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美国侵略军的兽性

  在朝鲜,无论是城镇或乡村的墙壁上,人们常常可以看到一张凄惨的用血泪绘成的图画:一个朝鲜母亲倒卧在地上,血肉模糊;她的幼小的孩子,正用一种迷妄的神态哭泣着,仍在噙着母亲的乳头。任何人看了这张图画,都会心酸泪落。这张血泪绘成的图画,是一件实事,它发生在朝鲜忠清北道的永同郡,时间是八月四日。我怀着沉重哀悼的心情,看完八张纪录这次惨案的照片。八月三日,美国侵略军败退到永同郡的朱共里、林界里一带,强迫当地村民在一天之内搬光,而且只能向南方走。朝鲜农民讨厌透了美国人,他们不愿南行,相率北去。北方是人民军的进军道路。农民们觉得,在人民军那里,自己是安全的。美国陆军用机枪扫射逃离者的行列,同时用无线电和飞机联络,轰炸这一群手无寸铁的人。农民们为了躲避敌机,逃到黄涧里以东三公里的铁桥下。但是,他们又被美国陆军包围了。农民们受到美国机枪的集中射击,当场死二百余人,伤五百余人。救护队的人们流着热泪,用三天的时间,清理了这个杀人场。在这次屠杀中,死了上百的母亲,留下十几个可怜的噙着母亲乳头的婴儿。

  在庆尚北道清松郡,美国人捉住一千多无辜的农民,把他们分成三队——青年妇女为第一队,中年妇女为第二队,男人为第三队,用机枪逼迫着过洛东江桥。第一队已经过完,第二队正在桥上进行时,桥被美国人炸毁了。无数中年妇女堕入江中,四散逃走的男人遭到美国机枪的扫射,青年妇女全部成为美国人的“俘虏”。我在庆尚北道旅行时,很少看见青年妇女。美军所到之处,青年妇女都被他们带走了。

  美国侵略军的兽性,是由中世纪暴君的野蛮、二十世纪法西斯的残忍和最新式的杀人技术与杀人武器所构成的总和。人民军缴获了美国人许多照片,其中竟有这样的镜头:在汉城以南的一个小村旁边,美国人和傀儡军把一群农民圈在电网中,然后在电网外面用机枪扫射。照片上有一个美国人,正用照相机纪录这个悲惨的场面。人民军缴获的照片是另一个美国人的作品,他把和他同时照相的美国人也摄入镜头了。在水原,美国人强迫被捕的父女在一起交媾,然后用机枪把他们一齐杀死。这种完全丧失了人性的罪恶行为,也被美国人摄入了镜头。美国人原拟把这种“战利品”寄给自己的亲友,作为“征伐”战争的纪念,只是寄得晚了一些,人被人民军所俘虏,照片也被人民军缴获了。

  美国飞机用炸弹、烧夷弹与火箭炮炸毁了汉城的龙山区,他们在这里给朝鲜人留下了永远不能抹灭的仇恨的记忆。一年以前,龙山区发生了一件和轰炸的性质相同但形式不同的惨剧,那次惨剧,和美国人在我国北京制造的“沈崇事件”是一样的。龙山区厚岩洞(街)住着一个李承晚傀儡政府的公务员,他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妻子。一九四九年初的一个黄昏,美国第二十四师团的两个士兵,潜入公务员家中,强奸了他的妻子。行凶以后,美国人用绳子捆住这位被侮辱的女性,就逃跑了。公务员公毕回家,看见妻子的泪痕和绳索,非常惊愕。几经追问,妻子羞涩地告诉了他。第二天,公务员和妻子一起到美国占领军总部报告事实真象,要求追查凶手。美军总部的官员问她:“你怎么知道那个士兵是美国兵呢?”妻子说:“他穿着美国军装,是美国人。”美军总部派了一个副官,领着公务员夫妇到总部指定的军营中寻犯罪的士兵,当然没有找到,谁知事有凑巧者,第三天,公务员夫妇在街上遇到那两个罪汉,罪汉问明他(她)们的来意后,竟非常轻松地说:“这种事情,我们的上司是默认的。而且又不是我一个!”凶手是找到了,但是怎么办呢?以后始终没有下文。

