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战斗在长津湖畔

  长津湖是北朝鲜美丽的湖泊,今天,它的周围,已变成美国侵略军的坟场。

  零下三十度的严寒,酷烈地侵袭北朝鲜的崇山峻岭。一切都冰冻了。大雪盖在严峻的岩石上。落叶树的枝杈在冷风中发抖。苍色的松树在寒风中发出沉重的吼声。只有长津湖和赴战湖还没有结冰,绿色的湖水中,冒出阵阵的白气。每天的拂晓,团团白雾从湖面上升起来。美国侵略军经常在早晨开始他们的侵略进攻。

  长津湖北临鸭绿江,美国侵略军的一个矛头,从这里直指我们祖国的边防。中国人民绝对不能容忍侵略者在这里继续猖狂。因此,鸭绿江南岸,北朝鲜丛山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一部,在这里进行着艰苦卓绝的英勇的抵抗。

  美国侵略者的飞机白天成群结队地在天空中横行,重浊的马达声扰乱着朝鲜和平的天空。烧夷弹不断投向可爱的村庄,朝鲜人民的苦难,每时每刻都在增加着。旧恨添上新仇。

  热爱自己祖国、深切同情朝鲜人民的我国人民志愿军钢铁战士们,在朝鲜的连绵无尽的山峦间进出。西伯利亚的沉重的寒流,冷却不了我们钢铁战士的心。在冰雪的战壕里,战士们坐卧在冰冻的土地上,有些人吃着带着冰碴的马铃薯和雪团,但是,他们没有怨恨。他们知道,如果要保卫可爱的祖国,就不能不在这样困难条件下进行反侵略的进军。

  一切仇恨都指向敌人。战士们在战壕中经常开漫谈会,研究抗美援朝的意义,分析美国这个“纸老虎”的现状和前途。大家都看不起美国侵略军,但是,大家又相诫不要轻敌。许多战士把决心书交给指导员,争取在火线上立功,希望能够因此被吸收加入共产党。

  北朝鲜的前线,战斗是频繁的。

  十一月二十八日,在长津湖东南的新兴里以南的一个小山上,进行着一个白天的战斗。二十七日夜里,志愿军某部曾经解放了这座小山,把敌人压到山下去了。敌人在第二天开始反攻。朝鲜的冬夜是漫长的,二十八日上午六时半,夜幕还未完全扯开,战士们正在山上和寒风搏斗,敌机的袭击就开始了。一来就是十六架,各种类型都有。战士们躺在避弹坑里,看到两个机身的“黑寡妇”型飞机,战士们就说:“这是来吊孝的!”有些战士,在过去对“黑寡妇”有些经验。因为,“黑寡妇”来,就表示敌军快败了。美国的飞机狂炸一阵之后,就开始了步兵的冲击。我人民志愿军战士们沉着准备,等敌人接近时,投出一排手榴弹,就端起刺刀,和敌人进行白刃战。敌人平素仗恃的飞机和大炮,此时完全失掉作用了。于是,他们溃退了。

  从上午六时半到十二时,敌人“反击”十几次。原来留在山上的两个班的战士大部分伤亡了,营部的书记、司号员、卫生员都投入战斗。参加这次战斗的战士李树弟和卫生员赵明毅对记者说:“我们是抗美援朝的志愿军,绝不能叫敌人反击成功。他们是凭飞机打仗,但是,在第一线,在近战中,飞机根本没有什么用处。”赵明毅在打击敌人的“反击”时,从牺牲的烈士身上,从负伤的同志手中,拿过手榴弹,狂烈地向敌人投去。在飞机轰炸的间歇时,他又跑来跑去地抢救伤员。十一点多钟,一架喷气式敌机向他俯冲而来。他这时似乎被人推了一跤,左手发麻,神经激烈地震动了一下。但是,当他清醒过来之后,他又把一个胸部中弹的战士背到救护所。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一个袖子冰凉僵硬,原来是左臂已经负伤,血已经结冰了。

  黑夜,繁星和弯月照亮积雪的山路,无数人流涌向敌人。很显然,在朝鲜战场上,反攻的日子已经到了。白天,战士们坚决守住已得的阵地。夜里,战士们向敌人进行新的、无情的攻击。在苍茫的群山中,有敌人的地方也就有我们,到处都是枪炮与喊杀的声音。敌人的飞机焦急地在天空盘旋,用战士们的话说,不过只是“瞎哼哼”。敌人的大炮在夜间也嘶哑了——无法选择射击目标。战士们携带着轻快的自动火器,全身火热地向敌人前进。

  柳潭里就是一个夜战的例子。

  柳潭里紧靠着长津湖。湖北群山,曾被美军践踏。从十一月二十七日开始,我国人民志愿军逐山争夺,把敌人压缩到柳潭里。这个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拥塞着千余敌人、百多辆汽车、二十几辆坦克。怯懦的敌人把全部坦克开到村的周围,作成活动的机关枪巢和地堡,他们决心固守柳潭里,等待突围的机会。

  “突围的机会”果然到来了。美国兵发现西南方向出现了一个“缺口”,立即抛弃全部辎重,向西南狂奔。这个“缺口”是我国人民志愿军某指挥部布置的。公路上摆着各种障碍物,路陡而滑,车行不便。从十二月一日上午十一时到二日晨二时,这些坐着汽车的美国侵略军,只走了十五里。十五里处是一个迂缓多树的山涧,志愿军某部早在那里给敌人掘好了坟墓。

  某部战士在潘副营长率领下,在敌人逃出柳潭里三小时后,赶到这个破烂市一样的村庄。这股敌人逃得这样仓卒,以致没有来得及烧掉房子。柳潭里街上堆满大炮、汽油、车辆和未及掩埋的敌兵尸体。纸烟、罐头到处皆是。战士们来不及打扫物资丰富的战场,一直向敌人猛追下去。

  这些奋战多日的战士们是和敌人平行竞走。战士们常常要在没有路的岗峦和山涧中前进。丛林撕破衣服和手脸,鲜血冻在长期未能洗濯的皮肤上。每个人都不知道跌了多少跤,浑身滚成雪团。重机枪也有时从失掉知觉的手上滑到山涧中。

  我们一个排的队伍赶到十五里处时,正切着敌人的汽车队一半。战斗开始了,战士们首先击毁敌人一辆担任掩护的坦克,死坦克阻绝了狭仄的朝鲜山间的公路。这时我们全部火力都向敌人集中射击,敌人的汽车燃起熊熊大火。自称建军一百六十年的所谓“天之骄子”的海军陆战队第一师的部队,立刻混乱了。敌人这时根本不敢下车,仅以超越我们战士很远的六○炮和机枪盲目射击,同时惊慌失措地狂叫起来。

  在弯月的清白的微光中,从南方飞来三、四架敌机。地面上的美国兵立刻射出一串信号弹,表示下面是“自己人”,敌机无可奈何地飞走了。战士们集中地向庞大的汽车队投弹、射击。半点钟以后,山涧表现了真正的静寂。这一个排英勇地击毁了敌人三十多辆汽车,四辆坦克;击毙二百七十多个美国兵,俘虏三十人。我国人民志愿军只有一个重伤,三个轻伤。

  现在,朝鲜战线逐步南移,如果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军不撤出朝鲜,则比较暖和的南方,将更利于我抗美援朝志愿军的作战。

  (本报特派记者 李庄)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0年12月17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