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人民志愿军英勇的炮兵们

  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们凭着自己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心,凭着无比的勇气,用双脚步行,夜行昼宿,渡过河川,翻过大山,穿过森林,向南进军。露营不叫苦,连续行军不掉队;在“能走路就是胜利”的口号鼓舞下,志愿炮兵部队携带着沉重的装备,也背负着中、朝人民的希望,向前挺进。

  战士们发扬了高度的友爱互助的精神,保证了进军的胜利。炮兵某部九连四班的一个小组的经历,便是整个炮兵部队的一个缩影。当第一天行军八十里之后,战士沈振华走累了。第二天,同组的吴春华和蔡白明把沈振华的大头皮鞋、单皮鞋、干粮袋等六、七件东西给分别带上,减轻他身上的携带品的重量。到宿营地后,吴、蔡二人烧好了洗脚水给沈端来洗脚解乏;两个人挖好三个防空洞,连沈的也代挖了。第五天行军,天气很冷,吴春华把自己的皮帽、棉手套交给沈戴上——因为沈到部队晚,尚未领下皮帽和手套——,自己戴旧的。在最后两天急行军时,吴、蔡二人把沈的行李抢过来放在随军弹药车上,吴自己又把沈所背的步枪抢过来背上。他们就这样走完了八天的路程,赶到了歼敌的战场。

  志愿军战士们是聪明并且善于学习的。他们在“多流汗,少流血”,“宁作多余准备,不受万一损失”的口号下,发扬了人民军队无比的艰苦奋斗的劳动作风。在行军路上,在驻地,巧妙地修筑了各色各样的防空掩体,是那样地会利用地形,善于伪装荫蔽,注意坚固适用,以便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以便在战场上能使用这个力量歼灭敌人。某部炮手们于第二个战役中甚至在阵地上修筑了“火炕掩蔽部”。还给炮马挖了煮马料的“火灶掩蔽部”,又挖了炮、车和马的掩体,真正做到了“不露一根马毛”。他们在炮兵阵地上巧妙地修筑了掩体,布置了伪装,使敌机在白昼都不能发觉。他们在敌人阵地前面七百公尺的大山上选择阵地,且修筑了运动炮车的盘山大道。

  当一九五○年的除夕之夜,我军发起新年攻势的时候,在临津江北岸山地的我军炮兵,在数分钟之内,突然向对岸敌阵投射出成千发的炮弹,打翻了敌人的碉堡、工事,掩护着神勇步兵,迅速突破了敌人的防线。

  在这以前的几次战斗中,人民志愿军炮兵也发挥了他们的威力。十一月六日,当云山、温井一带的美李军被歼狼狈溃逃时,美国侵略军在东线的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向西猛犯,企图挽救西线危局。我志愿军某部担任扼守黄草岭阵地,阻击敌人,和敌人的摩托化部队、重炮、坦克、飞机激战竟日,粉碎了敌人的进攻。参加这一战斗的炮兵某部,从拂晓打到下午两点。六千公尺外是敌人八十多辆汽车和摩托炮车、四十多辆坦克,空中是十几架美机低飞轰炸和扫射。但我志愿军炮兵始终不停地发射炮弹,支援步兵。该部六连三炮的瞄准手司徒荫森同志,曾与三炮手姜全林两人坚守阵地(因为六炮手牺牲,一炮手负伤,其他炮手为减少伤亡进行疏散隐蔽),他们互相约定:“我们有决心,只要炮在,咱俩不论那个牺牲,剩一个人也要坚持发射,消灭敌人!”后来,司徒荫森实现了他的决心,独自一人担负所有炮手的职务——瞄准、装填炮弹、拉火……使这门炮坚持发射到最后胜利。该部五连第四炮在这次战斗中,准确地击中敌人汽车与坦克群。虽然敌机投下的炸弹在阵地前六、七公尺处爆炸,炮手们也不惊慌。当时,一炮手于入水的皮带被炸断,仍然沉着拉火发射。二炮手钟荣强手指被炸伤流血,仍然沉着瞄准。这门炮因此获得了“黄草岭英雄炮”的光荣称号。