  美国人对南朝鲜还在实行军事占领而李承晚还未粉墨登场的时候,南朝鲜发生过无数次类似龙山厚岩洞事件的罪案。一九四八年初,从木浦(全罗南道一军港)到汉城的一列火车,载着许多美国兵,停在里里车站上(属全罗北道)。美国兵发现车站上有两个青年妇女,立即把她们拖入车中。三个美国军官当着众人面前,轮流强奸,二十几个美国兵停足围观,拍手大叫。这件罪案迅速传遍南朝鲜,群情大哗,纷起抗议。南朝鲜妇女同盟的代表会见了美酋霍奇中将,要求惩凶道歉,霍奇当时都答应了。但是,此后也是永无下文。妇女同盟的代表再去美军总部,始终没有负责人去接见她们。一年以后,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龙山厚岩洞事件,可说是里里事件的结果。那个犯罪的美国兵说得好:“这种事情,我们的上司是默认的。”

  美国人霸占南朝鲜的时候,肆无忌惮地犯罪行凶。现在,他们眼看自己的侵略势力要被朝鲜人民赶出去了立刻对朝鲜实行了疯狂的毁灭性的破坏。他们集了B29、B25、B24和喷气飞机,对准每一个刚被解放的村庄轰炸扫射。许多村庄常常在解放后的两三小时之内,即遭受到美国飞机的袭击。美国人的枪口显然是对准朝鲜和平人民的。否则,它为什么普遍使用燃烧弹和火箭炮袭击朝鲜农村中的草房呢?八月十三日下午,我在京畿道高阳郡广场里,目睹一幕美国飞机虐杀朝鲜和平居民的惨剧。美国人的野蛮残酷,虽希特勒也不能比拟。广场里是个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竟被七架美国飞机攻击了半小时。这七架飞机中,至少有两架B29。美国飞机向广场里的中央,投下三枚燃烧弹,十五户农家的草房和家具立刻被烧毁了。十五户,几乎等于半个广场里。美国飞机低飞扫射惊慌逃避的农民。机枪的狂叫声中交杂着孩子们的哭声和母亲们的唤呼声。在这一场没有对手的战争中,美国人杀死了十六个农民,另有二十八个农民负重伤,七个农民负轻伤。“美国人长于和手无寸铁的朝鲜平民作战”,我初到朝鲜时一位人民军的下级军官这样说。我亲眼看到的广场里惨案,又给这句话作了一次新的有力的证明。汉城解放迄今,已被美国飞机袭击八百余次。市民死亡二千五百余人,轻重伤五千余人。房屋被炸毁一千五百栋,学校和医院被炸毁七个。因敌机轰炸而无家可归者达二十二万人。二十二万人几乎等于卢森堡全国国民的数字。

  这些事实,能够说明美国兵的顽强和英勇吗?恰恰相反,它并不表示美国人的英勇和顽强,它只能说明他们是无耻和怯懦。在大邱前线,美国人和傀儡军促住许多妇孺、学生,强迫他们站在阵地的最前沿,给自己作挡箭牌。美国人不断袭击已被解放的仁川、木浦两港。他们坐着军舰,在离海岸很远的地方抛锚,以大炮向港内居民轰击。在庆尚南道,美国人捉住许多年老的农民,让他们派代表告诉游击队说:如果游击队敢于继续袭击美国人,这些老农就要被作为人质处死。

  在庆尚北道,美国人坐着汽车逃跑以前,先派遣一些“勇敢的宪兵”,用机枪逼着傀儡军,在人民军的前进路上埋设地雷……。

  但是,不论如何,朝鲜人民在这次战争中已经获得深刻的教训。他们牢牢地记住了美国人欠下的血债,这种血债是必须清算的,而且清算日子已经不远了。

  (本报特派记者 李庄)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0年09月03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