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战斗在敌人心脏


  二月中旬,担任麦克阿瑟“有限攻势”的东路先锋美军第二师第九团和李承晚伪军第八师等部,以每日一公里半的速度,缩头缩脑地窜到横城西北六十余里的上下榆沟一线。这个可怜的“进展”,使得麦克阿瑟得意忘形,重弹起“逼近三八线,控制大韩民国所占领土”以便“将来向满洲边境进军”的旧调。匪徒们正在洋洋得意的时候,一只沉重的铁拳突然打在它们的身上。二月十一日夜,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突然出现在美军第二师第九团和李承晚伪军第八师阵地后方,直插敌人心脏,击溃了敌人的师团指挥所。冒进之敌(约三个团之众)还没有来得及掉转屁股,它的后路已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的尖刀部队切断。敌人全线立刻陷于混乱状态。在二十四小时内,一万二千九百余名敌军,被分割聚歼在横城南北、广田里(横城西北十余里,李伪军第八师指挥所驻地)东西,方圆数十里的山地里。


  二月十一日黄昏,前沿阵地响着时密时疏的枪炮声。数十架敌机和往常一样,盲目轰炸着地面的村庄。此刻,一支在朝鲜战场上屡建战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正在穿越满布敌军的山岭,向着敌军腹地——广田里疾进。这是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这支志愿军要从密布着两团敌军的山头阵地中,寻觅一个空隙,猛插到敌军心脏中。我志愿军必须不怕敌人侧击,必须翻越六十里的高山陡崖,在拂晓前攻占广田里。“插到敌人心脏开花”,“占领广田里就是胜利”——志愿军战士们为这种光荣的尖刀任务鼓舞着,奋不顾身地钻入敌阵之中。

  夜。漫山遍野覆盖着深雪。寂静的深山中响着唰唰的脚步声——尖刀部队在跑步前进。突击班班长周祥双带着两个战士,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突然迎面山头上响起机枪,子弹闪着光,从周祥双的耳边擦过。周祥双知道敌人已经发现自己,现在必须打它个措手不及。于是,他大声喊道“机枪组快上来!”。机枪射手周思谟十分懂得时间的宝贵,他挺直腰干,端着机枪,向着敌人猛冲猛扫。三个敌人倒下去了,敌人的机枪再也不叫了。八班勇士飞似地奔上山头,没有死的敌人纷纷滚下山去。尖刀部队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快步向前挺进。

  敌人的排炮沿路封锁尖刀部队。弹片擦破了战士们背上的干粮袋,战士们继续前进。山陡雪滑,许多战士跌倒了,手摔破了,脸擦破了,爬起来继续前进。直着腰前进,弯着腰前进,有时是爬着前进。无论如何,战士们是不停地前进。这时人们只有一个信念:“插到就是胜利”,“紧紧抓住敌人!”

  尖刀部队按照预定时刻,出现在广田里北山。敌人的腹地响起枪声,敌人完全混乱了。广田里之敌没有招架即仓惶逃命,广田里以北及以西之敌因后路已被切断,立刻乱成一团。在广田里正西半里路的一段公路上,有一百多辆拉着重炮的卡车、指挥车、辎重车,互相夺路冲撞,摩托声和敌军的呼喊声搅成一片。山坡上,稻田里,到处奔跑着丧魂落魄的敌人。七连的战士向着溃乱的敌群追逐猛扫,一面打枪,一面喊着:“我看你们向那里跑!”。这些战士冲得是这样凶猛,敌人的机枪射手还来不及架好机枪,就倒毙在枪旁了。这时,敌人两辆笨重的坦克正在夺路逃命,结果跑进志愿军战士们替它们布置的天罗地网中。五班的青年团员于水陵,隐约看见头一辆坦克张着炮塔盖子,嗡嗡地滚来。根据过去打坦克的经验,这是最好的时机了。他右手紧握着炸弹,等坦克滚到十米左右,蓦地跳起来,扑向坦克,把炸弹扔进塔盖里。坦克喷出一团火焰,又滚了十几步,停下不动了。后面那辆坦克见势不妙,慌张地乱打炮。“坦克不可怕,我们有破甲雷!”五班长拿着破甲雷喊着,正要扑上去,破甲雷却被于水陵夺过去了。“我去!”“你一定要完成任务!”“不完成任务不回来!”于水陵敏捷地冲向坦克侧翼。他刚刚靠近坦克,被坦克后面的美国兵猛射了一阵子。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大腿,但他咬紧牙挺身扑上去。坦克的尾部爆炸了,于水陵也倒在地上,血染红了裤腿。但他没有吭声,继续从腰中拔出一颗手榴弹,向美国兵掷去。


