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朝鲜人民热爱我国人民志愿军

  北朝鲜的冬季是很冷的,但朝鲜人民和中国人民志愿部队之间却表现了无限的温暖。

  当我国人民志愿军出现在朝鲜的时候,这一消息迅速地传遍了朝鲜北部的山岭和村镇。人们听说我人民志愿军要从他们那里通过了,老年人,背上缚着婴儿的妇女们,成群结队地为部队抢修公路,孩子们也帮着拾石子。男女老幼冒着敌机的夜袭,翻山越岭,赶来看望,争着向我人民志愿军握手,用朝鲜话欢呼:“万岁!毛泽东!”在鸭绿江南岸不远的慈城郡(县),居民们听说我人民志愿军过江来时,很快就组织了三百付担架,自动支援志愿军。但是,志愿军婉言谢绝了。

  不同的语言和习惯不能阻碍中朝人民友情的交流。朝鲜人是习惯喝冷水的,但是中国人民志愿部队是习惯于喝开水的。于是他们却准备了足够的开水招待我人民志愿军。煮开水在朝鲜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无论在白天或夜晚,疯狂的敌机如果发现一缕炊烟、一点火光,便要滥肆轰炸。

  朝鲜农民都睡暖炕,暖炕占了整个房子,因此,进屋必先脱鞋。在那寒风凛冽的夜里,朝鲜农民常常握着志愿军战士冰冻的手,不等志愿军战士脱鞋,就亲热地拉着战士们到炕上取暖。一次有几位志愿军战士住在大兴洞金老汉的家里。金老汉的十四岁的小女儿金淑爱,是个聪明活泼的小姑娘,她亲热地和志愿军同志们在一起,像见到她参军去的哥哥一样无拘束地玩着,天真地指着,同志们的皮鞋、背包,问长问短,让同志们教给她简单的中国话,同志们也热心的向她学习朝鲜话。这使她更高兴了。到夜晚,人们从山上防空回村,六七个男女小孩,全被金淑爱邀到家里,围着志愿军叔叔说笑玩耍,相互学习着中国话和朝鲜话。志愿军同志要继续前进,离开他们了,金老汉紧握着战士们的手,恋恋不舍。金淑爱抢着替我人民志愿军同志背背包,一直送过村外一里多的一条小河才分手。金老汉还一再嘱咐着,用手比划着。他用手向前一推,往回一摆,回头指一指自己的家门,双手作着睡觉、吃饭的姿势。志愿军同志们懂得金老汉的意思,那是说:“把美国强盗打跑,胜利归来时,一定要路过他家,他为同志们准备好休息和吃饭的地方。”

  我人民志愿军某部某次经过百余里行军到达了佳山洞。留在村子里的老弱妇女,无力砍柴,生活非常艰苦。志愿军的战士们立即不顾疲劳,跑到高山上为群众砍柴。并把柴背回来分给他们,村子里的老大爷老大娘们都向志愿军一再表示感谢,并向志愿军的战士们诉说美国强盗加给他们的灾祸。佳山洞一个五十多岁的小学教员,紧紧握着我人民志愿军战士的手,眼含着热泪,激励地说:“过去日本欺压我们,我们当了三十多年的奴隶,现在又遭到美帝更残酷的摧残;但是,我们知道世界上有了斯大林和毛泽东,我们朝鲜人什么都不怕了,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进入朝鲜的我国人民志愿军的战士们,有着一个普遍的感觉,就是:朝鲜父老和我们中国父老一样,像热爱自己的子弟似的,热爱着中国人民志愿军。有一次,志愿军中一位负伤战士周虎臣,从前线被转运到德实里附近一个荒僻的山谷中。山谷中有一座临时构成的矮房子,房东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朝鲜妇女。她原来有一个温暖的小家庭,但是她原有的房子、粮食和快要成熟的稻禾,都被美国强盗烧毁了,不得不迁移到这里来住。当她看见来了受伤的我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的时候,她立即殷勤地接待,取出洞里藏着的咸鱼和白菜,给周虎臣作了一顿丰美的晚餐。她用手势和战士说话。她抬起右手比了一比鼻子,作一个狠狠地打击的样式,又用手指指周虎臣的伤口,最后又用手指指自己。她的意思是“打败美国强盗,你们有功,你的伤,是为了我们。”

  在长津湖一带,我国人民志愿军分割包围着美军陆战队第一师时,一颗弹片炸伤了我人民志愿军战士聂英亭的右手,卫生员急忙替他绑扎好伤口,他即徒步走向兵站医院。当他到达长津湖附近的一个小山村时,又累又渴,疲备的身体几乎支持不住了。这时,便有一位老汉把他亲热地引进家里,让炕上的妻子坐起来,小心地扶持他躺在暖炕上。过度疲困的聂英亭很快就睡熟了。不一会,一种什么东西的触动,惊醒了他,他发现老婆婆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高粱米饭,慈祥地站在他的身旁,亲切地让他用饭。老夫妇的这番盛意,深深地感动着聂英亭,当他要离开时,老夫妇还执意留他再休息几天。

  为着战胜共同的敌人——美帝国主义,中朝人民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建立了最亲密的友谊,现在是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大踏步向着最后胜利的道路上前进。

  (本报记者 荣安 力文)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0年12月18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