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志愿军乘胜追击发起第三次战役

  麦克阿瑟发动的“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经过损兵折将、丢盔卸甲,仓皇地从陆地和从海上向三八线以南撤逃之后,按照他自己规定的40天限期内如期地“结束”了。

  在1950年的最后十几天里,美国政府要求侵朝美军加筑“三八线”以南的原有阵地和整顿军队,准备抗击中朝军队的进攻。26日,命令美国陆军副参谋长李奇微接替已死的沃克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官,并赋予他对第十军的指挥权。29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向麦克阿瑟下达训令,要他“以保存联合国军力量为主,进行逐次防御作战”,“尽可能在韩半岛的某一线确保防线,从政治上、军事上打击中共的威望”。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伙同其盟国提出了所谓先停火后谈判的建议。中国政府对此进行了揭露和批驳。12月22日,周恩来总理兼外长还发表了声明,指出美国的“停火”建议,无非是想“取得喘息时间准备再战,至少可以保持现有侵略阵地,准备再进”的阴谋。为了战略全局的需要,毛泽东于12月13日致电彭德怀,要求志愿军必须克服和忍受一切困难,打过三八线。他指出:“目前美英各国正要求我军停止于三八线以北,以利其整军再战。因此,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如到三八线以北即停止,将给政治上以很大的不利”。“此次南进,希望在开城南北地区,即离汉城不远的一带地区,寻歼几部分敌人。然后看情形,如果敌人以很大力量固守汉城,则我军主力退至开城一线及其以北地区休整,准备攻击汉城条件,而以几个师迫近汉江中游北岸活动,支持人民军越过汉江歼击伪军。如果敌人放弃汉城,则我西线6个军在平壤、汉城间休整一时期”。

  12月15日,为坚持执行毛泽东的上述指示,彭德怀向全军下达命令:为粉碎敌人企图以三八线为界重整残部、准备再战的阴谋,继续向三八线以南前进。要在汉城、原州、平昌线以北地区歼敌一部第一步则以三八线以北的市边里、涟川为目标。

  12月19日,彭德怀致电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在报告第九兵团准备在咸兴地区休整过冬和建议第十九兵团向安东、长甸、本溪地区集中的同时,就部队中轻敌速胜的盲目乐观情绪在生长等情况,提出想法和意见。

  毛泽东对彭德怀具有远见卓识的想法和意见极为赞赏。21日,他在回电中说:“你对敌情的估计是正确的,必须作长期打算,……速胜的观点是有害的。”“美、英正在利用三八线在人们中存在的旧印象,进行其政治宣传,并企图诱我停战,故我军此时越过三八线再打一仗,然后进行休整是必要的。”“打法完全同意你的意见,即目前美、英军集中汉城地区不利攻击,我应专找伪军打。就总的方面说,只要能歼灭伪军全部或大部,美军即陷于孤立,不可能长期留在朝鲜。如能再歼美军几个师,朝鲜问题更好解决。”“在战役发起前,只要有可能,即应休息几天,恢复疲劳,然后投入战斗。在打伪一师、伪六师之前是这样,在打春川之前也是这样。总之,主动权在我手里,可以从容不迫地作战,不使部队过于疲劳。”“如不顺利则适时收兵,到适当地点休整再战,这个意见也是对的。”接着,毛泽东又于24、26日电告彭德怀:侵略军已在三七线至三八线之间组成防线。南朝鲜军集中于我有利,分散则于我不利,建议改变深入敌后、分散敌人兵力的计划。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如果现在朝鲜南部,威胁敌人后方,就有分散敌人,使敌人变更部署,不敢在三七线以北地区建立防线的可能。而汉城美军则有放弃汉城,集中大田、大邱一带的可能。那样,将使我军作战发生很大困难,不易各个歼灭。因此,不但现在不要深入南部,而且全军主力(包括人民军),在战役后,应当后退几十公里,进行休整,使美伪两军感觉安全,恢复其防线,以利我军尔后于春季歼敌作战。

  志愿军司令部根据毛泽东的指示,最后定下决心:集中九个军(军团)(这时朝鲜人民军已有经过短期整训后的第一、第二、第五军团共14个师,投入第一线作战)实施进攻,粉碎敌人在三八线既设阵地的防御,歼灭临津江东岸迄北汉江西岸地区第一线布防之南朝鲜第一、第六、第二师及第五师一部,如发展顺利,即相机占汉城和春川、洪川、襄阳、江陵一线。同时命令各军,为了保证这一次进攻战役的顺利进行,在战役发起前的一段时间内,要抓紧时间完成各项准备工作。