  天朦朦亮了,以广田里为中心的四面山上,响起紧密的枪声。人民志愿军尖刀部队又分出许多“小尖刀”,分别抢占制高点和重要的阵地。混乱的敌人还企图夺路南逃,但志愿军某连已抢占了楔入东西和南北两条公路交叉点上的高地,堵住敌人的逃路。

  敌人知道不拔掉这个钉子,他们是无法逃脱的。他们用尽所有的武器:前山、左右山上的迫击炮、重机枪,公路上的坦克炮,集中向高地轰击。步兵跟着扑上来。志愿军战士们听见枯草中有沙沙的声音,不久,最前面的五个美国兵已经爬到跟前。四班长邓百铭蓦地跃出工事,用一只手夺过来头一个鬼子的卡宾枪,另一只手勒住这个鬼子的脖子。这个鬼子嚎叫一声,抱着头滚下山坡。跟在后面的敌人,也纷纷向山下狂奔逃命。

  一次又一次,美军步兵的反击被打下去了。

  战斗继续进行着。志愿军阵地上的松树被炮火轰折了,岩石被硝烟薰黑了,工事一次又一次被弹片掀翻了,山头被排炮犁遍了。但是,志愿军的阵地屹立未动,志愿军的机枪继续猛扫公路上拥挤逃命的敌人。六○炮炮手侯成真打光了炮弹,便拿起负伤同志的自动步枪瞄准射击。机枪射手高吉浦,肩部被敌弹打穿了,仍继续猛扫敌人。九班正副班长都牺牲了,战士赵炳基从毁塌的工事里爬出来,拂去身上的泥土,鼓励身旁战士说:“敌人虽多都是败兵。我们只要坚持便是胜利。我们有自动步枪、手榴弹,不能让敌人跑掉!”

  就这样,他们紧紧地拖住了敌人。


  当然,炮火不能拯救敌军覆灭的命运。公路上成千的敌人被堵截着,被聚歼着。乱成一团的敌人逐渐分散开了,数百人一股,几十人一群,在每个山头和山谷中乱撞,活像热锅上的蚂蚁。来自不同方向的志愿军跟踪压下来,志愿军的一个排、一个班、一个战士,勇猛地插入敌群,杀伤顽抗敌人和捕捉俘虏。志愿军嘹亮的冲锋号声,撕碎了美李匪军的魂魄。现在敌人已经不是溃乱,而是溃散了。

  被插乱的敌军曾经盼望着白天,盼望着他们的飞机的来临。因此,当着天色大亮的时候,山顶上、山谷中,红一片黄一片地散布着许多联络飞机的信号板。但是,这时候,志愿军战士已经和敌军紧紧地扭在一起了,几十架敌机焦急地低空盘旋,无可奈何地看着一股股美李匪军被我捕捉。

  在广田里东山高地上担任堵击任务的某连指导员,远远看到上千的匪军被来自北面的志愿军跟踪追击,正在狼狈南逃。他想:“出击的时刻到了。”他来不及等待命令,就率领一排战士冲下山去。三十多个敌人迎面走来。指导员一下扑进敌人群中,飞起一脚,踢掉了为首一个匪军的卡宾枪。三班长袁义宝用冲锋枪对准敌人胸膛。走在前面的两个敌人,连忙回头摆手。接着,三十多个敌人都目瞪口呆地扔下枪,举起手来。

  还留在阵地的三排战士,看到一排捕捉俘虏,再也耐不住了。八班战士唐守智兴奋地叫嚷着:“俘虏老鼻子啦,赶快下山捉啊!”一股南逃的敌军碰到三排的勇士,扭头向侧翼山头乱跑。班长郭有荣带着机枪组,迅速插到山腰,拦头猛扫。三排长丁常富带领八班,乘势堵住沟口。四十多个美李军完全被卡住了。三排长用手比划着,让他们缴枪。第一个美国兵走出沟口,右腿跪地,右手撑地,侧着身躯,颤动的左手举起卡宾枪。三排长让美国兵站起来,美国兵诚惶诚恐地行了一个举手礼,又向三排长献上他的皮包。三排长拒绝了皮包,拍一拍美国兵的肩膀,让他不要害怕。事实教育了这个美国兵,他转过身来,大声呼喊,召唤他的同伴。二十五个美国兵和十多个李承晚伪兵,一个接一个地走出来,用类似的姿势放下了武器。

  在距沟口不远的地方,在这方圆数十里的山地里,麦克阿瑟的部下,这时进行着各种精采的投降表演。有的头下垂,两手高高举起;有的双膝跪倒,两手平举卡宾枪;有的头顶地,屁股朝天……

  麦克阿瑟所吹嘘的“运动战”,就这样毁灭在中国人民志愿部队英雄们的铁拳下了。(力文/以丁)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1年04月05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