  当云山战斗结束的次两日——十一月二日和三日,美帝侵朝飞机就像吊丧的乌鸦一样,飞临云山上空,企图找寻报复的机会。我某部志愿高射炮兵即勇敢地向敌机展开激烈的战斗,击落敌人F八四E喷气式驱逐机两架,击伤两架。该部七连的年青的副排长申富同志,不仅在战斗中和战士们在一起作战,且勇敢机智地排除了两门炮的临时故障,使战斗顺利进行。电话员黄命求同志,战前曾三次涉水架好电话线,十一月三日又在战斗中三次接好电线,保证了电话畅通。当阵地上弹药所附近被敌机扫中起火时,他勇敢地拿起铁锹,协助弹药班把火用砂土扑灭,保障了阵地的安全,抢救了弹药。

  炮兵部队战士们英勇的事迹,和步兵一样,是说不完的。

  十一月七日下午,敌机四架扫射了炮兵某部弹药队的两辆车,弹药木箱已开始起火,眼看就要造成整个弹药车的爆炸。该队的副政治指导员吴云楼和见习副政治指导员吴道春两人立即冲出防空壕,冒着极大的危险,将烧着的弹药箱搬下车来,扑灭了箱子上和车上的火。

  炮兵某团八连战士、共产党员张成贵同志在战前想办法运动中,提出“炮弹上信管打坦克”的办法,准备用一触即发的“瞬发”引信按在弹头上,抱着这炮弹去爆炸坦克。他首先参加了坦克爆破组。后来,这一英雄式的决心,在该部各炮形成了一种运动。

  某部一连的战斗英雄常恩举同志,在连续行军中曾把自己因立功受奖的三双胶底球鞋送给缺少鞋子穿的战友,自己脚板上磨了泡坚持不掉队,并且到处奔走照料同志们。第二次战役中,为了迎击敌人,赶路进军,他身上经常背着两把铁镐、两把铁锹、一支大枪、一拐子电线。他经常说:“我帮助大家是应该的,我的功劳是大家帮助下得来的。”六班袁青祥同志轧伤了腿,他把他背着走了很久。三次战役中,他们的宿营地遭受了空袭。常恩举不顾危险,忘我地、勇敢地冲出防空掩蔽部,用砂土扑灭炮车上的火,取出装在前车中的炮弹、油类,抢救出在危险中的十匹战马和马(革具)、炮车盖布等。在他的影响下,战士赵年学、薛自学、邱海水、贾文祥等也奋不顾身地参加抢救工作,减少了空袭的损失。

  高射炮某部七连驾驶一排一○一号牵引车司机助手李盛同志,十月二十七日随车进军。翻过五个山头后,汽车油泵坏了,当时无法修理,他即爬在车体外边,用手(扌勾)住油泵送油,坚持行军一百二十里,第二天又这样走了八十里。两夜二百里的艰苦行军,虽然李盛的手指连冻带磨的肿了,但胜利地将炮送上阵地,参加了云山战斗。担任运送军粮的某部汽车司机班长罗先觉同志,曾因修车掉队三天,终于在雪地里修好了坏车,追上队伍,于第四夜赶到前线。司机张福德、王万才在敌机袭来车被击中的时候,抢拆零件。敌机俯冲下来,他们就躲开:敌机上升离开,他们就又去抢救。该部辎重二连的司机孔昭海同志,当第二次架车装运炸药往前方运送时,路上,电瓶坏了,他巧妙地停车隐蔽,两天没吃一点东西,只喝些凉水,照看着车辆。第三天新电瓶送来了,他才装好电瓶赶上前去。他已安全地输送四趟物资,来往在朝鲜北部的公路上。

  行走在封冻和积雪的公路上,时常在陡坡、隘路、桥梁附近发生翻车翻炮的事故。战士们一遇到这种情况,便争先恐后地去抬车,人力推炮,有时竟跳进冰冷的小河里去救炮救车。某部七连二排梁排长,为照护战士们和车、马、炮,已两天未很好睡觉了,当一次车翻了的时候,他首先带头跳进冰水里,领导着战士们把车救了出来。像这样的例子是多得不胜枚举的。

  人民志愿军的炮兵,在冰天雪地中,在前线迅速向南推进而造成的连续急行军中,在敌机盲目空袭的威胁下,不怕一切的危险,战胜所遇到的一切困难,紧随着常胜的步兵,以自己准确猛烈的炮火,摧毁敌人的防御工事,震慑着敌人的魂魄,完成着支援步兵的任务。

  前进啊!人民志愿军的炮兵!以炮还炮!轰击敌人!追还血债!消灭美帝国主义侵略军!为朝、中人民复仇!

  (本报特约记者 李伟)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1年03月08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