来的全线反击增加一分胜利……”。于树昌坚定地回答说:“报告首长,我明白您的意思。我是共产党员,保证坚持到底,有我在,就有阵地在 !”“好同志!我以全团的名义感谢你,你这就是对祖国的忠诚 !”团长激动地说。接着,他详细地向于树昌指示了联络炮火打退敌人反扑的方案。281.1高地东山腿上的战斗,变成了步话机员于树昌加上团属炮火,同成排、成连进攻的敌伪军之间的较量。

  两个排的敌人又扑上来了,于树昌呼叫道:“天津2号!82 51呼叫!两个排的敌人从2号、4号目标,分4路向我运动上来,请开炮!”一阵炮响之后,于树昌兴奋地喊道:“好!打得好!敌人一片片地倒下了,敌人向回逃了!快沿2号、4号目标跟踪射击!”“好啦!停放!停放!炮兵同志,谢谢你们!”

  于树昌就是这样从容不迫地调动着炮火,打垮了敌人一次次的疯狂进攻。此时,他的脸上沾满了硝烟和泥土,军装也早就被汗水湿透了,撕了好几条口子,嗓子干得冒火,烟熏火燎般地难受,要是有一口水喝,那该多美啊!

  忽然,于树昌发现一股敌人偷偷地摸上来,一下子窜到地堡边。“好狡猾的家伙!”调动炮火已经来不及了,他顺手抱起地上的重机枪,朝敌人开了火,冲在前面的敌人倒下了,后面的敌人吓得一溜烟地往回溜。于树昌赶忙用步话机向指挥所汇报情况。可是没等指挥部回话,又一批敌人气势汹汹地扑近了地堡。于树昌顾不上思考,又用一连串的手榴弹回敬了敌人。

  敌人一批又一批地被打垮了,阵地前布满了尸体,已经疲惫不堪的于树昌舒了一口气。突然,他的心猛地一沉,发现自己只剩下最后一颗手榴弹了,这是他惟一的武器,更严峻的考验正在逼近他。

  已是正午时分了。敌人从三面涌向东山腿,发起第五次猛攻。此时的于树昌,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他沉着地调动炮火。“注意,注意,炮打2号、4号目标!”“左侧洼部也有敌人,请炮火急袭!”炮弹在敌群中轰鸣,但前面的敌人仍旧像蝗虫一般蜂拥着爬上来。“1号,1号,大家伙打远了,知人太多,再打近些,打近些!”团长问:“打40米行吗?”“还远!”“30米呢!”“再近些,快!”20米吗?”“行!”于树昌斩钉截铁地答道。这时,敌人已经把地堡包围起来了,几名敌人已经爬上了地堡,于树昌的声音更响更紧促了,他呼喊道:“炮兵同志,快开炮吧!向我开炮!为了胜利,对准我的地堡,开炮!”

  “绝不能让步话机落到敌人手中!”于树昌深情地抚摸着心爱的步话机,发出了最后的呼叫:“首长,亲爱的同志们!再见啦!”然后,将步话机狠狠地砸到了地上。此刻,五六个敌人已窜到地堡中。他们惊奇地发现在这里同他们一个连兵力抗击的竟是一名年轻的志愿军战士!于树昌脸上的表情异常平静,他把手榴弹举到胸前。敌人见状大惊失色,纷纷向后退去。于树昌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的微笑,猛地一拉导火索,“轰”地一声巨响,地堡被炸塌了一半,英雄于树昌,跟敌人同归于尽!

  指挥所的报话机中,再也听不到那熟悉的声音了。前沿观察所报告说:“阵地上地堡口位置冒起一股浓烟,可以判定这是手榴弹爆炸,山腿上已爬满了敌人……”。

  “全部炮火,急袭山腿!”孙团长怒目圆睁,攥紧了拳头,下达命令。话音刚落,所有的火炮一齐怒吼,炮弹带着复仇的火焰冲向东山腿,发出天崩地裂般的声响。

  这场战斗一直持续到黄昏。志愿军反击部队一直冲上了28 1.1高地东山腿,在已塌掉了一半的于树昌最后据守的那座地堡中,找到了他的遗体。他的手里还握着半截没有炸完的手榴弹木柄,身旁躺着他最亲密的“伙伴”——那部砸扁了的血迹斑斑的步话机。

  这就是我们可爱的志愿军战士,这就是我们的英雄!

  上甘岭地区不足4平方公里的两个阵地的争夺战,敌人先后投入进攻的兵力为步兵11个团又2个营,作战过程中又补充新兵9000余人,动用大炮300余门,坦克170余辆,出动飞机30 00余架次。共发射炮弹190余万发,投掷炸弹5000余枚,最多时一昼夜发射炮弹30余万发,投炸弹500余枚。两阵地的石土被炸松1~2米,变成一片焦土。志愿军先后参战的有第15军的第45师、第29师,第12军的第31师及第34师的1个团,使用山炮、野炮、榴弹炮共114门,火箭炮24门,高射炮47门。志愿军防守部队依托以坑道为骨干的坚固阵地,共打退敌人营以上兵力的进攻25次,营以下兵力的进攻650余次,并进行数十次反击,最终守住了阵地。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中国军网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