  这就是抗美援朝的第三大战役。

  美国政府下定了“绝不自动放弃朝鲜”的决心,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之后,对濒于末路穷途的侵朝美军起到了一定的兴奋作用。这种兴奋作用在李奇微身上又似乎更加突出。他先是在不大了解情况的时候,一上台就夸口“一旦实力允许便立即恢复功势”;等到亲眼看到他将要统率的“是一支张皇失措施、对自己、对领导都丧失了信心,不清楚自己究竟在那里干什么,老是盼望着早日乘船回国的军队”,而且发现“当务之急成了做好准备,以对付中国肯定要在元旦发起的攻势”的时候,也还能勉强定下作战部署。

  12月31日,李奇微命令侵略军“防卫一条从临津江到三八线的总战线”,除非遭到包围,否则“将坚守汉城的最大限度的时间”;一旦被迫放弃阵地时,也要“有秩序地按照调整线实施后撤”,用“在夜间收缩部队,让部队与部队之间紧紧御接在一起,到昼夜则以步坦协同的分队发起强有力的反冲击”的办法对付志愿军的进攻。

  在中朝人民军队方面,为了胜利地完成新的战役任务以及应付更加艰苦的斗争,也完成了各个方面的准备工作。同时,为了中朝军队能有效地配合作战,经中朝两党协商决定,于12月上旬成立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司令部(简称联司)。在作战指导上,志愿军和人民军各部都进行了认真细致的研究,特别强调对既设阵地的进攻,必须集中绝对优势兵力、火力打开突破口,必须大胆地分割包围,以达成各个歼敌的目的。其具体部署是:志愿军第三十八、第三十九、第四十、第五十军并加强6个炮兵团组成志愿军右纵队,由韩先楚副司令员指挥,于高浪浦里至永平的34公里地段上突破,首先集中兵力歼灭南朝鲜第六师,再歼南朝鲜第一师,得手后向议政府方向发展胜利。同时,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主力于东场里以东地区向汶山方向实施佯攻,配合志愿军右纵队歼灭南朝鲜第一师,另以一部于海州地区担任海防警戒,保障右翼安全;志愿军第四十二、第六十六军并加强1个炮兵团组成志愿军左纵队,由第四十二军首长指挥,在永平至马坪里的36公里地段上突破,首先集中主力于永平至龙沼洞地段歼灭南朝鲜第二师1至2个团,得手后向加平方向突击;另以1个师由华川渡北汉江向春川以北之敌实施佯攻,抓住南朝鲜第五师,配合主力作战和策应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南进。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于战役发起前,以一部兵力于杨口、麟蹄地区从南朝鲜第一军和第二军的接合部突破,突破后向洪川方向突击,以吸引敌人注意力,调动敌人,配合志愿军主力作战。

  为了充分发挥战役进攻的突然性,联司决定把战役发起的时间定在1950年12月31日17时。

  1950年31日夜,中朝人民军队按照预定计划,对侵略军“三八线”防御阵地全线突然发起进攻。志愿军先以7个炮兵团加上各部队的随伴炮兵的火力,实施突然猛烈的轰击。这是志愿军入朝参战后第一次集中使用比较多的炮兵部队,因此敌军被打得狼奔豕突、叫苦不迭。随后,提前潜伏在攻击出发地位的各步兵部队很快越过了临津江、汉滩川等障碍,攻占了敌军的第一线阵地,并接着向纵深发展。

  虽然,“联合国军”对志愿军即将发动攻势是想到了的,但没有料到竟会遭到如此猛烈的攻击。因而其第一道防线土崩瓦解后,整个防御阵势就发生了动摇。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中是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的:“元旦上午,我驱车由北面出了汉城,结果见到了一幅令人沮丧的景象。朝鲜士兵乘坐一辆辆卡车,正川流不息地向南涌去,他们没有秩序,没有武器,没有领导,完全是在全面败退。有些士兵是依靠步行或者乘着各种征用的车辆逃到这里来的。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逃得离中国军队愈远愈好。他们扔掉了自己的步枪和手枪,丢弃了所有的火炮、迫击炮、机枪以及数人操作的武器”。

