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社论:评朝鲜停战谈判

  七十日开始的朝鲜停战谈判,已经费去了一个月的时间。从谈判进入实质问题的讨论,也已经有两个星期。美国方面在谈判中始则借口记者问题延会,再则拒绝将外国军队撤出朝鲜问题列入议程,三则拒绝以三八线为双方军事分界线,四则借口我方警卫部队误入会址区的偶然事件而再度延会。事实证明,美国方面完全没有在朝鲜迅速实现停战的诚意。

  现在朝鲜停战谈判中的主要争执是双方军事分界线问题。关于双方军事分界线问题,我方的立场是十分明确的,这就是:以北纬三十八度线为双方军事分界,以此为基础向南北各伸张十公里为非军事区,双方军队都撤至非军事区以外。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这个主张,不但代表了全中国全朝鲜的人民的共同意志,而且也代表了全世界愿意停止朝鲜战争的善良人们的共同意志。

  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的合理是十分明显的。(一)三八线是李承晚军向北侵犯引起战争爆发前的原有的军事分界线。(二)中国人民志愿军之所以进入朝鲜援助朝鲜人民作战,正是因为美国侵略军超过了三八线。(三)这次谈判的基础,正是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关于双方撤离三八线的建议。(四)在一年多的战争中,双方军队曾经轮流地进入三八线以南和以北各三次,表明三八线是相当地反映着双方军事力量的对比的。而且,就今年的七个月来说,我方两次进入三八线以南的时间长,占的面积大,两次都把敌军完全赶过三八线以南;敌方两次进入三八线以北的时间短,占的面积小,两次都没有能使我方的军队完全离开三八线以南。(五)即以不足以反映双方力量对比的目前军事位置来说,我方在三八线上所占长度与敌方在三八线上所占长度大略相等,我方在三八线以南所占面积比敌方在三八线以北所占面积也相差无几。

  事实上,以三八线为双方军事分界线是这样合理,甚至美国各方在长期间也不能不承认。举例来说,只以今年而论,还在三月十二日,当时的美国第八军军长现任美军总司令李奇微就已大肆宣传他对于朝鲜战争的最高理想是在三八线上结束。李奇微的这个论点,在五月十日又由美国国防部长马歇尔在国会作证时加以肯定。五月二十二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在国会作证时,也认为必须准备在三八线上结束朝鲜战争。五月二十八日,美国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在国会作证时,同样宣称应当接受以三八线为基础的停战方案。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六月二日和六月二十六日,对议员们和记者们先后声明美国将同意在三八线实现停战。大家知道,艾奇逊的第二次声明是在马立克的建议以后。法新社记述艾奇逊的谈话说:“艾奇逊表示,从军事观点来看,在三八线停火是可以接受的。有人问他说:共军撤到三八线以北是否算是朝鲜战争的'胜利结束',他回答是的。”我们无须再列举美国社会舆论和美国在朝鲜士兵的意见,他们对于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的热烈拥护是人所共知的。我们只从美国这些军政首脑的言论中,就已经可以充分了解:美国政府不但完全没有理由否认三八线的合理,而且无论今年的朝鲜战争发生了一些怎样的反复变化,美国政府也完全没有根据相信他们的军事力量(当然是陆空海军的综合力量)可以保持三八线以北的阵地;这就是美国人再三把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称为“胜利”或“巨大胜利”的唯一原因。

  但是朝鲜停战谈判一开始以后,美国的腔调忽然变了。在七月十三日,艾奇逊忽然把美国同意作为军事分界线的三八线莫名其妙地解释为“指联合国部队所在的一带地区”。而在谈判会议上,美方代表所实际提出的方案比艾奇逊的谈话更进一步,荒谬地要求在现有双方战线以北十八公里至五十公里地方划一条新的军事分界线。乔埃为了坚持美国的这个无理要求,耗费了从第十次会议到第十九次会议的整十天的光阴来辩论,在辩论中捏造了种种不能成立的“理由”(例如说美国海空军的狂轰滥炸的“力量”必须在陆地分界线上得到“补偿”,美国必须在三八线以北才能“防御”自己等等),并且为了使人明了无误,一面标出了详细的地图,一面又经过东京的李奇微总部的“新闻教育局”以所谓“背景材料”的名义在七月三十一日和八月四日把美国的主张加以公开宣布。但是奇异的事件随即发生了。八月三日,美联社记者尤松宣称:“没有证据足以证明联合国军代表会要求在联合国军实际据守的阵线以北建立分界线。”八月四日,联合国军官方发言人纳科斯声明:“猜测联合国要求建立任何深入北朝鲜的分界线将是完全错误的”,“我相信这是严重的错误,是最荒唐的猜想”。八月六日,李奇微总部的新闻处又发表“平息谣传”的声明,宣称美国所要求的分界线大致是现在的战线。甚至美国国新社东京六日电也不能不描写这次声明“事实上与总部另一部门作为背景材料发给日本报纸编辑的新闻稿截然相反”。

