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社论:美国坚持干涉朝鲜内政的真正原因

  朝鲜停战谈判自十一月二十七日进入第三项议程的讨论以来,美方自己所提的达成全部停战协议的三十天限期已经过去了二十九天了。在这次谈判过程中,虽然我方为了打开由于美方种种蛮横无理的要求所造成的僵局,曾经几次提出了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但美方始终恬不知耻地坚持干涉朝鲜内政,以致三十天的期限即将届满,而第三项议程的解决还是毫无眉目,更不用说达成全部停战协议了。

  大家知道,我方本着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一贯主张,在第三项议程一开始,就提出了五项公平合理的原则。十二月三日又提出了两项补充建议。其后,在十二月十四日,我方又根据上述七项建议而重新提出了六项原则。这几次的原则建议都是从迅速达成停战协议,以利于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的基本考虑出发,并且也注意到了保证停战协定的稳定以及前线士兵的需要而为之作了某些规定。这些建议完全是公平合理,完全符合于一个真正停战协定的要求的。但是美方对于这些建议却一个也不愿意接受。他们一方面蛮横地企图限制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建设和保卫他们的祖国的神圣权利;另一方面却又企图在轮换和补充的名义之下,利用停战来不受任何限制地增强他们的侵略军队的实力。他们一方面肆无忌惮地要求假借监督和视察的名义,在朝鲜全境的地面和天空自由活动,进行无限制的空中和地上侦察,包括摄影侦察;另一方面,当我方提出由中立国来担负一定的视察任务时,他们竟拖延好几天不肯答复。仅仅由于我方坚决的追问和无情的揭发,美方才同意了由中立国家的代表来担负后方视察的任务。

  现在双方争执的焦点是:(一)我方认为为了保证停战协定的稳定,双方应不从朝鲜境外进入任何军事人员,作战飞机,装甲车辆,武器和弹药。而美方则认为为了这个目的,双方应不增加在朝鲜的军事人员,作战飞机,装甲车辆,武器和弹药,并且要规定特定地点的有限数目的民用航空机场的修复,不得包括跑道的延长。任何其他机场不得修复和兴建。(二)我方认为为了一定的任务而进行的后方视察时,其地点应该是双方同意的后方口岸及报告违反停战协议事件的地点。而美方则要无限制地进行这种视察并要在这种视察的范围之内,把无限制的空中侦察和空中摄影侦察都包括进去。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谁是诚心诚意谋求在朝鲜的真正停战,谁是企图利用停战来干涉朝鲜内政以达到其妄想中的侵略和控制朝鲜的目的。我方在朝鲜停战谈判之始,就主张讨论一切外国军队撤出朝鲜,这当然是保证朝鲜停战的最可靠的条件。但由于美方坚持要在朝鲜驻军,外国撤军的问题就被移到第五项议程中,作为向双方有关政府的建议事项。不过外国军队即令可以暂时不从朝鲜撤退,双方都不应有任何权利在停战期间继续从外国输入军事力量,包括人力和物力;为了保证停战协定的稳定,这是很自然的而且是必要的,这和美方所主张的不得增加在朝鲜的军事力量,包括人力和物力,以及对于机场的限制完全是原则上截然相反的两件事情。美方的主张是企图利用停战,不许朝鲜人民依靠自己的努力去行使他们天赋的自卫权力,进行他们的国防建设,使他们在遭受了美国侵略者灭绝人性的破坏之后,在美方强大的野蛮的侵略军还盘据在他们的领土上的时候,处于缺少防御的状态,以便美帝国主义者继续其侵占朝鲜的恶毒阴谋。同样的截然不同的立场也表现在视察问题方面。我方提出为了一定的任务而在一定的地点进行视察,这是为了保证停战协定不受破坏而应有的举动。可是美方却企图假停战监督之名,在朝鲜全境从天空和地面进行全面全体的情报侦查活动。这种毫无根据,毫无道理的自由视察的要求,甚至连美帝国主义的报纸华盛顿邮报都听不惯,而在其十二月六日的社论中发问道:”视察制度需要严密到什么程度才能给联军以保障呢?并未占领整个朝鲜的联军,好像不大可能期望它的一切条件能够获得全部接受。”美国侵略者恰恰就是已经疯狂到事理不知了。在它还只是占领了南部朝鲜的时候,它就想把整个朝鲜当做它的占领地区来看待,公然无耻地要求限制朝鲜的设备,在朝鲜进行自由视察,干涉朝鲜的内政。任何一个有政治常识的公正人士能够容忍这样的疯狂要求吗?