  1951年1月2日,中朝人民军队已突入敌军阵地纵深平均达40公里以上,进到了坡州、议政府东北地区、洪川西南新岱里之线。

  李奇微看到他的部队在西线已经节节败退,在东线则已完全溃乱,如果中国军队一面加紧正面进攻,一面从敞开的东线实施深远迂回,其十多万大军连同大量辎重被挤压在汉江北岸一个狭小的桥头堡背水作战,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他立即下令,除留下少部兵力在汉城以北的高阳、道峰山、水落山一线进行掩护,其余部队以及南朝鲜政府机构迅速全部南撤。

  联司随即决定乘胜展开追击,扩大战果。遂命令中国人民志愿军右纵队、人民军第一军团相机占领汉城、仁川、水原、杨平;志愿军左纵队、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乘势占领洪川、横城、襄阳、江陵。在占领上述各地之后,即停止前进,准备休整补充,允许敌人退守平泽、安城、忠州、堤川一线,以利于将来的南进作战。

  1月3日这一天,汉城已陷入极度慌乱中。头一天还在用汉城城防“固若金汤”、“万无一失”来安抚民心的李承晚,已于清晨仓皇逃往釜山。因为李奇微已经下令,限南朝鲜政府机构和平民于下午3时前撤离完毕;下午3时以后所有公路、桥梁都要保障他的军队通过。当美第八集团军逃经汉城时,李奇微还亲临汉江大桥桥头指挥,甚至下令可以向不愿意离开公路和争过汉江大桥的朝鲜难民开枪射击。最后,李奇微跟沃克和阿尔蒙德从平壤元山撤退时一样,用来不及运走的汽油、炸药对汉城、仁川、金浦机场等地进行了大破坏。

  1月4日12时,志愿军第五十军、第三十九军一部及人民军第一军团进入了被敌军破坏仍在一片烟火和爆炸声中的汉城。

  此后,为了不使侵朝美军据守汉江南岸、控制金浦机场和仁川港口,以威胁汉城和妨碍下一步南进作战,联司决定一鼓作气逼退汉江南岸之敌,命令人民军第一军团留1个师守卫汉城,军团主力准备渡过汉江,相机占领金浦机场和仁川港口;志愿军第五十军立即有以力之一部控制汉江大桥,力争占领汉江南岸滩头阵地,军主力攻击南岸之敌,如敌继续南逃则尾追至水原待命;第三十八、第三十九、第四十军在清平川附近渡过北汉江攻歼杨平、利川之敌,尔后由东南向西北攻击广州、水原、永登浦地区之敌。

  1月5日,志愿军第五十军、人民军第一军团主力渡过汉江,侵朝美军已南逃。志愿军右纵队首长遂决定除以第五十军继续追击外,其余各军在汉城东北和议政府东西地区待命。第五十军在追击中,于果川、军浦场歼敌一部,7日占领水源、金良场里(龙仁)。人民军第一军团五日占领金浦,8日占领仁川港口。

  志愿军左纵队于1月4日占领洪川及其西南阳德院里;6日占领龙头里、砥平里,并于横城西北梨木亭(静水亭)地区歼灭美第二师一部;6日以前,又先后占领了杨平、梨浦里、骊川、利川等城镇。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于6日占领横城,8日占领原州,并继续向荣州方向追击。

  至此,中朝军队把侵略军赶到三七线附近的平泽、安城、堤川、三陟一线。彭德怀认为虽然在进攻中仍未大量地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但驱逐敌人于三七线附近地区,为下一步南进作战创造条件的目的已基本达到;同时发现美军组织按计划的撤退,有诱使中朝军队深入后实施登陆进行南北夹击的企图;为了避免前进过远陷入不利地位和及时开始下一步作战准备工作,当即决定停止追击,结束这次战役。

  这次战役是志愿军和人民军组成联合司令部之后,在统一的指挥下进行的第一次大规模攻势作战。中朝人民军队齐心协力,并肩攻进,经过连续7个昼夜奋战,前进了80至110公里,毙伤、俘敌1.9万余人。粉碎了侵朝美军据守三八线既设阵地、准备再犯的企图,进一步加大了美国统治集团及其与盟国之间的内部矛盾和失败情绪,也推动了中国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的持续高涨。

  (邓礼峰 陈珍)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中国军网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