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在云山战场上

  云山战斗结束的第二天晚上,我们乘着汽车、冒着雨赶到了战场上。这里仍然烧着熊熊大火:山头在燃烧、汽车在燃烧、村镇在燃烧--美国侵略军用火毁灭了战场周围的一切!

  我们的汽车穿过云山街的时候,看到了使人酸心的惨景:一两千户的镇子变成一堆黑灰了!到处荡着焦臭气味。透过仍在跳动的火光,我们看见了被打死、烧死的男男女女和孩子们的尸体。但是,就是在这些和平居民的尸体旁边,躺着匪徒们丢下的坦克、大炮、汽车、成堆的炮弹和匪徒们的尸体。就是这些没有人性的家伙,在前两天,还高叫着“感恩节(十一月二十三日)以前全部占领朝鲜”,而今天,在中国人民志愿部队的铁拳下,被打得落花流水,丢掉了自己的生命!

  在参观战场的时候,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指挥员和战士们向我们讲述了许多英勇的战斗故事,同时也告诉了我们:匪徒们在志愿部队的勇士面前是非常怯懦的。

  战斗是按原订计划进行的。各个部队顺利的完成了对敌人的包围,而后,差不多在同一个时间里,有许多把尖刀向敌人插去。夜是漆黑的,山峦崎岖不平,战士们越过大山、沟渠、工事,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冲下去,互相鼓励着:“同志们!冲啊!夜间的飞机是没有眼睛的,榴弹炮不能当刺刀用!”神速的猛扑,把敌人打乱了,战斗在许多个角落里进行着。

  某团三营在战斗开始的时候,奉命由侧翼扫清敌人,向敌人背后迂回。他们用轻机枪、手榴弹、刺刀为自己开辟前进的道路。一冲就是三十多里路,十几个大小山头,战士们在树丛和荆棘中间一面肃清敌人一面前进,美国兵被这勇猛的动作惊呆了;不少的美国兵还没钻出鸭绒被子,就滚到山下去了。当九连冲到一个山底下时,一队美国兵并未意识到来的是什么人,慌忙的给战士们让路,并且和战士们握手,但刹那间,枪就在他们的面前响起来了!在密集的枪声中,这些侵略军的兵士们,总是哇里哇啦的叫唤,有的吓的大声哭起来,能够听懂的只有一句,不少人在叫:“妈妈!”

  某团一营一连,也是用同样快的动作,向敌人进攻的。差不多用几个小时的时间,以二十名伤亡整整吃掉了美骑一师的一个连。打死八十多个,俘虏十四个。第二天上午十点钟,敌人从七十里以外的地方调来了五辆坦克,六百多步兵,配属了重炮,向一连固守的山头进行反击。战士们头上是飞机,远处是重炮,山脚下是坦克,一天中,山头上各处都被打着了,战士们仍不离开战斗岗位。最后,敌人将山上洒上汽油,投下火箭弹、烧夷弹,整个山上燃起了熊熊大火,这时战士们暂时退到山脚下等着,当敌人以为这个连队被火烧光,狂妄的指挥着步兵冲上山头的时候,我们的战士马上跳起来,端着刺刀反扑上去,匪徒们一看见明晃晃的刺刀又都滚下山去了。最后,敌人怕被包围,不得不从原来的路上退回去。

  我们正面的攻击将敌人逐出了云山,迂回的部队切断了敌人的退路,增援的又被打回去了,大批的敌人被压缩在云山西南的一段公路上。面对着全部被歼的前途,匪徒们作垂死的挣扎。他们盲目地用重炮向四面射击,五十五吨的重坦克像一座活的碉堡,跑来跑去卫护着他们的兵士,并且向我们的火力点攻击,为了很快地消灭掉它,战士们响亮地提出:“同志们!向坦克攻击,立功的时候到了!”惊人的事迹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某团三连六班战士王有一个人跳上了坦克的塔顶,只身与坦克搏斗;某团七连小战士鲁良士,一个人抱着两个爆破筒,跑到了坦克跟前,将爆破筒塞到轮带中去,使这个钢铁的怪物在一阵烟火中只跳了一下,便躺在那里不动了。战士崔殿福左肩上负了伤仍然坚持战斗,他曾爬上坦克,用刺刀撬开炮塔的盖子,把驾驶员打死在坦克里,这些战士们的行为使坦克在这里都当了俘虏。

  类似这样英勇的故事是非常多的:比方在歼灭敌人步兵的时候,班长张友君带着一个战士,曾将五个美国兵追了二里多路;机枪射手高升像端着冲锋枪一样的端着轻机枪冲向敌人。这些英雄的行为,把那些匪徒们的胆都吓碎了。他们昏头昏脑地像木头人一样地在那里等着挨打。这样的故事同样出现在每一个战斗的角落,在战场上被当成笑话传流着。

  当战士王有爬上一辆坦克时,突然发现在离坦克不远的地方爬着五个美国兵,他们瞪着眼看着王有一个人与坦克搏斗,一枪不放。王有打完坦克后回来,看见这五个美国兵仍然像蛤蚂一样爬在那里,他一个人又向那五个美国兵扑去。这时,那些家伙才想到跑,结果都被消灭了。一个夜晚,某团团长带着两个通讯兵到一个小山头上指挥部队。他命令两个通讯员到周围搜索一下,自己便找个地方坐下来。刚坐下,看见对面有两个圆家伙发亮,仔细一看,是两个美国兵戴着钢盔,头靠着头,端着自动步枪坐在那里,又仔细一看,枪口正对着自己的胸口。团长因为没带手枪,便叫通讯员:“喂!快过来看看这是什么玩意?”通讯员缴了这两个家伙的枪。在消灭敌人的步兵时,有不少战士冲到汽车跟前,看见了许多屁股,美国兵都把头藏起来了!有的一看见我们的战士到了,立刻跪下缴上了自己的枪。战士李连先冲到一个洼地刚卧下,马上发现身旁有两个美国兵,他迅速跳过去夺他们的枪,当他与另外一个美国兵搏斗时,另外一个呆在那里看着,这样都被他一个人消灭了!

  我们的战士,就是用这样顽强、勇猛的战斗动作,在每个角落里歼灭敌人的。那些武装到牙齿、依靠着重武器、自动火器,高叫着进军鸭绿江的匪徒们,在这里遭到了沉重的打击。战斗之后,战士们纷纷谈论着第一个交手仗中的故事。他们说:“这些兵看起来个子很大,拿的武器也不错,但一碰到咱们就装狗熊了!”有些战士看到周围仍在燃烧的时候,又向上级请求战斗任务了,他们说:“这次仗打的还不过瘾,将来一定要打更大的仗,消灭更多的美国侵略军!”


  (东北日报随中国人民志愿军记者顾雷、吴少琦)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0年12月10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