  这就是美国军政首脑对待谈判的态度。在由三月至六月间说,三八线作为分界线是可以接受应当接受的,是“巨大的胜利”。在七月直至八月四日说,三八线是不可以接受的,“双方都自三八线撤退的任何问题是荒谬的”,海空军的狂轰滥炸的“力量”必须在陆地分界线上得到“补偿”,因此分界线应当在现有战线以北。在同一个八月四日同一个李奇微总部又说,说分界线应当在现有战线以北的是“谣传”,是“严重的错误”和“最荒唐的猜想”。

  全世界的人们请看吧!欺骗和讹诈的政策--这就是美国的“诚意”。

  战场上的美英等国士兵曾经因为听到马立克的停战建议和金日成彭德怀两将军同意谈判的答复而欢欣若狂。李奇微在七月三日给金彭两将军的电文中说:“因为在停战之前须先就停战条款取得协议,所以延迟开始会晤和达成协议,将延长战事和增加损失。”这多像一个希望结束战争的人所说的话呀!但是事实上怎样呢?李奇微所奉行的政策,却是欺骗,讹诈,却是故意拖延和制造僵局。这个事实,现在连美国人自己也承认了。美联社记者勃雷德萧七日在东京解释美国的僵局政策道:“他们想要充分利用他们的优势,同时又不愿意在宣传战线上遭到失败。他们不愿结束战争,如果停火对共方有利的话。”

  美国政府或者是自大狂式地相信自己幻想中的“优势”。美国代表在谈判中的拖延政策,很像只是为着躲过雨季,以免受到反攻和准备新的进攻。但是更重要的原因,却不在这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美国政府认为必须保持紧张状态,才便于在这次的将于九月中闭会的国会中通过六百六十五亿美元的军事预算案,增税一百亿美元的法案,“援外”八十五亿美元的“共同安全计划”法案,才便于强迫英法等国和美国在一起在最近签订片面的以武装日本和美国长期占领日本为目的的对日和约,才便于保证美国大资本家们继续在准备新的世界战争的活动中大发其战争财。美国政府恐惧和平。华尔街日报在不久以前曾露骨地说:“由于和平的威胁,大规模囤积物资所得的利润可能丧失。”马歇尔在七月二十七日在参院外委会作证时说:马立克关于朝鲜和平的建议“已非常严重地影响了我国防御(?)计划”。他说:“美国人民对苏联一个声明竟有这种反应,这是我所不能想像的。”合众社东京六月二十五日电说:“只要朝鲜战火一天不停,大多数太平洋国家就会赞成不限制日本重新武装的对日和约。一旦朝鲜停战,它们对日本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就会使他们提出束缚日本的修正案。”正因为这一切,马歇尔还在七月十八日就预料朝鲜战争的谈判需时六星期以上,后来在七月三十日,他又预料在今后六个星期中谈判还是不会有结果。

  和美国的战争贩子们相反,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是愿意和平的,我们不害怕和平,所以我们希望谈判能够在公平合理的基础上,迅速达到停战的结果。但是如果美国故意要使谈判失败,使战争继续,那末,我们也不害怕继续进行抵抗侵略的正义战争。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在这一方面具有充分的准备和信心。美国帝国主义者的苦恼是:尽管战争对他们是有利可图的,但是在朝鲜,他们却已经受饱了战争的教训。他们永远没有在朝鲜战场上胜利的希望。美国战争贩子们应当懂得: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在谈判的会场上也不可能得到。欺骗,讹诈,拖延,僵局,这一切都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要想解决问题,就必须放弃这一切,拿出老老实实的态度来,使谈判得到比以前顺利的进展。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1年08月11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