  美方为回答这一个人人都在要求答案的问题,提出了三个理由:第一、他们认为完整的国家主权在今天的世界上”已经不存在”了,因此他们就可以有权来干涉朝鲜的内政。第二、他们说他们在战时是能够对朝鲜干涉内政,限制设备的,因此停战时期也应该能够继续这种干涉。他们又说他们的这种干涉行动是为了保证停战协定的稳定。严格地说,这种无知,无理,狂妄,武断的说法都应该是动物园里面或者野蛮社会中半开化人的语言,不值得去加以理会。但是美国侵略者却不但在说着这种语言,并且正按照这些语言的意义在人类社会里面公然行动,这不能不要求我们加以严重注意。美国所谓的保证停战协定的稳定的理由是完全没有道理的。由于美国发动对朝鲜的侵略这一事实,朝鲜的限制设备正足以鼓励侵略而使停战协定不能稳定。真正能保证停战协定的稳定的是不从朝鲜境外进入任何军事力量,包括人力和物力。美方因为在这一点上理屈词穷,于是就扯到什么他们能够干涉朝鲜内政。不错,美帝国主义者对待它的仆从国家,是早已就在把它们的主权放在自己脚下,而放手地去干涉他们的内政的。它并且企图蹂躏全世界其他国家的主权以便独霸全世界。但是,今天它所面对的却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主权国家。这个国家为了保护其主权的完整和人民的安全,正在执行它的神圣权利来加强自己,抵抗美国的侵略。美帝国主义者虽然能够用野蛮的炮火在物资方面给朝鲜造成损失,但是美国空军参谋长范顿伯却不得不承认,尽管他们日夜不断地在朝鲜疯狂轰炸,朝鲜还是有”三个飞机场被发现正在扩充之中”,可见美方在战时是没有能够限制朝鲜的设备的。正因为它即使用了野蛮的侵略战争也不能达到其破坏朝鲜的主权的目的,因此,它才又企图从谈判桌上取得它在战争中所得不到的东西。既然主权和内政的问题不能够由美国的野蛮将军们在战场上解决,而要提到谈判桌上来,那么美帝国主义者首先就应该停止在美国增加军备,停止建筑机场船坞,欢迎我方代表到美国去从天空和地上进行自由视察。美国侵略者应该首先把它的完整的国家主权交出来由我方支配和控制,这才符合于他们的完整的国家主权在今天不存在的主张。美国一面这样主张,一面却又自己不肯这样行动而以种种欺骗的办法、矛盾的理由和威胁希图从谈判桌上夺取其他国家的主权,希望利用停战谈判来得到侵略战争的果实。这决不是表现它的强大,相反,而是表现它的软弱。

  一年半以来的朝鲜战争给骄狂的美帝国主义者上了沉重的一课。它证明了美国的陆军固然是担负不了侵占朝鲜的任务,就是它所视为王牌的空军也在我方人民空军的坚强打击之下越来越中气不足,顾此失彼。对中朝日益壮大的人民武装的深刻的恐惧就是美方坚持干涉朝鲜内政的权利,希图借此保持他的侵略地位和力量,不能达到这个目的就宁愿使朝鲜谈判拖延下去的真正原因。

