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汉江南岸战斗:坚守文衡山

      一、雪坡上的支部会议

  海拔四九六公尺的文衡山,是在汉江南岸广州郡东南群山中的一座高峰。它是从龙仁通往汉城公路西侧的主要屏障,与西边从水原到汉城公路两侧的白云山、帽落山、修理山遥相呼应。敌人纠合了约一个团的兵力,向这座山猛犯。

  二月七日我志愿军某部第二连,经过十多天的连续苦战之后,又光荣地接受了坚守文衡山前沿阵地的任务。寒风吹向山顶,勇士们在熟练而迅速地建筑工事。

  九点钟的时候,支部书记在雪坡上召开了党的支部委员扩大会议。指导员刘甚友同志向大家说:“咱们接连着跟鬼子打了十几天,个个都是好样的。这次咱们一定要保证完成坚守的任务,保护主力的安全出击,大量歼灭敌人。”

  青年团员马家顺首先向党表示说:“我们都看见了朝鲜老百姓所受的苦;我记住了这笔血债。我向大家挑战,坚决在这次任务中替朝鲜老百姓报仇,争取立功入党。”紧接着,大家都纷纷下了决心,当场宣誓,要坚决守住阵地。

      二、三天两夜的战斗

  天刚黎明,敌人十几辆坦克和十余门重炮,从山脚下猛烈地向二排阵地轰来。勇士们忍着饥饿,瞪大因没有睡觉而充血的红眼睛,监视着敌人。待敌人接近,步枪手榴弹就一齐开火。二排排副郗传贵,四枪四中,接着投出了两个手榴弹,又炸死三个。这天敌人又继续进行了第二、第三次进攻,兵力由一个排增加到一个连,也没有冲上来。

  第二天下午,指导员和副连长爬上了高峰,在石头后面了望,看见从山根下的公路上,远远开来二十多辆满载着敌军的汽车,另外还有十几辆坦克。指导员说:“敌人增加了兵力,明天又有一场激烈的战斗。”

  “来吧!你再添几个营,老子也不怕;子弹完了有手榴弹,手榴弹完了还有刺刀和石头;怕了你,就不算中国人民志愿军。”副连长刘品海接着说。

  夜里敌人一个侦察班偷偷地摸上山来,哨兵同志发觉了,打了两个手榴弹,炸倒了头前的三个,其余的都慌慌张张地退回去了。

  指导员走进了各个工事,亲热地问道:“冷吗?同志!只要我们守住明天,我们的主力就会插到敌人后面了。大家要坚持到最后,这是考验我们每一个同志的时候。”两天两夜没有合眼的指导员,眉毛上挂满了冰霜,但这个像钢铁一样的人仍然在这寒冷的冬夜里忙碌地到处走动。

  早上五点多钟,敌人开始用增援的火力向三排阵地猛攻。七点多钟,天已经大亮了,这时清清楚楚地看见敌人已经占领了下面的小山包,距离三排阵地只有一百米远了。指导员夺过一个同志的步枪来,打了十多发子弹,四个敌人便送了性命。他看到敌人还在往上冲,就喊:“一!二!”大家喊了一声“杀!”都端着刺刀,跳出工事,冲了下去。共产党员曹仲银,第一个冲到敌人面前,吓得发抖的一个美国兵,没有来得及还手就被刺死了。匪徒们看见我军这样勇猛,扭转屁股就滚下山去了。

  半点钟后,敌人又往上冲。三排排长田家友受了重伤,指导员要他下去,他喊着说:“我是轻伤呀!我不能下去。”他躺在地上,依然指挥着射击。同志们在他的鼓舞下,更加精神百倍地打退了敌人的冲锋。

      三、特等射手

  山脚下有一个手持红旗、像是军官的家伙,在指手划脚强迫着鬼子们往上冲。指导员端起枪,定好标尺,探身起来,只一枪,拿红旗的家伙便倒栽葱似地倒下去了。敌人的队伍大乱起来。

  几分钟后,又一个军官似的家伙走来,依然拿起红旗,在强迫鬼子们冲锋。指导员笑了笑,问他身边一个战士说:“留着他呢?还是送他回老家去?”

  “送他回去吧!留着这种野兽干么?”

  “砰”!一声枪响,那第二次拿红旗的家伙又作了指导员的枪下鬼。这是指导员刘甚友同志在文衡山上射击命中的第二十七个敌人了。

  “好呀!同志们!向指导员学习,争取做特等射手,作功臣班呀!”马家顺高喊起来。

      四、炸不断的铁筋!

  匪徒们用重机枪封锁了正面,全部由侧面向上攻。重炮像机枪似的向工事里打,情势愈来愈紧张了,指导员在三排的阵地上高声喊道:

  “同志们!你们看过被炸毁了的洋灰桥吗?我们就好比是那洋灰桥上的铁筋,总不会断的呀!我们现在虽然只还有八个人,却打退了敌人四个连的好几次冲锋。你们说光荣不光荣?”

  “光荣!”其余七个人高声喊起来。马家顺挥舞着拿着手榴弹的双手,嘶哑地用力喊着:“对呀!我们是炸不断的铁筋呀!光荣!光荣!光荣呀!……”一阵手榴弹和步枪,在烟幕重重中,敌人又被打回去了。

  匪徒们遭到了几次痛击之后,无法可施了,它们休息在公路上。半个钟头过去后,它们又纠合了增援来的兵力继续向上扑。又经过八、九次反复冲杀之后,阵地上仅剩下满身尘土的三个同志了。受了伤的刘广德,仍然不下火线。指导员以坚决而又带着安慰的口吻说:

  “下去!我命令你,我给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放心吧!有我和马家顺在,阵地一定丢不了。”

  “任务还没有完成。我决不下去。”刘广德觉得受了委屈似地反抗说。

  马家顺推着受伤的刘广德往山后走去。随着,阵地上一阵炮弹飞来,人民英雄、优秀的指挥员刘甚友被震昏在工事里;手中的步枪被炮弹的破片炸飞了。

      五、青年团员马家顺

  大约一分钟以后,在距离工事五十多米远躺着的指导员清醒过来了。他向跪在身旁扶着他的同志问道:

  “你是谁?”

  “我是马家顺!”

  但是被炮弹连耳朵也震聋了的指导员,什么也听不见,他只觉得颈项与胳膊疼痛得厉害。马家顺满身冒着汗,急促地喘着气,几天的饥饿与疲劳使他感到眼睛一阵一阵地发黑。他看到指导员听不见他说话,心里很着急,他一只手扶着指导员,另一只手在雪里写道:

  “马家顺在,阵地在!”写完,他回头望了望阵地,又摇着指导员,大声地喊着:

  “指导员!指导员!你放心吧!我走了,我牺牲之后,只希望能批准我当一个光荣的共产党员。”

  他迅速地掏出指导员仅剩下的两个手榴弹,拾起一支步枪,大踏步地走向火海般的阵地。
 
  二十分钟后,三排的阵地上,还响着一阵阵的步枪声,当最后一个手榴弹打响时,我们的青年团员马家顺随着手榴弹的爆炸声牺牲在阵地上。下午两点多钟,敌人才蹑手蹑足地爬上前沿阵地。我文衡山的主阵地仍屹然未动。

  在这次战役过后,师党委决定追认马家顺同志为中共正式党员。

  (高巢)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1年04月03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