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惨败的美军

  当美国侵略军正在狼狈溃败的时候,我军后方的“美国兵”是愈来愈多了。这些人因为认识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不可抗的力量,及时放下武器而保全了自己的生命。记者在长津湖以北某地看到了刚从前线押解下来好几百美国战俘,他们是在长津、咸兴地区围歼战中被我人民志愿军俘虏的美国步兵第七师的官兵。他们受着我志愿军很好的优待,受伤的都已获得了初步的治疗,他们不但可以得到温饱,而且被小心照顾着,避免给他们自己的万恶的飞机炸死。虽然有许多人因为“回家度圣诞节”的梦的破灭而懊丧,而且有些因为想念家庭竟像小孩子般地哭泣;但是他们却无不为自己还能活着,还能盼望和他们的家人度过明年的圣诞节而庆幸,他们曾亲眼看见多少他们的同伙在战场上丢掉了性命,而另外的一些则还穿着单薄的衣服在风雪中等待着死亡。

  这个美国第七步兵师已经几乎被全部歼灭了,曾经给蒋匪介石当过“军师”的师长巴大维没有想到会在朝鲜的战场上受到了中国人民的严惩。据美国俘虏说,他有一架直升飞机经常停放在离他指挥部仅数百码的地方,随时准备逃跑。

  巴大维手下的这个师是真正的少爷兵,原驻在日本的北海道,士兵们绝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新兵,有许多是还没有达到投票年龄的小孩子。他们入伍后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便被派过日本去享“占领福”去了,从来就没有想到他们会被派去打仗的。九月中编入李承晚傀儡政府在南朝鲜抓去的壮丁,把人数扩增到两万二千多人。九月下旬便离开了日本,参加了麦克阿瑟亲自指挥的登陆战,但实际上并没有担任过战斗任务,只有一部分在水原附近打过仅仅五个钟头的仗,损失了一百多人。以后就开到釜山,十月下旬乘登陆艇在东海岸的利源登陆,准备在东线配合“结束战争的攻势”。他们到了咸兴以后,就指兵北向,无阻无拦,顺利地直奔长津湖。他们一边走一边谈论着带些什么掠夺品回去给爱人作圣诞礼物。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狂妄者到了旧津里附近,就遇到了我人民志愿军的阻击了,挨了当头一棒,便立刻象兔子一般回头窜逃,但是已经发现被我人民志愿军所严密地包围,不到几天,第三十一及三十二两个团已完全被歼灭,这几百俘虏是仅有的残存者。

  这些美国官兵本来以为凭着优越(其实也不见得优越)的装备,就能够所向无敌,遭受了沉重的打击后才恍如大梦初醒。炮兵团五十七营的上尉史皮尔(Speer),一个曾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回想到他们的惨败遭遇,直率地说:“凭良心说,我们飞机和大炮的火力是相当强的,经过几十分钟压制的轰炸与轰击之后,满以为敌人的阵地一定已经被摧毁了,而且飞机的侦察也向我们证实这一点,但是当我们的步兵向前夺取敌阵的时候,却被你们军队的机关枪与手榴弹打得头破血流,我们真不明白是什么道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能抵挡炸弹和炮弹的新武器?”第三十一团的一个中尉柯克(Coke)还有点不服输:“你们的山地战的确是拿手的,但是如果在平地作战,恐怕我们比较有点办法,因为我们的坦克在山地上不能发挥威力。”史皮尔却提醒他的伙伴:“你别忘了他们也有坦克的,而且他们的手榴弹是一种厉害的反坦克武器。”

  敌人对于我志愿军运动的迅速极感惊奇,甚至都想不透为什么开着汽车还跑不过我们战士的两条腿。他们最害怕我们志愿军的迂回和侧背攻击。我们志愿军的夜袭也是最使敌人胆寒的。三十一团的上等兵兰勒(Fred Lane)说:“在黑漆漆的夜里,飞机大炮失去了作用,听见了枪声还不知道敌人在那一方”。有许多俘虏被问到是在那里被俘的时候,他们的回答是:“在睡袋中。”一个上等兵波德(Boid)厚着脸皮道:“在日本的时候,我们每天都在盼着夜的来临,好去找女人和喝酒的地方;而在这里,太阳一下山,我们就心惊胆跳了。”他们都承认没有办法对付我们志愿军这种他们认为“不文明”的夜袭。

  俘虏们谈起我们战士斗志的旺盛与作战的英勇都犹有余悸,好几个人同样都说:“你们的士兵打起仗来勇猛得像狮子。”他们许多人并且怀疑为什么我们的战士会“那样的不怕死”。三十一团坦克连的一个坦克兵史葛(Scott)追述他被俘的经过说:“我们三辆中型坦克并排着向前开,担任掩护步兵冲锋的任务,我们的炮和机枪不停地向着前面射击,摧毁地面一切的障碍物,但是当我们驶近你们的阵地的时候,中国士兵一个个从壕堑中爬出来,冒着猛烈的炮火向前冲,跳上坦克往炮塔里塞手榴弹。另外两辆坦克都那样被炸坏了,我要赶忙把铁盖关起来已经来不及,看见站在我们坦克上的一个中国兵正要拉他手里那枚手榴弹的火线,我就急忙举起双手来,回头一看已看不见我们的步兵。”当然,对于我们战士吃苦耐劳的品质,嚼着橡皮糖打仗的少爷兵更是不能想像了。

  受到教训的侵略军士兵都明白了他们所以不堪一击的最重要原因是士气低落。炮兵团的上尉阿雷(Arrey)虽然没有听见过斯大林所说的“知道为什么而战的军队是不可战胜的”名言,但是他也已经明白:“你们的士兵都是为正义的目的而作战的,所以是无畏的军队。而我们作战只是因为上方命令我们作战,我们放枪只是因为想保全自己的生命。当我们知道我们遇到骁勇善战的中国志愿军的时候,便都为自己的命运耽忧了。我们的士兵被包围以后,便立刻陷于恐慌、沮丧与混乱,没有东西能重振我们军心,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逃跑,逃不了就只好投降。我们这样的军队是永远不会战胜的。”

  挨了沉重打击的敌人已经得到应有的教训了,还不接受教训的敌人,将继续被打击,一直到他们投降或者被消灭。


  (本报记者 谭文瑞)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0年12月21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