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抗美援朝烈士献花
返回首页
大 事 记
英名永存
纪念活动
重要文献
战地通讯
战地回忆录
回忆怀念
图片档案
美军暴行
影音作品
纪念场所
跨过鸭绿江,痛打美国野心狼

  当我们这支由中国人民志愿组成的部队跨过鸭绿江,踏进北朝鲜土地的时候,鸭绿江的流水,激荡着我们每个人的心。十三年前,日寇大举进攻我们的祖国时,我们曾高唱着:“鸭绿江流水在怒吼,骑上了我们的战马,保卫中华!”我们曾响亮地喊过:“打到鸭绿江边!”今天,当美国侵略者侵略我们的邻邦,威胁着我们祖国的时候,我们怀着激愤和仇恨跨过鸭绿江,踏上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征途。

  朝鲜是十分美丽可爱的:连绵起伏的山岗,密丛丛的松树林,座落在山脚边的稀疏的茅屋,和平地生活着热情而朴质的朝鲜人民。美国侵略者在这美丽的土地上燃起了侵略的大火。它烧毁了无数的和平村庄,但也更加深了朝鲜人民对侵略者的仇恨,激发了朝鲜人民卫国的热情。就在敌机盘旋下,朝鲜农民镇静地赶着大车运送军粮。在三峰洞,全村人民不顾敌机的扫射,赶着为军队推米。在朔州,大馆洞,当地的军民在黄昏凛冽的北风中,举行盛大的集会欢迎中国人民志愿军。他们高兴得跳起来欢呼“毛泽东万岁!”。在加德里,一位老太太把我们的战士带到菜窖旁,拿出很多白菜和萝卜,拍拍肚子,摸摸嘴,要战士们拿去吃,战士们笑着摇摇手谢绝了;她又把战士们带到稻堆旁照样地比划着,战士们还是谢绝了;最后她回到屋子里拿出一把烟叶来,战士们还是婉谢了。战士们衷心地感谢朝鲜人民的盛情,但是我们严格地执行不拿朝鲜人民一针一线的纪律。我们载负着祖国人民的仇恨和朝鲜人民的爱恨交集的感情肩起枪、挺起胸,朝着美国侵略军的进攻矛头英勇前进。

  敌机的空袭是频繁的,但我们对付空袭的办法却更为高强。各种巧妙的防空洞都创造出来了。班的防空洞中可以开班务会,小组的防空洞可以开漫谈会,每个战士还挖了可供休息、睡觉的单人防空洞。在敌机的轰炸、扫射下,我们仍旧是若无其事地在工事中订战斗计划、漫谈和学习。

  第一仗,打的是机械化的美国骑兵第一师。据说“骑兵第一师”的番号是从华盛顿时代保存下来的,因为有“赫赫战功”所以一直保留“骑兵”的称号,实际上现在已经是机械化的装备,并没有马;而且这个骑兵第一师早已从反侵略的革命军队变为反革命的侵略军队。我们的战士提出了“打好出国第一仗”和“打得勇敢、打得顽强、打得漂亮”的口号。在战斗前,某连抢着要求担任第一梯队的任务,在他们的指导员到营部去要求任务后,全连战士都脱掉棉裤,做好准备,以便轻装突击。可是偏偏他们被派作预备队。连长和指导员又跑到团指挥所去,急得跺脚、叹气,无论如何要求担任第一梯队任务,团长发出了命令:“执行命令,没有第二句话!”他们才噘着嘴回去了。

  战斗开始了,战士们一个个像猛虎般地战斗着。排长石学波指挥一排人,打垮了敌人一个炮兵连。一个高个子美国兵抱住了石学波,摔起跤来。石学波一侧身,一手抱住敌人,一手扳过冲锋枪口抵住敌人,枪声响中,大个子倒下了。他这一排一共打死敌人三十多个,俘掳了九个,缴获汽车八辆,化学迫击炮四门。副排长陈振卿指挥战士以一个枪榴弹对准敌人一辆吉普打去,四个敌人跳下来,就都当了俘掳。某连战士孙海亮,一只眼睛打坏了,他仍旧抱住机枪扫射敌人。

  我们的生活是艰苦的。我们连续的行军作战,睡不上觉,吃整颗苞米。有时一天、两天连这些也吃不上。我们在翻越龙兴洞大山时,山高路狭,又是漆黑的雨夜,爬了一夜山,淋了一夜雨。到了拂晓,大家仍旧是精神抖擞,向敌人展开了勇猛的追击战。我们的口号是:“没有不能克服的困难,没有不可战胜的敌人!”我们终于克服了困难,战胜了敌人。我们打败了美国侵略军的精锐部队骑兵第一师,消灭了它三个营,其中一个营长被我们俘掳了。

  美国兵当了俘掳,两腿总在发抖,时常举起双手。我们和他讲话,他就急急忙忙地把手举起来。直到他们发现我们并没有如麦克阿瑟所宣传的要杀他们的头,而且是宽待他们时,他们才比较地平静下来。

  (新华社随中国人民志愿军通讯员王千祥)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1950年12月17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参观留言