  我们知道,迷信武力并妄图以战争来征服世界的美帝国主义是把它在朝鲜的一切希望寄托在军事力量方面的。在谈判以前,它固然是倾全国陆军和空军的力量来在朝鲜狂轰乱炸,正如在我们抗战中的日本帝国主义一样,希望以狂轰乱炸来摧毁人民抵抗的意志。就是在谈判之中,它也是左一个夏季攻势,右一个秋季攻势。美国首席代表乔埃天天在谈判中夸耀他们的所谓“军事压力”,希望以这种所谓的“压力”,来帮助他们在谈判中讨得便宜。但是尽管他们夸耀压力,他们却早已知道这个压力是靠不住的。仅仅在从一九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到今年十月十日的十一个半月中,我方一共毙伤俘敌军达三十八万七千余名,其中光是美军就占了十七万六千余名。美国所倚赖的空军在十一个半月中被击落、击伤和缴获的飞机是二千三百余架。特别是自从美国的所谓秋季攻势以来,美方在飞机方面的损失大大增加,美国整个统治阶级被我方空军威力的强大以及他们自己的飞机的损失所震动。美国空军参谋长范顿伯在特别为此来到朝鲜,研究了情况之后,不得不于十一月二十一日的记者招待会上公开承认“空中的情势可能变得严重,甚至危急”;“假如没有我们在空中的支配性地位,我们几乎必然早已被赶出朝鲜去了。”由此可知,美国在朝鲜的心病是它的武装力量与它的侵略企图严重地不相配合。一方面,它看见了我方人民空军日益增长的当前威胁感到恐惧;另一方面,它又不肯因承认困难的增加而停止其侵略朝鲜的企图。因此,只好希望混水摸鱼,一时说要限制我方全部的军事设备,一时又说是要限制飞机场和有关设备;一时要不许增加军事装备,一时又强调不许增加飞机;一时要到处视察,一时又特别指定要视察空运港口,杯弓蛇影,处处皆兵。并且明知这些都是干涉朝鲜内政,损坏朝鲜主权的不法要求,是说不出正当理由的,于是信口开河,说了是为保证停战协定的稳定,又要扯上什么完整的主权在今天不存在的谰言,吹嘘什么它在战争中已经限制了我方的设备的诳话。这一切完全是矛盾混乱,自欺欺人。并且为达到其如果不能干涉朝鲜内政就要拖延谈判的目的,采取了对人民对战俘完全不负责任的做法,急急乎要讨论战俘问题,以便利用被俘士兵来就第三项议程作讨价还价的资本,因此,美方一面高声喧嚷说他们如何关心战俘,而在第四项议程的讨论之中,他们反来拒绝讨论迅速释放俘虏的问题,先来索要俘虏名单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视察权利。并在每日的小组会议中,无中生有,节外生枝,尽量拖延。其目的正是为了希望找到口实,造成某种压力,以便对其在第三项议程中的无理要求和拖延办法有所帮助。在这种不负责任不计后果的战术的拖延之下,三十天的谈判期限即将被消耗完结。而美国坚持干涉朝鲜内政的无理要求已经使全世界亿万爱好和平的人民的和平愿望以及千万战俘及其家属的团聚热望遭受了一次重大的打击。这种拖延谈判的后果应该由美帝国主义者担负全部责任。

  至于我方则一贯本着迅速取得停战协议以便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主张,认为在停战期间外国军队和外来军事力量只应撤出朝鲜而不能进入朝鲜。我方既无意从朝鲜境外输入军事力量,也绝对不能容忍对朝鲜内政的任何干涉。这是因为我方所要求的不是使战争在朝鲜继续下去,而是要在朝鲜取得停战;不是要在朝鲜保持战争状态,而是要在朝鲜取得和平。我们中国人民将和朝鲜人民一道继续本着我们的一贯主张,为争取一个公平合理的朝鲜停战协定而斗争。假如美帝国主义者由于过度害怕而像一个中风狂走的疯人一样,竟敢从拖延谈判而走向破坏谈判,他们的这一企图必将遭受我们坚强的打击而终于不得不来接受一个公正的和平。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1年12月26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